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腐物糟糕思想堆積處
ˇ 非我族類者勿近ˇ
  • 374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Valentine's Day(下)

※ Valentine's Day ※(下) 跟蹤了半條街,Vincent原本還是不打算現身在Cid面前。他們別見面比較好,對兩個人都好。 直到聽見他坐在路邊時說的那些醉話——好吧,也許是真心話——聽到Cid那些話,他所有決心一下子瓦解了。 身為不老不死者,不該有享受愛情的權利。別說愛情,對任何會消逝的人事物多投注一點情感都只會造成自己的負擔。 不擁有任何東西,就不會害怕任何失去,孑然一身是最理想的生活方式。 現在就割捨一切,或許可以在之後孤寂的日子裡了無遺憾,不被思念和心痛所綑綁。 只是,想得再透徹,心意再堅定,都不敵那人真正出現在自己眼前—— Cid一點都沒變,步伐一樣篤定穩健,短衫下隱約可見魁梧線條,防風鏡推高了金髮,藍眼睛卻帶著些許落寞,獨自喝著悶酒,還將別人誤認是他…… 見他後來拂袖而去,他不由自主地去追上他的身影,想多看他一眼,想再聽他的聲音,最後,還把他帶回來安置在自己房內…… (Vincent,你一定是昏頭了!) 心中壓抑的情感早就背叛自己,一被觸動,也許又將萬劫不復。 浴室裡嘩啦嘩啦的水聲安靜了,Vincent翻過身把被子裹緊一點,閉上眼睛。 Cid的重量壓上床的另一側,身體滑進被窩裡。僅僅是這樣躺在他身邊,就可以感受到那股暖意。 已經多久了?他都快遺忘這種感覺了。 以前結伴行動時,天氣一冷,Cid就不由分說地將他冰涼的身軀摟進懷裡。 他從最初的掙扎反抗,到後來的依賴,眷戀……到強迫自己不許依賴…… 現在他已習慣獨自一個人的溫度,然而那股溫暖又回到身邊,還藉由悄悄環上腰身的手臂直接傳遞到他身上。 「……好像變瘦了。」Cid自言自語,嗓子低啞聽來模糊不清。「……沒有好好照顧自己……還是太想念我的關係?」 「不是。」Vincent給了個明確的回答。 「你還沒睡啊?」Cid笑了,將赤裸的上半身貼在戀人背後。「不想念我為什麼剛才要跟蹤我?」 「…………」無法自圓其說,Vincent只好又裝睡。 「我很想你,一直都沒放棄要找到你。」Cid逕自說著。「從你失聯之後我天天算日子,今天是一百七十九,不,應該算第一百八十天了。」 「…………」原來已經半年了,這樣的時間還不足以讓自己遺忘這份感情? 「別再離開我了。」Cid擁住他。「想想看,如果我們像這樣半年才見一次面,在我有生之年我們見面的次數也不過僅有……」 「Cid!別說了!拜託你別說了!」Vincent痛苦地喊了出來。有生之年,餘生,這些字眼都讓他難以承受,揪疼他的心。 「Vin…」呼!踩到地雷了。Cid扳過他的身子,心疼地撫平他緊鎖的眉頭。「好,我不說了,你快睡吧。」 「抱歉。」有生之年啊!他多麼盼望自己的"有生之年"都能和他一起……Vincent眼眶發酸,忍不住蜷入戀人溫暖的胸膛。 「別再想了。」Cid安慰似地輕吻他的額前,眉間,鼻樑……見他不抗拒,便吻上他的薄唇。 