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腐物糟糕思想堆積處
ˇ 非我族類者勿近ˇ
  • 374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羅密歐與茱麗葉別傳 裘里奧×法蘭西斯科 第九話 (偽)

鳶尾總部,因為貴族卡米羅的投誠探訪使得成員們士氣大振。 一整天,打倒蒙太古這句口號像投入炭盆中的火種,不斷在他們心頭燃起熊熊鬥志。 在這樣熱烈高昂的氣氛裡,只有裘里奧和法蘭西斯科沉默著。 任何革命行動都必須從長計議,光憑多年的積恨不足以成事…… 他們考慮再三後決定將茱麗葉先護送回藏身之地,在還沒準備好之前——無論物資或精神——唯有按兵不動才是上策。 然而茱麗葉卻對這樣的安排感到悶悶不樂。 她好不容易下定決心要與軟弱的自己一刀兩斷,此時此刻,她只希望堅定地成為帶頭揮劍起義的凱普萊特繼承者,才不辜負眾人對她的期待…… 被兩位親衛隊員前後簇擁著走在蜿蜒的階梯上,她的步伐一步慢過一步,終於在進門前停了下來。 「怎麼了?」走在前方的法蘭西斯科轉頭問道。 「為什麼要回來這裡?我想留在那邊,和大家一起……」在那裡,被夥伴們沸騰的情緒包圍著,她會更加堅定,義無反顧,絕不動搖…… 「茱麗葉公主。」法蘭西斯科眉頭微蹙,溫和地說道:「妳還是為了某些事情感到迷惘吧?在總部舉起劍時妳的眼神動搖了。」 「沒有這回事!」茱麗葉憤怒地喊道,那一針見血的判斷讓她心頭刺痛,不得不用高聲的反駁掩飾被看穿的脆弱—— 「我已經決心要討伐蒙太古!為了父王、母后!還有被屠殺的人們!」 「劍會反映出人的內心……」跟在後頭的裘里奧突然開口,他嚴肅地盯著茱麗葉因為激動而微微泛紅的清秀臉龐,直言道: 「若妳不是打從心底發誓的話,我們就不會採取任何行動。」 茱麗葉低頭不語,伸手緊握住配劍……難道,自己薄弱的意志真的那麼顯而易見? 她可以一時奮起領著大家揭竿起義,但……連她自己都無法保證這份決心可以支撐多久。 她可以為了親情、為了正義,奮不顧身,但……愛情呢?真能狠心割捨? 要在復仇與愛情之間選擇其一,對一個十六歲的少女而言還是太過艱難了。 看著茱麗葉暗自痛苦掙扎法蘭西斯科有些不忍,他抬頭望向裘里奧,後者彷彿為自己先前直率的發言感到不安,他匆匆繞過茱麗葉催促道: 「我們走吧!」 他們走進建築物內,劇作家威廉魅影般無聲地隱身在陰暗處。 他聆聽、觀望著一切,輕輕嘆息道:「充滿青春活力、散發戀愛光芒、為了理想卻要拋棄一切的少女啊……多麼動人的組合……」 耳語般的輕嘆傳到茱麗葉耳邊,她再度停下腳步,拉住斗篷的手微微顫抖著。 ※ 「卡米羅……我對他無法全盤信任。」法蘭西斯科走入平常權充會議室的餐廳內,臉色沉重地脫去斗篷。 「是嗎?」跟著進來的裘里奧問道。「你懷疑他的忠誠?」 「也許吧?我對當今的貴族沒有好感。」尤其卡米羅那副狡獪世故的模樣。「孔拉德先生對於多年未見的老友真是毫無心防啊!」 「貴族也有善良的,像威廉的母親……」 「啊,是的……」法蘭西斯科笑道。「我忘了我們給她添了多少麻煩,對威廉也是。」 「威廉得知茱麗葉的本名後似乎相當驚訝,幸虧他事後什麼也沒說。」 「威廉嘴巴上不說,但他會把想法寫在劇本裡,他是個洞悉人心的厲害作家啊!」 