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腐物糟糕思想堆積處
ˇ 非我族類者勿近ˇ
  • 374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我愛豪龍膽(下)

=================================== 校場,是大清早最有可能遇見馬超的地方。 趙雲在梳洗後簡單地繫好長髮,一身輕裝,從槍架抽起龍騎尖準備前往校場。 掀開帳門,曙光微露,他低頭檢視手裡的槍,昨晚臨睡前擦拭乾淨的槍身在晨曦中閃著犀利光芒。 他前後仔細查看,確定所有血汙都被拭淨後,才快步走往校場。 然而,趙雲走沒幾步突然佇足停下,表情嚴肅地思考起來。 想要把武器速速歸還馬超,帶到校場去的確是個便捷的途徑,可是那邊人多嘴雜也是個大麻煩…… 被別人發現他手拿龍騎尖還不打緊,若是被一群好事者問起交換武器的原因他可就難以招架了。 說是馬超夜訪後為了趕去支援張飛所以匆忙之下拿錯——不!這雖然是實情可是聽起來有太多想像空間,可能會招來曖昧目光。 說是因為想練練不同的槍法——不!這雖然較合理,但在備戰狀態下沒有人會換上自己不熟悉的武器去迎敵。 說是信物——當然不!這本來就是馬岱的誤會,說出來只會讓他們的親密關係曝了光。 好像不管什麼說法都相當可疑,趙雲飛揚的劍眉頓時擰蹙起來,他再看看手裡的龍騎尖,嘆了口氣後下定決心—— 轉身走回營帳,將龍騎尖又擺回槍架上。 趙雲萬萬沒想到,他為求低調不願張揚的苦心一下子就被某人給摧毀破壞掉。 還沒踏入校場,遠遠就見一群小兵圍著馬超,此人手中舞的正是豪龍膽。 趙雲呆在原地,眼看著馬超在眾目睽睽之下前劈後刺,流暢地耍出一套漂亮槍法。 「馬將軍的槍法真是了得!」馬超比劃完畢,圍觀群眾紛紛鼓掌叫好。 「啊!趙將軍也來了!」這時有人發現校場邊正想悄悄離去的趙雲,不知好歹地叫住他: 「趙將軍!您也用龍騎尖來套槍法讓我們開開眼界吧!」 「呃…我…」看來大夥兒都知道了!趙雲尷尬地垂下目光,哪來的龍騎尖?他手中握的只是方才在場邊兵器架上隨意挑選的一把銀槍。 「子龍!」馬超丟下眾人朝他走來,耀眼的金褐短髮加上一臉陽光笑容,英挺帥氣得讓人移不開目光,可是趙雲現在只想掉頭就走。 「咦?你沒帶龍騎尖過來?」挑眉質疑。 「沒有…」我就是不想帶來這邊張揚!偏偏你卻——趙雲的目光挾著譴責,語帶埋怨地: 「你這樣公然耍槍,這下大家全知道昨晚拿錯武器的事情啦!」 「哈!別擔心!」馬超得意洋洋。「我說我只是跟你借來試試新槍法,這理由除了阿岱之外,其他人都不疑有他。」 「是嗎?」既然說槍是借來的,那……趙雲朝馬超伸出手:「你已經耍完槍了,現在可以還我了。」 「不行!」馬超像小孩子擔心玩具被搶走一樣,迅速把豪龍膽藏到身後,還理直氣壯地:「你沒帶龍騎尖來跟我換!」 「這…」真是失算!趙雲轉身賭氣道:「我稍後會把龍騎尖直接送去你營帳裡!」 「子龍你生氣啦?」馬超向前拉住趙雲,笑容裡有點擔心。 「沒有!」不過再拉扯下去就真的要生氣囉!趙雲瞥見不遠處那群人的好奇目光,急急掙脫馬超的手。 「沒有就好。」馬超放開手,狀似妥協地:「不然這樣吧!待會兒開軍議時你順便把龍騎尖帶過來——」 「不行!」