關於部落格
BL腐物糟糕思想堆積處
ˇ 非我族類者勿近ˇ
  • 374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花系列之紅玫瑰——國王與賭徒(FFVI Setzer×Edgar)

紅玫瑰如此多情美麗,但她獨具的眾多意義對現在的艾德嘉而言卻已成了過去。 自從他跟那個男人,咳,一個不知趣的男人,在一塊兒後,什麼紅玫瑰白玫瑰黃的藍的紫的都一樣,一概都被指稱為無聊的玩意。 賽札從未送過艾德嘉玫瑰,更在他收下女孩們獻上的玫瑰時大皺眉頭,他甚至說過——用從鼻子裡哼出來的不屑聲音—— 「送什麼玫瑰?那種不實際、又不長久的東西,只有傻瓜才會被打動。」 艾德嘉聽了只有苦笑,這樣說來自己過去已經不知當了多少次傻瓜啦! 為什麼不懂玫瑰的美好呢? 尤其是紅玫瑰,香豔、馥郁,再怎麼鐵石心腸的人,應該都無法忽視那如美女般嬌豔的美貌吧? 賽札一定是從來沒有收過玫瑰! 艾德嘉在心裡推論著,忍不住竊笑起來,他那生性彆扭的古怪戀人,八成從來沒被人家送花示愛過,所以才不懂玫瑰蘊含的浪漫與深情。 若是如此…… 「那我就主動一點好了!」艾德嘉自言自語,隨即打定主意起身走出職務室。 宮庭廣場附近的小市集原本就熱鬧吵雜,現在更因為國王大剌剌地隻身前來更加人聲鼎沸。 群眾包圍上來,有人行禮,有人問候,少女們紅著雙頰獻上小花束,艾德嘉得體地一一答謝回禮,不難看出他是個受人愛戴的君主。 「陛下,您大駕光臨這小市場是為了什麼?」一位賣菜老婦在艾德嘉面前屈膝問道。 「唔……我想買花,買枝紅玫瑰。」艾德嘉微笑道。「請告訴我花店的位置,謝謝。」 不等老婦回答,眾人就熱情地簇擁他走向花店,花店裡的女店員見到俊美的國王突然光臨,各各又驚又喜,臉上笑靨如花。 「所謂的人比花嬌,妳們把店裡的花都比下去了!」艾德嘉誠懇地讚美道,換來小姐們受寵若驚地吃吃傻笑。 「陛下您想要哪種花?」花店老闆娘慇勤地招呼。「您喜歡的花不管多少都可以隨意帶走!」 「謝謝妳,美麗的女士,不過我今天是來買花的,請給我一支店裡最好的紅玫瑰。」 國王的這點小要求有什麼困難的? 沒幾分鐘後,艾德嘉便慷慨地付出一枚金幣,在陣陣飛吻與尖叫聲中握著一支精心包裝(或者說過度包裝)的紅玫瑰離開市集。 再兩個小時便是日落時分,賽札會照例前來與他晚餐,到時候這朵玫瑰不知會讓他出現什麼表情。 艾德嘉看著擱在桌邊的玫瑰,覺得自己已經無心辦公,噙在嘴角的笑意像玫瑰花香,越來越濃。 ※ 今晚的餐桌上,賽札感到有點兒詭異,至少有兩個疑點讓他覺得事有蹊蹺—— 第一,他的戀人,就是那個機械狂工作狂艾德嘉陛下,辦公一向是每天加班絕不準時吃晚餐,今天居然在他抵達宮殿時就已等在餐桌邊了。 第二,他的戀人,就是那個自詡溫文有禮風度翩翩的艾德嘉陛下,吃飯時一向專心優雅,今天居然邊吃邊若有所思,兩人對望時還眼神閃爍。 「你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嗎?」賽札忍不住放下刀叉問道。 「這個嘛……現在還不能說。」艾德嘉像準備獻寶的小孩,表情神秘地賣了關子。「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快吃吧!」 令人心神不寧的晚餐終於結束,艾德嘉遣開所有僕侍,隨即略帶興奮地拿出預藏好的紅玫瑰—— 「送給你!我特地去花店買的喔!」艾德嘉高高地把花捧到賽札面前。 「這……」賽札有點哭笑不得地看看玫瑰又看看他。「這什麼啊?」 「紅玫瑰啊!很漂亮吧?」硬是把花遞到戀人手裡,艾德嘉臉上有些得意。 「啊……呃……謝謝。」賽札有點遲疑地道謝,還是覺得莫名奇妙。「為什麼要送我紅玫瑰?」 唉呀呀!這個笨木頭!艾德嘉在心裡唉聲歎氣,決定給他的笨蛋戀人一點提示—— 「你知道一朵紅玫瑰的花語是代表什麼嗎?」( One, you are only ) 「啥?