「的確是……」裘里奧靠牆沉思道。但願威廉別在戲劇裡陳述太多事實才好…… 「裘里奧,改天我們一起去看他的戲劇公演吧!」法蘭西斯科突然提議,臉上帶著促狹的笑容。 「誰有那種閒工夫?」裘里奧瞪了他一眼。這小子居然還有閒情逸致邀他去看戲? 「可是生活中偶爾也需要一點調劑啊!一起去嘛!」 「不需要,要去你自己去。」毫不考慮就立刻回絕,然而戀人當下一臉受傷的神情卻讓裘里奧心頭一緊。 「你竟然拒絕我……」這根木頭最大的缺點就是不解風情,法蘭西斯科低下頭,換了副十足傷心的口吻存心要捉弄對方。 「唔……我……」裘里奧慌忙走向前按住戀人的雙肩,解釋道:「法蘭西斯科,我只是覺得時機不對,並不是想要拒絕你。」 「是嗎?既然如此,你可以說等適當的時候再一起去啊!沒必要一口回絕吧……」雙眸哀怨地閃動,繼續加深對方的自責。 「好,等適當的時候我一定和你一起去,一定。」裘里奧慎重地許下承諾,終於換來戀人的微笑。 「一言為定。」呵!有點進步了!他總有一天要讓這木頭徹底開竅……法蘭西斯科滿意地在心裡暗忖道。 不料,木頭也有逢春生華的時候。 裘里奧望著戀人的笑靨失神了一下,突然想起日前還未滿足的“補償”,他倏地環住對方—— 「咦?」法蘭西斯科不解地仰頭看他。 「別說話。」裘里奧低下頭,企圖很明顯。 「你確定?」法蘭西斯科挑眉質疑。裘里奧的舉動真令人意想不到,該讚美他進步神速嗎?可是時機不對啊!茱麗葉隨時可能會進來耶! 然而裘里奧不再回答,無暇去挑選時機便迅速吻在戀人唇上……。 ※ 從鳶尾總部傳來的秘密情報隨著夜色一起造訪,在平靜的屋內掀起一陣騷動—— 「這是正確的情報嗎?」法蘭西斯科率先表示懷疑。 「那當然!」燈火照耀著孔拉德蒼老堅毅的臉。「是卡米羅剛剛才通報總部的。」 「又是卡米羅……」那個眼神閃爍不定的男人啊……法蘭西斯科皺眉沉吟道。 「卡米羅是我多年的老友了!」孔拉德對眼前兩位年輕人多疑的反應感到相當不悅,他繼續補充道: 「這情報是由被革職的親衛隊員提供的,千真萬確!」 「但是,蒙太古竟會把為數不多的護衛撤除,這太不尋常了。」 「無論如何,這是難得的好機會!我們一定要把握時機採取行動!」說到激動處,孔拉德整個身子往前傾,下巴上的山羊鬍子誇張地飛舞著。 「但我們還沒做好準備。」一旁的裘里奧直接點出事實,他對這所謂的可靠情報同樣持保留的態度。 「還要準備什麼!?那點雜魚護衛有什麼好怕的?我們目前的人手和武器對付他們綽綽有餘了!」 這些年輕人真是越來越被動膽怯了!行動力居然還不如他這老頭子積極! 正當孔拉德吹鬍子瞪眼想對後輩們訓誡一番時,茱麗葉和安東尼奧突然出現在門口—— 「發生了什麼事?」茱麗葉快步走到三人面前,仰頭詢問。 「是這樣的,根據我老友卡米羅傳來的情報,蒙太古將在今晚半夜帶著少數護衛出門,這是我們襲擊的好時機呀!茱麗葉公主!」 「太危險了!」法蘭西斯科忍不住插嘴。「在確認情報的真偽之前,我們不該貿然行事!」 「這樣猶豫不決的態度會讓我們錯失良機!」孔拉德轉頭怒斥。「我們十四年來就等這一天了!順利的話到時只要殺了蒙太古就能了事!」 只要殺掉蒙太古?只要殺了他,一切就結束了? 茱麗葉像在湍流裡攀住浮木般緊抓住這個信念。 十六歲,初嚐愛情滋味的她,天真地只想要快刀斬亂麻。 