鬍渣輕觸臉頰,熟悉的微刺感覺喚醒回憶裡的每一個吻,伴著煙味。那些纏綿的記憶,他怎麼可能忘得掉? 略帶粗糙的唇舌溫柔地輕掃唇間,溫熱鼻息吹拂在臉上,他情不自禁仰起了頭,微啟唇瓣,將對方熱情的舌尖納入口中。 Cid和從前一樣,熱烈地引誘他與他交纏,他有些癡迷地,明知道也許會引火焚身還是迎上前去。 像毒癮般,越是想戒,越是深陷。 Cid伏在他身上,雙手緊扣住他的背,兩人的身體從雙唇開始緊密鑲嵌。 什麼決心什麼顧慮什麼罪惡都只成了腦中一閃而逝的訊息,至少,再讓他回味一次戀人的熱情……好溫暖,捨不得結束。 「Vin,我要你。」熱切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吻來到頸項間多了索求和慾望。Vincent覺得臉頰灼熱,所幸光線黯淡還有夜色掩護。 Cid從來不給他時間猶豫,手已從背後來到胸前,摸索著解開他身上繁複的每一道扣帶,雙臂一扯上衣便完全敞開,昏暗光線下隱約可見那身白皙的肌膚。 Cid撫著眼前誘人的身軀,微笑道:「你的衣服很麻煩,但我閉著眼睛都會脫。」 話裡好不得意,結果換來肋骨間情人惱羞成怒的一拳。 「好痛!」Cid憋著笑,佯裝出吃痛的模樣順勢趴到Vincent胸前,敏捷地含住他的乳尖,用唇舌吸吮撥弄,又報復似地輕輕啃咬。 Vincent雙眼緊閉抿住唇忍耐著,有什麼東西漸漸在蔓延全身……引誘出慾望。 忽然地,腰被一掌托起,Cid的另一隻手徘徊在他的腰帶上,等不及解開又撫向下方,隔著褲子一把握住他—— 「很好。」帶笑的聲音,似乎很滿意他身體的反應。 像是被揭發了某個秘密,Vincent有點惶恐地睜眼望向黑暗中的人影,覆在他硬挺之上的手開始上下移動,來回煽動他的慾望。 隔著衣物,摩擦的感覺更加強烈,Vincent一陣顫慄,雙拳緊握,與其這樣下去…… 「住手。」他終於咬牙說道,試圖推開身上邪惡的手。 「不喜歡嗎?」黑暗中傳來Cid低沉的嗓音。「我換個你會喜歡的方式。」 他的手又回到戀人腰間,這次輕而易舉地解開兩道扣環,拉開褲頭往下一扯—— Vincent只覺身下一涼,突然被潮濕溫熱的感覺包圍,Cid將頭埋進他的雙腿間。 他倏地別過臉,躲避覺得難堪的一幕,儘管昏暗中看不清楚。 然後,在那熟練的吞吐間銷魂快感直抵腦門,身體很久沒有達到這樣接近融化的溫度了。 「Cid…嗯…」腦子裡滿滿的全是被戀人大膽撩起的渴望,Vincent管不了自己難耐的呻吟,他現在只想,只想—— 手指纏上Cid的金髮,下意識地拱起的身體,任由他將自己完全吞沒。 Cid含吮的動作逐漸加快,戀人難以啟齒的慾求他全了然於心,舌尖來回滑過不斷湧出液體的前端,引得Vincent身子微微發顫。 他知道對方已經完全淪陷,只要再多加些力道,多給些歡愉…… 「啊!啊——」Vincent一個挺身,在Cid口裡釋出熱流。 他還是無力抵抗。 Vincent胸口起伏不定,身體沉浸在高潮的餘韻中,心裡卻模模糊糊的湧起一陣悲哀,自己原來還這麼留戀與戀人肌膚相親的幸福感…… Cid卻不給他思考的機會,他嚥下他的激情之後又侵略向另一處,濕滑的觸感來到身後,指尖就著精液驀地插入那唯一的入口。 「啊…」身子不自覺地弓起,被入侵的感覺讓腦子整個空白,Vincent咬緊唇,擰眉接受戀人急切的試探。 