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腐物糟糕思想堆積處
ˇ 非我族類者勿近ˇ
  • 374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第八又二分之一話(三刀彰伊X阿沙利)

但是,為了不把傷轉移到阿沙利身上,在傷口痊癒之前他都得避免與阿沙利有任何的“黏膜接觸”。 連最基本的舌吻都不行,唉! 受傷的只要我一個人就夠了。 彰伊一點也不後悔說過這句話,不想再傷害自己最珍重的神紙,再嚴重的傷他都願意自己承擔。 可是這種日子實在難過,明明阿沙利就在自己伸手可及的範圍,卻得克制住所有親密接觸的舉動,只能任由理智被他的一顰一笑撩撥著。 復原的速度比想像中還要緩慢啊! 彰伊走出更衣室,拉高睡衣袖口檢視手背上長長的傷,眉頭皺了起來,平時就不苟言笑的臉顯得更加嚴峻。 「彰伊,你這表情還真難看呢!擦過藥了嗎?」 帶著幾分嘲弄的慵懶聲音傳來,彰伊循聲望見半臥在床上的浴衣美人,當下臉色一變—— 「阿沙利?你來做什麼?」 不是說好這幾天要分房睡的嗎? 為了不擦槍走火,他事發當天便從豪華主臥搬來簡樸客房,打算捱過這段必須清心寡欲的時期。但是…… 「我來看看你啊!幹嘛?這麼不歡迎我來嗎?」 明明是帶著委屈的抱怨聲音聽來卻如此嫵媚,阿沙利邊說著還有意無意地微微側身,讓大片衣襬滑落露出修長的腿。 「…………」 彰伊無語,艱難地想要別開視線。 眼前這傢伙似乎存心要破壞他的禁慾計畫,不但潛入他的房間,還用這樣搧情的姿態出現在床上。 那大方敞開的浴衣領口和下襬、凌亂的腰帶袒露的前胸細緻的鎖骨光滑的大腿誘人的臀—— 不,他什麼都沒看見。 深呼吸後,彰伊轉過身走向房間門口,如今唯有遠離誘惑才是上策。 「阿沙利,如果你今天想睡這裡的話,那我就去睡主臥室,晚安。」 「等、一、下!」 阿沙利懶洋洋地說道,正要開門的彰伊不由自主地停下腳步,心裡暗恨自己對他百依百順的壞習慣。 「誰說我要睡這裡了?這種教人渾身不舒服的小床我才睡不慣呢!」阿沙利雙眉一挑輕蔑地說著,翻身坐起正色道: 「我只是來關切一下你的傷勢,你卻用這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對我,真是太傷我的心了,也不知道我哪天就要灰飛煙滅化為灰燼,趁還活著的時候想要多看你一眼……」 話還沒說完,彰伊早已狼狽地奔回床邊捂住阿沙利的口將他緊擁在懷裡。 「阿沙利!夠了!別再說了!」 彰伊端正的臉龐痛苦地扭曲著,一聽見阿沙利提起要化作灰燼的話語,他就有如同被踩中死穴、被致命一擊的感覺。 只要能把阿沙利留在自己身邊,要他做什麼他都願意,只是,真的不想再讓他受到任何傷害了…… 「我沒有拒絕你的意思,你明知道我是——」 「我知道,我知道,“受傷的只要我一個人就夠了”對吧?」 輕撫彰伊總是梳理整齊的黑髮,阿沙利把臉埋在那強壯的肩膀上偷偷微笑著,想起很多年前把還是少年的他擁在懷裡安慰的感覺。 「所以,阿沙利你別再說那種話了。」 「傻瓜,你就這麼害怕我消失嗎?那就更要把握時間多陪我呀!分房睡實在太浪費了。」 喜歡這慣於呼風喚雨的男人只會在自己面前展露出孩子氣,阿沙利忍不住又壞心眼地在彰伊懷裡蹭了蹭。 「阿沙利……」彰伊有些不知所措地鬆開擁抱,遲疑了一下後伸手將阿沙利敞開的襟口拉攏,又細心地為他綁好鬆垮的腰帶。 「你這是怕我著涼?還是怕我誘惑你?」 「都有。」彰伊苦笑,替阿沙利的腰帶綁上第二個結。 「夠了啦!綁那麼多次………讓我看看你的手吧!」阿沙利捉住彰伊受傷的左手端詳,接著低下頭將柔軟的唇輕輕印在傷口旁…… 「要趕快好起來喔!」 「嗯……」凝視著阿沙利難得的溫柔表情,彰伊有些癡迷地點點頭。 「吶,今晚讓我陪在你身邊吧!我們就蓋棉被純聊天!」 一把推倒身邊的男人,阿沙利老大不客氣地躺進他還沒準備好的臂彎裡。 「你不是說這種不舒服的小床你睡不慣?」 還是堅持要同床共枕嗎?彰伊的臉上有一絲無奈。 「是睡不慣呀!不過……」 阿沙利朝彰伊嬌媚一笑,輕撫他厚實的胸膛說:「這裡還滿舒服的,所以我等下要睡這、裡。」 (完) 2008 01 13 by Eli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