只要除掉蒙太古,她便可以剷除暴政、為親人復仇、解救城中百姓,甚至……獲得戀愛的自由? 「那就動手吧!」她堅決的聲音蓋過一切爭執。「這比攻打城堡有效率多了,我想這種機會不會再有第二次,我們行動吧!」 「太好了!茱麗葉公主。」意見獲得領導者的支持,孔拉德十分欣慰。「我真高興看見妳有如此堅定的決心!」 相較於孔拉德的喜悅,裘里奧和法蘭西斯科就顯得憂心忡忡了,一直立在門邊的安東尼奧自知沒有置喙的餘地,只能不安地打量他們。 儘管覺得冒險,領袖的指令無論如何還是得服從,裘里奧有些無奈地開口道: 「我去調查蒙太古的動向,順便調派不足的武器。」 「嗯,那我去辦點私事。」法蘭西斯科接著說道。 「什麼私事?」裘里奧狐疑地望著他,口氣裡有想要一探究竟的著急。 對於戀人的疑惑,法蘭西斯科只微微一笑,眨了眨眼賣關子道:「這是秘、密!」 他轉頭,換了副嚴肅的臉孔對茱麗葉告辭,便匆匆投入夜色中。 ※ 昏暗光線下,醉倒的人像屍體般橫七豎八地佔據路邊,法蘭西斯科小心繞過他們。 街道盡頭只有一盞微弱燈火引路,陣陣喧嘩笑語從暗門內湧出,那是新維諾納城裡的另一個世界——骯髒,污穢,罪惡,卻自由的邊緣地帶。 在這三教九流聚集的酒館裡,法令形同虛設,政府的爪牙亦無法觸及——蒙太古的肖像是練習飛刀的標靶,任誰都可以上前狠狠捅他一刀發洩怨氣——各種情報在這裡轉手交換,也是那個人最有可能出現的地方…… 「這位小哥,有事嗎?」一位壯漢看見法蘭西斯科進門隨即向前盤查。 法蘭西斯科只管往前走,視線越過眾人,直接落在屋內一位獨自喝酒的黑衣男子身上。 「你叫提伯爾特吧?」 「喔?是凱普萊特那邊的……」黑衣男子懶洋洋地放下在桌上交疊的雙腿,挑眉打量他,隨即輕蔑一笑—— 「美人,你來找我解悶嗎?」 「……就看你怎麼想了。」法蘭西斯科來到他桌邊俯視他。 「我不習慣抬頭跟人說話。」提伯爾特掃了法蘭西斯科一眼,意示他坐下。 「我就直話直說,是關於茱麗葉的事。」法蘭西斯科在提伯爾特對面坐了下來。眼前這男人渾身充滿危險氣息,讓他不自覺地神經緊繃。 「我想你已經觀察我們很久了,關於總部的位置與內部結構應該是相當清楚……」 「那又如何?」 「今晚午夜,請你務必要在總部後方的下水道出口接應她。」 「哼……」提伯爾特冷笑。「你們想幹什麼蠢事我不想管,但你要拿什麼謝我?」 「你想要什麼?」法蘭西斯科直率地看著對方。 提伯爾特的冷笑還掛在嘴邊,他冷不防伸手托起法蘭西斯科的下顎,低聲道:「你有張漂亮的臉孔……」 「謝謝誇獎。」法蘭西斯科毫不示弱地望著他,感覺托在他下顎的手指在來回滑動,逐漸滑向他頸間。
「觸感真好……」提伯爾特靠向前,溫熱的氣息吹拂在法蘭西斯科耳邊,他邪惡地開口問道: 「和你一起的那個獨眼漢子懂得品嚐這美味嗎?他是個不解風情的大老粗吧?」手指從敞開的領口摩娑到鎖骨上,還企圖往下移動。 「你……」法蘭西斯科伸手按住提伯爾特在他身上放肆遊走的手,努力壓抑怒火微笑道:「眾目睽睽,這話題我們要不要另找地方密談?」 「哈哈哈……」提伯爾特突然放聲大笑,一時間引來了許多眼神關切,他肆無忌憚地說:「真不錯啊!美人,我就欣賞你這點。」 「你究竟想要什麼?」小心不洩漏任何著急的情緒,法蘭西斯科再次詢問。 