狹窄的甬道被緩緩撐開,也逼出了額間涔涔的汗水。 「Vin,還好嗎?」一抬頭望見他忍耐的模樣,Cid有些心疼。 「嗯。」Vincent勉強應道,他知道對方也在忍耐。 身體在手指來回抽動下慢慢適應了……心,又被這男人引了火……Vincent雙頰緋紅…… 他緩慢地,誘惑似地微微打開雙腿。 深入體內的手指迅速抽離,雙腿猛地被拉開架至結實的腰間,一只火熱硬物隨即抵上穴口—— Cid一言不發的盯著他,帶著詢問的藍色眼眸閃爍慾火。天知道他早就迫不及待,而他矜持的戀人又給了他明確的邀請。 Vincent此時卻羞澀地別過頭,不敢與他的視線接觸。 終於Cid忍無可忍地,一把扣住戀人的纖腰後向前一頂,高昂的慾望一下子蠻橫地進入他體內。 「Vin…」滿足的嘆息道。Cid開始擺動腰身,一下又一下衝擊戀人柔軟的內壁,每一次摩擦都帶來強烈的歡愉。 強悍的力道讓下身疼痛欲裂,Vincent雙手緊抓住被褥。 好痛,他卻願意為他忍受。 他的戀人已滿滿佔據他的身體和思緒,緊接而來的是難以言喻的酥麻銷魂…… 他又沉淪了。 什麼都無法多想,只能讓一浪一浪的快感將自己淹沒,心甘情願地順從對方的律動。 「Vin,我愛你…」Cid突然俯身,吻住那因喘息而微張的唇。 「我愛你。」離開,又吻上。抽插動作狂烈依舊,歡愉從下半身不斷推湧而來,Cid的吻卻是那麼纏綿細膩。 「我愛你……」深怕對方聽不懂似地反覆喃喃低語,他張臂擁緊身下的戀人,吻綿密地落在唇畔、臉頰、髮際…… Vincent伸手環住Cid壯碩的肩。 眼淚經得起被佔據時撕裂般的痛楚,卻經不起戀人溫柔的愛語…… 再一次捫心自問,只是更加確定自己無法割捨這段感情。 Cid發現了,低頭吻去Vincent臉上那抹水痕,凝視他的眼神好溫柔。 「Vin?」為什麼流淚? 「我…」…也愛你。Vincent咬了咬唇,紅色眸子裡水光閃爍,攀在Cid背上的手撫過他精壯的線條…… 然後,勾下戀人的頸子,將自己的舌探入他口中…… 吻還沒結束,Cid就將他攔腰拉起,強迫他跨坐在自己身上,留在他體內的堅挺又猛然深入幾分,劇烈的衝擊讓他承受不住地呻吟起來。 顧不得矜持,Vincent緊摟住Cid的肩膀,雙腿纏上他的腰間,由他領著自己忘情擺動…… 如果逃不開,那就再任他縱情一次。 在天亮以前,他所有的意識將只存在戀人熱情的體溫和擁抱。 ※ 陽台透進一點點天光,映在那雙火紅的眼瞳中。 長睫搧了搧,想起什麼似地又閉上了。 上一次他離開,就是黎明時候。 這一次…… 緊靠在他身邊的溫暖氣息成功地拴住他的心。 (如果,可以除去鼾聲這惱人的背景音樂的話,他會更加死心塌地的留下來。) Vincent小心翼翼地翻了個身,首先印入眼簾的是那一下巴的青灰鬍渣。 他望著酣睡的戀人,唇邊勾起一絲微笑。這傢伙就是愛留鬍渣,就算被嫌老氣也不肯刮掉! 不過,還是不要刮掉吧……那是與他親吻時獨有的觸感,專屬於自己的—— 一陣熱度浮上臉頰,Vincent把頭埋進戀人的肩窩裡,也不管會不會吵醒人家。 「不許走!」Cid突然語帶威脅地冒出一句囈語,逗得他肩上的戀人沉沉低笑。 「我沒有。」Vincent輕聲應道,隔著被子悄悄環住戀人,有些心疼他潛意識裡的不安,自己真的沒打算又走。 