什麼花語?」 「嗯…就是這朵花的涵義,她所代表的意思,用意。」艾德嘉不死心地努力解釋。 「你是說這朵玫瑰花有什麼作用嗎?」賽札端詳手裡的花,似乎有所領悟。 「要這麼說也可以啦……」嘖!有種對牛彈琴的無奈。 「這我當然知道!一般的戀人都會用!我當然有看過!」瞧見艾德嘉無可奈何的表情,賽札不太服氣地說道。 「真的嗎?」啊!莫非這木頭突然開竅了?艾德嘉的雙眼又充滿希望。「好,你說那是什麼?」 「就是這樣子……」 賽札面無表情地開始扯下玫瑰花瓣,在艾德嘉目瞪口呆的注視下,一片,一片,又一片,伴隨著他喃喃的聲音—— 「你愛我,你不愛我,你愛我,你不愛我,你愛我,你不愛我……………………」 數至最後一片——第三十三片時,賽札面露微笑,愉快地下結論道:「答案就是你愛我!這我早就知道了!」 「……………………」烏雲在艾德嘉心裡大量聚集,還夾雜著幾聲悶雷。 「這種用玫瑰的戀愛占卜太膚淺了,改天我教你用撲克牌占卜吧。」不知暴風雨將至,賽札還面有得色。 「賽—札—你——竟然這樣摧殘我送你的玫瑰花!」艾德嘉發出咬牙切齒的怒吼,一把奪走僅剩殘枝敗葉的紅玫瑰,狠狠朝戀人身上摔去。 「艾德嘉!你這是在做什麼?」敏捷地閃過攻擊,賽札冷靜問道。 「你、你——」反正沒有旁人,艾德嘉把國王的形象全豁出去了。 「你從來不送我玫瑰!別說玫瑰,什麼花都沒有!現在又這樣蹂躪我送給你的花!你太過分了!」 「送什麼玫瑰?那種東西不實際、又不長久。」賽札還是那句話,一點也不妥協。 「好吧,也許我誤會你的意思了,我很抱歉,但我還是不會送你玫瑰,我寧可送你其他實際點的,更有意義的東西……」 「例如什麼?飛空艇嗎?」艾德嘉按捺住脾氣問道,他倒想聽聽賽札怎麼說。 「如果你喜歡的話。」看見戀人似乎不那麼生氣了,賽札走向前試著攬住他安撫他。 「艾德嘉,我送你飛空艇——的主人,不是更好嗎?」他試探地、帶著調情的意味在他耳邊笑道。 「我、不、要!」可惜對方毫不領情,艾德嘉推開他,一字一字地回絕。 怒火攻心,他現在什麼都不希罕了! 踏過灑落一地的玫瑰花瓣,艾德嘉頭也不回的離去。 ※ 玫瑰盛開過了三天,花瓣就逐漸發黑枯萎只剩憔悴的花顏。 戀人們冷戰過了三天,不溝通、不見面,也同樣會讓人鬱鬱寡歡,形容憔悴。 雖然努力裝做若無其事,艾德嘉卻開始覺得懊悔。 明明知道賽札就是這樣講就實際不懂浪漫,他何必要去弄枝玫瑰來惹事生非? 事情到了這地步,如果再沒人先跟對方示好,兩人的感情恐怕要像凋謝的玫瑰一樣不堪回首了。 艾德嘉對著窗外皺眉,真是個令人心煩的早晨,連陽光都躲著不見蹤影。 最近他對於外頭任何嗡嗡飛近的引擎聲都格外敏感,也導致他的辦公效率奇差無比,昨晚馬修才拿來他押錯日期的公文請他修正…… 「大哥!」門外傳來一聲呼喚。 說人人到,艾德嘉頭也不抬地說道:「馬修進來吧!這次又是哪裡出差錯了?」 「大哥,你這裡漏了蓋章。」馬修小跑步過來他桌邊,送上文件。 「我最近是怎麼搞的……」艾德嘉沉著臉補上簽章,嘴裡喃喃自責。 「是因為你跟賽札吵架的關係吧?」 「你怎麼知道?」艾德嘉驚愕地望著馬修,還以為自己掩飾得天衣無縫。 「大家都知道。」馬修聳聳肩,以往每天都會入宮的賽札有三天沒來了,況且誰都看得出來國王陛下最近心情很差。 「什麼!?大家都知道?」 「這很明顯啊,大哥你就不用隱瞞了,我是不知道你們之間有什麼不愉快,但是那天晚上賽札離去時臉色很沉重呢!」 「是嗎?」原來馬修看見了…… 「更奇怪的是,我那時看見他手捧一堆紅色花瓣小心翼翼的登上飛空艇,我問他那些花瓣要做什麼,他說要帶回去夾在書裡做紀念。」 「啊……」是那晚散落的玫瑰花瓣……在自己憤怒地離去後,他很珍惜地拾回去了嗎?艾德嘉猜想著,不覺地有些怔忡,似乎有什麼溫暖的東西填進心裡的裂縫。 「大哥,有什麼誤會講開就好了嘛!都幾歲人了,別像小孩子一樣嘔氣,這樣大家都會擔心啊!」馬修用彷彿兄長般的語氣,對著老哥諄諄教誨起來。 「馬修,我知道了。」