趙雲瞪大眼睛,軍議?萬萬不行! 他們這兩把槍有著明顯差異,拿到眾武將面前鐵定會被問起,更別說要逃過軍師精明的眼睛,到時候可不是裝傻聳肩就能瞞混過去。 「孟起,你到時候千萬也別帶豪龍膽去。」拜託別再四處招搖了!趙雲緊張兮兮的叮嚀。 「好!」意料之中的答案。馬超點頭,心裡竊笑,他清楚戀人對感情的態度就是如此戒慎恐懼,經不起外人的一點懷疑。 「我們等軍議結束再說吧!」緊緊握住身後的“信物”,馬超提議。 「嗯。」趙雲無奈地點點頭,開始覺得要把槍換回來沒有想像中容易了。 ※ 軍議帳裡,昨夜因為貪杯而對夜襲反應不及的張飛當然是主公與軍師今日關愛的焦點。 大夥兒先聽著張飛挨訓,這人自知理虧,平日的大嗓門像被噎住似地壓得低低的。 然後軍師筆毫一揮,各項軍務逐一分派下來…子龍去練兵…黃老將軍去運糧,小心別逞強閃到腰…馬孟起去東邊架橋…魏文長去探軍情… 翼德你去修築城牆…什麼?你今晚想以牙還牙去劫敵營?不行!人家敵軍早就嚴陣以待防你這招!別以為人家跟你一樣也會喝酒誤事……… 張飛自找麻煩又討罵挨,眾人不禁搖頭嘆息。 在主公和軍師沒完沒了的碎碎唸裡,馬超的目光悄悄落向身旁的趙雲,對他莞爾一笑…… 他這次乖乖聽話沒帶豪龍膽來,整個會議間他除了在桌下偷偷握住趙雲的手又被甩開之外,其餘時間都很安分地沒有造次。 接下來的一整天,兩人皆忙碌不堪。 趙雲苦無帶龍騎尖去找馬超交換的機會,馬超則恰恰相反,因為霸佔著“信物”而竊喜不已。 好不容易等到夕陽西下,趙雲練完兵用過晚膳,隨即回到自己營房,也不顧一身疲倦便抓起龍騎尖直奔馬超營帳。 一路上他遮遮掩掩地,恨不得找條長巾把槍整個包藏起來……唉!可是那樣做更欲蓋彌彰! 來到馬超帳前,眼前景象卻讓趙雲一愣—— 看來馬超早早就完成任務,正好整以暇地坐在一旁為豪龍膽的槍尖上油磨光,那種呵護備至的表情簡直跟對待情人沒有兩樣。 「孟起。」悶悶地喚了戀人,趙雲心中有種難以形容的微妙感受。 「啊!你來了!」馬超只抬頭望了他一眼,又低頭繼續手裡的動作。 「豪龍膽…可以還我了嗎?」趙雲遞出手裡的龍騎尖……對於自己微酸的感覺漸漸有所領悟。 「再等一下!」馬超不知是粗心還是故意,根本沒留意趙雲的動作,全副心神都放在豪龍膽身上。 趙雲收回手,靜靜看著馬超擦拭豪龍膽,不再講話。 然而沉默的時間越長,心裡的不是滋味就越強烈。 「你就真的那麼喜歡豪龍膽?」忍不住開口問道,努力壓抑的不滿情緒一不小心就在話裡溢了出來。 「當然喜歡啊!」馬超笑吟吟地,一副愛不釋手的模樣,說罷還故意吻了槍柄一下。 「你!?」趙雲緊握龍騎尖瞪著馬超,滿腔妒意再也明顯不過!可是,哪有人跟自己武器爭風吃醋的道理? 「子龍你在生氣嗎?」明明憋笑到快內傷,馬超還裝一臉無辜地問。 「沒有!」咬牙切齒地。「既然你那麼喜歡,就讓它多陪陪你吧!」 趙雲說完索性轉身大步離去,身後追上來沉沉低笑,但他頭也不回地躍身上馬,朝營外奔馳而去。 ※ 縱馬馳騁至郊野溪邊,趙雲才扯動疆繩放慢馬蹄速度。 自己到底在做什麼?當真為了豪龍膽吃起醋來?他怎麼會做出這等蠢事? 苦惱地翻身下馬,走向樹叢隱蔽的溪流間,解下衣袍讓清涼野泉沖去秋老虎的燠熱,也冷卻他一顆煩燥的心。 究竟是自己對這段感情太過於敏感小心,還是馬超太坦然大方? 