之前,因為不想面對終有一日會被情人永遠遺棄的命運,所以他軟弱地選擇自己先逃離。 現在,他要試著一直和他一起……也許會變樂觀一點,堅強一點……堅強到足以抵擋失去他時的悲傷…… Vincent闔上眼睛。 這個早晨,他只想先把握住眼前的幸福,依偎在戀人身邊,強迫自己在鼾聲中再度入眠。 ※ 早上八點整,酒館一樓大廳開始營業。 酒保辛勤地整理吧台,一邊招呼著住宿在此、下樓吃早點的客人們。 「這位先生,您要退房嗎?」他看見Vincent將房門鑰匙擺在吧台上,遂抬頭問道。 「是的,我們要退房。」另一個滿臉鬍渣的魁梧男人靠上來說道。 酒保突然一呆。 唉呀!這不就是昨晚那位吃豆腐的,不,認錯人的大哥嗎?他怎麼又出現在這兒? 「這位大哥!」酒保有點慌張地。「昨晚真抱歉哪!您的住宿費還沒退還給您!」 「不用退啦!反正我昨晚也和這位先生在貴店度過了一個愉快的夜晚!」Cid笑容可掬地說道,果不其然背後被一隻金屬爪子猛敲了一下。 「噢……謝謝光臨。」客人的隱私不可過問。酒保收下鑰匙,推起滿臉笑容將他們送出門。 木門一推開,外頭是陽光燦爛的好天氣。 這座建築有如童話城堡的小城,在藍天白雲下更顯得可愛動人。 「要直接回飛空艇?」Cid問道。「還是在這裡逛逛?這裡的商店看來很不錯!」 「哪裡有賣電話?」Vincent反問,轉頭四處張望。 「噢!說到電話!你的手機是怎麼搞的?我不知打過多少次都是——」 「不小心丟了。」很不在意地聳聳肩,Vincent舉步向他認為有"販售電話"的商店走去。 「真是的!你用手機就是漫不經心!」Cid追向前,一路叨念著:「都不知道我找你找得多辛苦!喂!電話不是這樣隨便買的!我帶你去辦一隻新手機吧!號碼要讓我選……啊!糟糕!我身上只有五十基爾……@#%*……」 (完) ==================================== 後記: 親愛的Cid,大爺~~我終於趕在您生日過完前寫完啦QvQ 不過結尾好混~~~亂七八糟的感覺……您就原諒我的時間不足吧>< 至少,我把小V當禮物送給您啦XDb(你們的H真是讓我心力交瘁啊orz) 而且今晚為了您,我很敷衍地用二十分鐘打發掉跟某人的晚餐約會,臨走前我急急忙忙的說:「糟了啦!Cid生日快過完了!我要趕快回家完成他的生日禮物!」 氣得他問:「Seed是誰!又是哪一個可惡的傢伙!?」 (是的,他以為大爺您是叫"Seed",是一顆種子b(喂),因為他沒玩FF系列所以孤陋寡聞,這您就不用跟他計較了^^;;) Cid是誰?Cid才不是可惡的傢伙!Cid是有個性有熱情有理想有抱負的帥氣大叔啊!(愛心亂飄+諂媚的微笑) 最後,祝您生日快樂!要和小V永遠幸福恩愛喔ˇˇ PS.在我玩的國際版FF7中,Cid的台詞裡的確常常出現"@#%*…"這樣的消音(?)符號(笑) 至於那個篇名"Valentine's Day",是我硬冠上去的XDb 因為能和小V重逢對Cid來說就像過情人節一樣嘛:P 再加上小V的全名是Vincent Valentine,所以囉!情人節就是小V節XDDDD(再掰啊?) 2006/02/22 by Eli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