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腐物糟糕思想堆積處
ˇ 非我族類者勿近ˇ
  • 374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Valentine's Day(上)

※ Valentine's Day ※(上) 今天,是第一百七十九天了,從那人失聯那日算起。 夥伴們分散各地但依舊保持聯繫,惟獨那人……在這世界看似平靜之後,便行蹤杳無。 飛空艇在黃昏時緩緩降落。 原野一望無際,地平線正吞噬著火紅落日。 Cid交代屬下留守艇內,趕在夜幕覆蓋天地之前匆匆進入鄰近的陌生城鎮。 記不清這是他造訪的第幾個地方了,在追逐晨曦與星辰的飛行過程裡,他總是尋尋覓覓,任何一處聚落都值得落腳,只為尋找那紅色身影。 如今,他置身於這個不知名的小城,夕陽餘暉勾勒出它有如童話城堡般優雅美麗的輪廓。 「看來是個好地方……」Cid叼著菸喃喃自語。 他到這個年紀早已不再相信童話,卻依然樂觀地盼望奇蹟出現。 於是他習慣性的仰頭眺望,每一處尖塔、每一座高樓、每一方城垛,每一個他的戀人可能棲身停留的地方——他明白他愛待在高處,為了臨風,為了遠望,或許還為了享受一點遺世獨立的寂寞。 眺望後便是習慣性的失望,再萬般無奈地長長吐出一口菸。 街燈亮起時,Cid尋到這座城中最熱鬧的一間酒館,在喧嘩人聲裡隱身到吧台角落。 有許多旅人聚集在這裡,高聲談論旅行見聞、吹噓自己過人的經歷,他默不作聲地聽著,猶豫著要不要去打聽戀人的蹤跡。 該怎麼問起?那身火紅無疑是最引人注目的特徵。 可是,那人既然總是處在他的視線範圍之外,他便也不願聽聞他落入別人的視線範圍之內了。 我會自己找到你。 他近乎固執地堅持著——即使會因為這樣莫名奇妙的原則而吃虧也還是要堅持著。 「啤酒一打!」 Cid朝酒保招手,覺得自己的決心與毅力有資格消耗大量的酒精。 ※ 眼中的燈火變成兩盞,三盞,四盞……最後圍繞成一個光圈時,酒館裡的聲浪退潮似地漸漸消失在耳邊。 Cid將第十二個啤酒罐捏扁,搖搖晃晃的起身,覺得自己整個人載浮載沉像是踩在船上。 「這位大哥,您需要房間休息嗎?」酒保的聲音此時聽來十分遙遠。 「唔…好吧…」料想自己應該是走不回飛空艇了,Cid吃力地掏出五百基爾擺在吧台上。 「大哥這邊請,樓梯往上右轉是我們最頂級的客房,附有席夢思大床和高級衛浴設備,還有一個小陽台可供您觀星賞月吹風乘涼……」 「夠了!行了!我住那間就是!」 光線昏暗加上酒精作祟,眼前的石階看來漫長又飄忽,Cid扶著牆登上樓梯,抬頭突然發現一襲暗紅人影迎面而來。 「Vincent!」他直覺地出聲喊道,張大眼努力辨認。「Vin?是你嗎?」 「……」對方停下腳步,似乎嚇了一跳。 「Vin!是你吧!」Cid三步併做兩步地向前,伸手擁住他朝思暮想的身影,黑色長髮、白皙臉龐、紅色的…… 「呀啊啊啊——」 尖叫聲迴盪在酒館內,原先飲酒作樂的酒客們紛紛趕到樓梯口關切,只見一位身著紅色洋裝的年輕女侍驚恐地掙開Cid往樓下跑來。 「那位大叔他……」她臉色蒼白地指控道:「他、他剛才對我……」 「這位大哥!」酒保怒容滿面,立即護在那女侍面前:「請你放尊重點!我們酒館可是正派經營的!你要胡來請到別家去!」 「啊…抱歉…」給那女侍一尖叫Cid也酒醒大半,這下糗大了,竟然認錯人。 他尷尬地搔了搔頭打算解釋,然而酒館裡的群眾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卻是那麼地不友善,大夥兒一陣交頭接耳。 「好大的膽子,竟敢對酒保的女人下手……」 「……打從他一進門我就覺得他形跡可疑……」 「是啊,一個人躲在角落裡喝悶酒…鬼鬼祟祟的像要打探什麼……」 「酒後亂性的大叔最可怕了……」 唉!此處不容我,自有容我處。 Cid壓下心頭怒氣步下階梯,拉開喉嚨大聲說道:「小姐,非常抱歉剛才我認錯人了,我絕對不是有心要佔妳便宜,請原諒我的莽撞。」 立在一旁的女侍聽了低頭不語,群眾們則是鴉雀無聲地望著他。 「既然你們也不歡迎我這異鄉客,」他環顧人群繼續說道:「那我趁早離去就是!」 把話說完,Cid披上外衣,頭也不回地朝門口走去。 木門一推開,外頭的寒風隨即竄了進來,酒館裡呆望的人們全打了個寒顫,酒保愣了半晌才喊道:「大哥!退您的住宿費……」 Cid早走遠了,深褐外套隨風翻飛,高大的身影不一會兒便沒入黑暗之中。 ※ 「嘖!真的喝多了!」Cid喃喃自語,腳步一步比一步緩慢,才走過半條街,他已經開始感到舉步維艱了。 頭還在暈,身體也還有些不聽使喚,之前瀟灑走人的模樣全是強打精神硬撐出來的。 而且,更糟糕的是——口袋裡翻找半天,除了煙和打火機,只摸到一枚五十基爾的硬幣——剛才走得太灑脫,住宿費還留在吧台上,白白奉送一筆錢給人家。 好吧!要不就是露宿街頭,要不就是趕夜路走回飛空艇去,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不過,不管是哪一個方案,都先讓他休息一下吧! 顧不得街上行人懷疑的目光,Cid踉蹌地摸索上路邊石階坐了下來。 「Vin,你到底在哪裡啊?」 身體一放鬆,心裡牽腸掛肚的那個人又主宰了他的思緒。 「你的手機是丟了還是摔壞了?」 每天反覆撥著同樣的手機號碼,聽著"這個電話目前沒有回應"這句話,已經到令人髮指的地步了。 「為了找你,我快要飛遍這個星球了,還是不知道你的下落……你一點都不想念我嗎?」 心裡好酸,眼眶好熱,一個人被路燈拉長的影子看起來好悽涼。 Cid仰頭凝望滿天繁星,看到那張他心心念念的臉孔又出現在眼前,不禁搖頭苦笑: 「剛才認錯人,現在又看見你的幻影,我若不是醉得太厲害就是想你想到快瘋了。」 「是嗎?」幻影回答道。 「你不相信?」Cid不悅地皺起眉,從口袋裡摸索出一根菸。「這菸,我規定自己想你的時候才能抽,結果這麼一來一天就要抽掉兩包——」 「想抽菸還找我當藉口。」幻影奪走他手裡的菸,折成兩半。 「你!」Cid跳了起來,吼道:「Vincent!」 「是!」紅色披風輕飄擺盪,黑色長髮隨風飄逸,白皙臉龐一樣淡漠,不,似乎藏著一抹淺笑…… 「Vin!」 Cid大吼一聲撲向前,Vincent彷彿猶豫了一下但沒有閃躲,瞬間被擁入戀人寬大的懷抱。 「我真不敢相信!真的是你!」Cid收緊雙臂,深怕戀人再逃跑般地圈住對方的身體。 「是我。」Vincent還是惜字如金。 「你到底躲在什麼地方?你的手機是怎麼一回事?我找你找了好久!現在還因為你的關係要露宿街頭——」 「是因為你調戲酒館女侍吧?」 「什麼調戲!」Cid放開他大叫,引來路人側目。「我是因為認錯人!我把她看成是你……咦?你怎麼知道?你看見啦?」 「嗯。」Vincent點點頭。「我就投宿在那間酒館樓上。」 一陣靜默後,Cid戚然道:「你是見死不救啊!竟然眼睜睜的看我被那群人誤會而不得不離開——」 「是你自己要走人的。」 「事到如今,」Cid抓起Vincent的披風裹上自己肩頭。「寶貝你今晚願意收留我嗎?」 「Cid,再不放開我會把你踹下石階。」Vincent低聲警告,他注意到不遠處已經有人駐足圍觀了。 「Vin,」披風還是被緊緊抓著。「別再丟下我了……」 這句話很小聲,聽起來像是帶著淚水,Vincent突然一陣莫名心痛,他溫和地扯回披風,一手握住Cid的上臂。「走吧!」 「去哪裡?」 「抓緊!」 奔上石階盡頭,蹬上矮牆,一飛身便是幾個連續跳躍,多帶著一個人並不影響Vincent敏捷俐落的行動。 Cid提心吊膽地配合戀人的速度,接連越過幾個屋頂城垛後,他們降落在酒館頂樓的一處陽台上。 「喔!」Cid探頭望進落地窗內。「最頂級的客房,附有席夢思大床和高級衛浴設備,還有一個小陽台……」 「這裡每個房間都一樣。」Vincent聳聳肩,跨入屋內,很自然地卸去披風斗篷。「我想休息了,你請自便吧。」 「唉唉!好冷漠啊!我們這麼久不見了……」 Cid還想埋怨,一回頭發現Vincent已經遁進被窩裡便噤了聲。 能找到他已是萬幸,包裹在那一身火紅之下的,是怎樣冰冷沉鬱的性子,自己還不清楚嗎? 想來是有些感傷,明明是戀人關係自己卻老是被拒在千里之外似的,可是他就是無法自拔地愛著這樣的他。 Vincent的一舉一動,一點羞澀,一絲溫柔,嘴角輕揚的角度,憂鬱的眼神,蹙眉,還有那老是揮之不去的贖罪心態……他的一切,都深愛。 Vincent喜歡他多少?他倒是不太想追究。 他知道他的某些話語只會說給他聽,某些表情只會出現在他面前,只有他烈火般的熱情可以融掉那冰雪似的矜持……這樣,已足夠。 跨進浴室前,Cid來到床邊在Vincent額上輕輕一吻。「晚安。」 這段時間他在哪裡流浪?有沒有想念他?會不會再離開?等明天再問吧。 唔,還有,今晚最好來個徹夜不眠,先把人看牢要緊。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