在同袍間他努力掩瞞,而馬超總是坦坦蕩蕩;他不願招搖更介意別人的目光,馬超則是絲毫不在乎別人怎麼想。 「孟起你到底想要怎樣?」趙雲靠臥溪畔自言自語,任由潺潺流水撫過他光滑的肌膚,披散的長髮在水裡悠悠擺盪。 猜測著,煩惱著,暮色在沉思中逐漸圍攏過來。 馬超現在有豪龍膽伴著,而他自己——這兩天來他只急於退還,對於這把錯置的槍從沒多看多想—— 趙雲抓過一旁的龍騎尖,小心翼翼不讓溪水沾溼它,就著殘留的一點天光細細打量—— 槍鐏銳利,槍柄粗悍,細緻的圖騰一路蜿蜒至鮮紅槍纓裡,兩彎龍角般的猙獰金鉤間鑲著碧綠翠玉,襯著鋒利槍尖更顯得寒光逼人。 這把槍,霸氣華麗一如他的主人。 盡管如此…… 「它還是不能代替你…」趙雲低喃,臉上牽起一絲苦笑——不知不覺間,馬超在自己心裡已有無可取代的重要地位。 可是自己呢?在他心目中當真是一把豪龍膽就可以輕易代替嗎? 夜色涼了,溪水轉為冷冽,是時候該起身了。 一陣沁涼晚風拂來,心也冰冰涼涼……趙雲攏緊衣領,突然有了投進溫暖懷抱的渴望。 ※ 策馬回營,已是繁星點點,火炬高照的時刻。 今宵負責夜巡的將領是魏文長,看見趙雲濕著長髮、提著龍騎尖歸來,他只沉默地朝他點點頭,一言不發。 趙雲此刻也無心留意別人的反應,他心事重重地走向自己營帳,突然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 抬眼一瞧,替他守營的衛兵居然全不見蹤影!是刺客來襲?還是……? 趙雲警戒地握緊龍騎尖,一手揮開帳門,步步為營絲毫不敢大意。 然而,帳裡一片沉寂,沒有想像中的刀光劍影,惟獨槍架上映著一抹自帳頂投下的朦朧月光——他的豪龍膽靜靜地倚在那裡。 「你回來了?」馬超低沉的聲音自黑暗中響起。 趙雲一動也不動地待在原地,怔怔地,理不清心中百味雜陳的情緒,只感覺那熟悉的氣息正逐步靠近自己…… 一雙健臂由背後摟了上來,環過他的雙臂緊扣腰間,寬厚的胸膛貼上背脊,鼻息繞上頸項,唇落在耳際。 「孟起…」趙雲心裡一震,抓著龍騎尖的手一鬆,槍身鏗然落地。 有那麼一瞬間,他遲疑著該推開還是該轉身抱緊,躊躇間馬超卻又放開了他—— 「你沒擦乾…」有些責備的口氣,因為貼觸到他潮濕的長髮而皺眉。 「會著涼的。」馬超立即點燈取來布巾,仔細擦拭起戀人的長髮。 趙雲低著頭安安靜靜,戀人溫和的力道隔著薄布傳遞到髮間,一綹一縷都細心呵護,溫柔體貼帶著寵溺。 髮絲漸乾,心也逐漸溫暖起來。 待馬超停下動作,趙雲悄然抬頭,正對上面前專注的眼眸—— 「我帳前的衛兵…?」啞著聲音問。 「我說今晚你的帳換我來守。」劍眉一挑,不意外地看見戀人雙頰緋紅。 「你…」氣惱地咬住下唇。唯恐天下不知嗎? 「我等你好久。去溪邊沐浴?」撥了撥他半乾的長髮。 「嗯。」去讓自己冷靜。 「子龍,我好難過。」馬超一臉感傷地撿起地上的龍騎尖擺回槍架。「你竟然讓龍騎尖陪著你一起去沐浴而沒有找我。」 「你不也有豪龍膽陪著?」趙雲瞪著他沒好氣地反駁。是誰先移情別戀的啊?哼! 「……」馬超倏地將趙雲擁進懷裡,以免被他識破自己早就撐持不住的笑意。子龍真的在吃醋吶!呵! 「放開我!」趙雲推了推馬超的手。雖然現在他只想依靠在戀人懷中,但如果就這樣妥協實在太沒骨氣。 「不要!」