他沒時間跟這難纏的傢伙耗下去了,總部的攻擊行動蓄勢待發,想必夥伴們正等著他回去,還有裘里奧……他會很擔心吧? 「今晚你給我帶來不少樂趣,我就只收下這個吧!」 提伯爾特突然傾身掠奪法蘭西斯科柔軟的唇,充滿壓迫、侵略性的吻,但只一下便放開他。 「交易成立。」提伯爾特又靠回椅背上,再度將雙腿交疊在桌上恢復最初的冷漠神態。 「一言為定。」他今天也對裘里奧說過同樣的話,但心境上卻是何等的落差………… 法蘭西斯科不願再細想,他迅速起身,金色長髮隨轉身的動作在身後劃出耀眼的弧,提伯爾特用意味深長的眼神目送他走向門外的黑暗。 今晚午夜嗎?那群烏合之眾真要陪那孩子玩起天真魯莽的革命遊戲? 提伯爾特用眼神又叫來一瓶酒,握住瓶身朝空中微微一舉——敬今晚所有即將犧牲的愚蠢傢伙——他對自己說道。 (完) Elie後記: 羅密歐是班伏里奧的,法蘭西斯科是裘里奧的…… 黑騎士啊黑騎士,你究竟該情歸何處呢?我為此感到苦惱啊!難道帥哥如你注定只能當第三者嗎!?(毆) Ened畫的黑騎士和法蘭西斯科都好帥>/////< 看完圖後我的心動搖了(喂) 如果我把法蘭西斯科被調戲改成被推倒的話裘里奧你會不會殺了我?(裘里奧:當然會!==+) Ened後記: 老實說我看到黑騎士就猶豫了,因為他實在比較帥啊!XDDD 不過裘里奧是好男人 會對法蘭西斯很好的吧嗯嗯。 祈禱黑騎士的阿那打快點出現~~~ 下面附上Elie與Ened的MSN對話——關於黑騎士與第13話為何裘里奧他們會有龍馬(還是黑色的呦~) =========================== Elie 說: 對了,為什麼法蘭西斯知道黑騎士在哪家酒店呢? Ened 說: 這個就是格子與格子之間的故事了…… 可能那家酒店是城裡他最有可能出現的地方 像是最亂 人最雜 最糜爛之類的地方…… Elie 說: 還是說他們之前早就私會過了? Ened 說: 喔諾,裘里奧真的要哭了XD Elie 說: 黑騎士第一次見到法蘭西斯科是去救市長一家人的時候…… 當場就被他煞到,隔天晚上他就騎著龍馬出現在法蘭西斯科房間窗口…… Ened 說: =A= 我覺得黑騎士應該暗中觀察這群人很久了 (其實那次他是來救法蘭西斯科的) Elie 說: XD那太過分了 黑騎士在窗口呼喚:「美人,我來拜訪你了!」 法蘭西斯科:「喔^^ 不過很可惜我家是禁止男子……」 黑騎士:「是嗎?那沒關係^^」(一把將法蘭西斯科拉上龍馬)「我們到戶外就行了吧?」 Ened 說: 哇塞 這很糟XD Elie 說: 然後他們就……在龍馬上……談條件…… Ened 說: 談什麼XD Elie 說: 法蘭西斯科:「我要3P!!!!」 黑騎士:「不!2P就好!!!!」 法蘭西斯科:「3P啦~~拜託(微笑)」 黑騎士:「不行!3P我不能接受!!!還是2P就好!!」 所以他們只得二匹龍馬………… Ened 說: 這什麼鬼XD Elie 說: 談判啊:P Ened: 黑騎士意外的保守(咦 Elie 說: XD換作裘里奧一定也會吵著要3P =========================== 以上就是13話裡2P(喂)黑色龍馬的由來=v=(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