艾德嘉趕快擠出笑容。「你別擔心,我們應該很快就沒事了。」 「那就好。」馬修也放心地露出微笑。「那麼,今晚賽札過來後,你可別賭氣不肯見他喔!」 「什麼!?他今天要來?你怎麼知道?」艾德嘉再次感到錯愕。 「嘿嘿!我就是知道,我先走啦!大哥你要專心辦公!」馬修神秘兮兮地笑著,不等艾德嘉追問就轉身跑出職務室。 什麼時候單純的馬修也會對他搞神秘了?一定是賽札把他給教壞(?)的! 聽說那傢伙今晚要過來……他是打算來賠罪嗎?還是來攤牌?還是……送一束玫瑰過來? 不!不!這絕對不可能,艾德嘉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但是不管怎麼樣,他已經決定原諒他的不浪漫沒情趣,愛他就是要包容他多一點。 艾德嘉輕易就說服了自己,甚至開始感到期待,天色才剛暗下,他已經迫不及待地擱下工作,走向陽台。 很準時地,那熟悉的引擎聲由天邊傳來,他望著遠處的黑點逐漸逼近,擴大成眼前龐大的飛艇,駕駛者的銀色長髮隨風飛舞,黑色大衣一波一波地在身後翻掀。 是賽札。 他想喊他,聲音卻一時出不了口,艾德嘉只有默默凝望著,直到賽札將駕駛舵交給手下,從飛艇甲板上一躍而下來到他面前。 「你在等我?」賽札的口氣帶著點驚喜,顯然他沒想過可以受到戀人的歡迎。 「沒有。」艾德嘉趕緊搖頭。「我只是想證實馬修說的話是否正確,他說你今晚會過來。」 「是嗎?讓你久等了。」賽札對於戀人想掩飾的事實了然於心,臉上透著笑意。 「馬修這小子就是守不住秘密,我昨晚在費加洛沙漠遇到他,都半夜了還在沙漠裡找怪物練功。」 「他一直是精力旺盛,睡前沒消耗掉多餘的體力就會渾身不自在。」艾德嘉頓了一下,問道:「不過,你三更半夜跑去沙漠做什麼?」 「我嗎?我去找這個……」賽札低頭從口袋裡翻出一團東西,塞進艾德嘉手裡。 「送給你,我在沙漠裡找了三天,終於挖到這朵最漂亮最完整的。」 「這是……沙漠玫瑰?」艾德嘉睜大眼睛盯著手裡的礦石。 沒錯,這是沙漠深處最美麗的結晶——沙漠玫瑰,就著天邊餘光可以看見它透著暗紅色美麗的紋理,片片結晶交叉重疊如同玫瑰花瓣,不帶任何芳香,放在掌心卻沉甸甸地,彷彿負載了對方的心意…… 看看戀人只望著礦石發呆沒什麼反應,賽札有點著急的開始解釋:「這沙漠玫瑰雖然不是真正的玫瑰,可是它比玫瑰更永恆,更不朽……」 「謝謝,我很喜歡。」艾德嘉打斷他的話,真誠地笑開來。「它很漂亮,雖然還比紅玫瑰略遜一籌,但因為是你送的,所以我還是喜歡!」 「什麼略遜一籌!我找了很久耶!手都挖到起水泡了,這東西的身價比真的玫瑰貴多了!」賽札不滿地嚷嚷。 「好啦!我知道!」艾德嘉大笑,故意說道:「可是真的玫瑰可以拿來摘花瓣做戀愛占卜,這個就不行。」 「是沒錯……」被說到痛處,賽札一時語塞,只得暫時休兵不再爭辯。 天色更暗了,晚風涼涼地拂上臉,賽札看著艾德嘉愉快的笑靨,覺得心裡如釋重負,他小心問道: 「我們,沒事了吧?」 「嗯,沒事了,一起去用晚餐吧?」 「走吧!」 前往餐廳的路上,重修舊好的這對戀人走得很慢,他們悄悄摟著對方,在暗處親密擁吻,賽札更罕見地靠在艾德嘉耳畔甜言蜜語,他說: 「什麼紅玫瑰白玫瑰黃玫瑰沙漠玫瑰、芳香的也好、不朽的也罷,對我來說,都不及你美麗動人。」 (完) ============================ Elie後記: 一點都不纏綿悱惻的白癡花系列=v=b 會不會再有其他配對的花系列?我也不知道XDb 有靈感的話就會來荼毒其他配對=v=+ 感謝Ened提供陛下人比花嬌圖ˇ 這張據說是陛下以前泡妞的證據(大笑) Ened後記: 賭徒超好笑的,而且我看了這篇的隔天就不小心玩到那個拔花瓣的遊戲XDD 這篇感覺很像笨蛋夫妻......不過很甜很棒(Y) 圖是舊的啦,總覺得陛下還是要跟玫瑰配啊~~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