一口否決後,馬超不只抱得更緊,還低頭大膽吻上趙雲的頸項。 「孟起…」他應該要大聲抗議,可是馬超的吻那麼溫柔,那麼細膩,深深淺淺地,不僅吻去了先前的苦澀,一時間竟還讓他捨不得推離。 一但稍稍讓步,就會成為俘虜。 趙雲意識到這點的同時,馬超已將他攬至屏風後的床榻上。 吻像暖流,從頸邊流到唇上,馬超的舌尖拂過唇瓣挑開貝齒與另一股溼熱交會,充滿情慾地挑逗著要趙雲回應。 同時一手滑進趙雲衣襟裡,手指來回搓揉他胸前敏感的突起。 「啊…」酥麻的感覺令趙雲不自覺弓起身體……馬超熟練的愛撫是無往不利的武器,幾番撩撥後他的矜持與理智都漸漸無力抵禦。 「我愛你。」馬超鬆開他的唇低喃。 怎料充滿柔情蜜意的一句話卻讓趙雲從恍惚中突然回神。 聽見馬超的愛語,他竟有了莫名的委屈。 不懂那股醋意是從何而來,也明知道那根本就不能相提並論,但不假思索的質問還是脫口而出—— 「你愛豪龍膽?還是愛我?」唔,堂堂趙子龍居然問出這樣愚蠢的問題…… 儘管幾乎要羞得無地自容,趙雲還是昂著臉望向馬超,不讓自己因為羞澀而示弱。 「傻子!」這還需要懷疑嗎?馬超失笑。真夠傻了!會珍惜那把槍不就是因為戀著你? 「我愛豪龍膽,更愛趙子龍。」他斂起笑意,很認真地,像在宣示什麼天長地久海枯石爛的誓言。 當然,再忠貞的誓言都不如用行動證明來的實際,馬超比誰都更明白這點。 於是吻又再度落下,柔柔密密,在誓言之後更深入人心,徹底瓦解那些可笑的猜疑。 笨問題換來了深情款款的答案,還有滿心踏實的幸福。 在馬超解去兩人衣物的同時,趙雲害羞地主動摟住戀人,將身體貼向前…… 「子龍!」頭一次見到戀人大膽迎合的舉動,馬超又驚又喜,險些要按捺不住一舉挺入的衝動。 「很想要?」馬超笑問,很愉悅地瞧見對方羞於承認的表情。 這樣的暗示已經足夠,馬超迫不及待分開趙雲修長的雙腿,一手握住昂然分身上下愛撫,又俯身含住那誘人的乳尖,時而輕吮時而舔吻。 趙雲閉上眼睛……慾望被熱烈燃起,隨著一次又一次的挑逗節節高漲…… 「嗯…」一陣撩人快感讓趙雲忍不住低吟,睜開眼只見戀人把玩著自己的分身,指尖來回逗弄溢滿透明愛液的頂端。 「很舒服吧?」馬超抬頭對他戲謔一笑,突然張口含入,充滿技巧的含吮幾乎要將趙雲推向高潮,他情不自禁地伸手纏上馬超的髮絲…… 然而銷魂裡隨即又夾雜痛楚,馬超的長指正探向他緊密的後穴,緩緩插入。 「子龍,放鬆一點…」緩緩將手指推向深處,輕柔轉動,直到柔軟內壁將手指包圍吸附,一寸寸邀請他進入—— 「可以了嗎?」下身熱脹的慾望在隱隱作痛,馬超幾乎是忍無可忍地問道。 趙雲羞澀點頭,雙眼緊閉,任由馬超抽出手指將他的雙腿架上腰間,硬挺分身抵住入口—— 潤滑過的穴口被瞬間撐開,馬超碩大的硬物已深深挺進他體內,趙雲咬緊牙關,臉色因為疼痛而略顯蒼白。 「忍耐一下。」看見趙雲明眸盈滿水光,努力適應著被他入侵的模樣,馬超心疼哄道。 體貼地輕擺腰身,一手仍撫慰著趙雲的分身企圖減輕他的不適,待戀人那緊擰的眉漸漸展開,歡愉的緋紅取代了原先痛楚的蒼白…… 至此馬超再也無法抑制渴望,他雙手固定住趙雲的腰,開始急劇抽送。 「嗯啊——」劇烈摩擦帶來無上滿足,但趙雲沒忘記他們身在營內,薄薄布幔隔絕不了多少聲音,他猛然咬緊下唇封住呻吟,害怕透露了縱情歡愛的秘密。 「別這麼壓抑啊!」馬超促狹一笑,擺動間騰出手來握住趙雲挺立的分身來回套弄,逐漸加重力道。 強烈快感洶湧襲來,趙雲預感高潮將至,可是……他眉頭緊蹙,喘息道:「孟起…別那麼…緊…」 「握得太緊嗎?」嘴裡問著,手裡力道卻絲毫沒有減輕,馬超湊向前,故意把話說得更露骨。「但是你裡面更緊,緊緊含住我不放…」 煽情的話語加上大力的惡意抽動,趙雲只覺得羞恥與墮落的感覺同時交疊在快感裡,身體無法控制的一顫—— 「孟起…啊啊—啊——」方才勉強壓下的呻吟全脫口而出,趙雲挺腰射出白液。 俯身吻了吻戀人泛起紅潮的臉,馬超展臂一擁讓他們的結合更緊密,充滿魅惑的低啞嗓音在趙雲耳邊低語:「接下來都給我。」 趙雲羞赧不語,伸手攀住馬超的肩,雙腿纏緊那強悍腰身努力配合對方的節奏,身體的回應便是他給情人的答覆。 「你好棒!」馬超讚嘆著,享受著,使勁頂入趙雲溫暖誘人的禁地,分身被緊熱包圍的美好感覺讓他貪戀不已地一次次往返其中。 他身下的戀人髮絲凌亂,汗水淋漓,迷濛眼眸中盛滿情慾,充滿渴望卻又柔順地任他予取予求忘情放縱…… 熱烈愛慾掏盡所有意識,契合的歡愉讓交纏的兩具身驅都沉溺在絕頂快感裡。 「子龍——」高潮瞬間湧至,馬超低喊著戀人,猛烈挺身一擊釋出灼熱,一陣熱流充溢在兩人結合的深處。 ※ 油燭將盡,一室昏沉,纏綿過後榻上的兩人都漸漸有了睡意。 「累了?」馬超輕擁一臉倦容的趙雲,愛憐地用唇摩蹭他的臉。「趕快睡吧。」 「嗯…」含糊應著,趙雲沉沉閉上眼睛,在意識朦朧之際還不忘推了推馬超。「孟起,該回去了…」 「又要趕我啦?」馬超哭笑不得地問,知道趙雲是擔心給別人發現他們同宿會惹來非議……可是,現在好晚了耶! 「都這麼晚了,你就讓我留下來嘛!」換了可憐兮兮的語調想辦法博取同情。 「可是…」趙雲張開眼,幾番掙扎後還是決定下逐客令。「快回去,不然明早被看見會很難解釋。」 「……好吧。」馬超一副很委屈地,幾乎要含著眼淚的表情,不甘不願地起身。 「孟起…」看他那副沮喪的模樣,趙雲有點心疼,伸手摟住馬超輕聲叮嚀:「路上要小心。」 「嗯。」馬超依依不捨地在趙雲唇上印下一吻,爬下愛人溫暖的床榻。臨走前還貼心地替趙雲拉好薄被,捻熄燈火,掩好帳門。 黑暗中聽著馬超離去的腳步聲,趙雲安心地閉上眼睛,戀人難得的體貼懂事讓他在墜入夢鄉前唇畔隱隱有了笑意…… 只是,作夢也沒想到—— 第二天清晨,當破曉的第一道晨光潛入帳內,趙雲悠悠轉醒,不經意地瞥見槍架後,突然雙拳緊握,怒不可抑—— 槍架上,龍騎尖熠熠生輝,豪龍膽不見蹤影……「馬—孟—起——」這傢伙!昨晚又拿錯了武器! 《完》 ========================================== 後記: 喔耶~寫完了XDDDD 不過這篇會不會引來公憤啊?(擔心b) 雖然自己寫得很高興,但總覺得有點破壞趙雲形象的嫌疑||||b 像這樣有一點脾氣又會吃醋的子龍我也很愛喔(笑b) 至於超哥……嗯……好像還是跟我之前筆下的他差不多, 一樣白目,一樣色情(喂),一樣佔盡了便宜=v=b 謝謝各位看完這篇拿槍來大作文章的故事^^ PS.槍鐏是指長槍尾端,通常造型銳利,也具有殺傷力。 2005/12 by Eli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