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腐物糟糕思想堆積處
ˇ 非我族類者勿近ˇ
  • 374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朗日與燦月(十八)

才不到一個禮拜啊!臨別前馬超對他慎重叮嚀:『要想念我喔!』 ──這句話他已經不知履行多少次了! 趙雲自嘲地笑了笑,他終究沒有開門進去。 開了這扇門,只怕會更想念。 回到自家門口,一陣砰然巨響立刻轉移了他的注意力,趙雲急忙推門而入。 「雪兒!怎麼了!?」尋聲走到廚房,趙雲擔心的問道:「妳在做什麼實驗啊?」 「我之前做的巧克力糖啦!它卡在模型裡倒不出來!」 雪兒皺著眉又往模型背面用力捶了兩下,裡面的巧克力依然紋風不動。 「可惡!」 她放棄敲打,抓起模型往桌面狠狠一扣,這下總算把凝固成形的巧克力倒了出來。 「是心型的啊!」趙雲微笑:「妳要送給誰?」 「本來是打算要送你跟超哥哥的~誰知道你們情人節竟然要兩地相思!」雪兒一臉遺憾: 「真是的!現在只好我們自己吃啦!」 「謝謝妳!」趙雲笑著拍拍她的頭:「我們一起吃也很好啊!」 「真可惜!這是你們的第一個情人節呢!」 「孟起是為了工作,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趙雲端來兩杯茶:「來,巧克力我們一人一半…」 「哥,你很想念他吧?」雪兒問道,一雙大眼睛滴溜溜的轉著。 「問這做什麼?」 「我想知道嘛!」 「……無可奉告。」趙雲咬了一口巧克力,甜蜜中帶著淡淡的苦味…跟思念他的感覺差不多… 「唉~真不老實!」雪兒嘆氣:「明明就是朝思暮想。」 「雪兒…」趙雲臉紅了,有時他還真怕妹妹這樣一針見血的觀察力。 趙雲的尷尬沒有持續太久,突如其來的電話鈴聲替他解了圍… 他站了起來,然而雪兒比他早一步接到電話。 「………好的,請稍等。」雪兒摀住話筒,朝他眨了眨眼:「是.超.哥.哥…」 趙雲彷彿聽見自己突然加速的心跳,他急忙地接過話筒:「孟起!」 「呃…我不是,子龍你的相思病會不會太嚴重了些?」電話另一頭,葛教授的聲音裡全是笑意。 「抱歉,老師…有什麼事嗎?」趙雲咬著唇,轉頭去尋找那個害他出糗的罪魁禍首,正巧看到她扮了個鬼臉閃到一旁去。 「本來下學期想推薦你去國外的美術館擔任駐館藝術家,不過現在啊…嘖嘖~」葛教授還不打算放過他: 「才跟愛人分開沒幾天就這個樣子啦!?我如果還要你到國外去豈不罪過!?」 「老師…剛才是雪兒她……」趙雲有種百口莫辯的無奈,怎麼身邊全是愛打趣他的人? 「好啦!說正經事,你的那幅“白荷”,上次聯展後留在我朋友畫廊裡的作品,有人想要收藏。」 「真的!?」 「對!但是我想…先讓我來幫你談,你先別出面…你太容易被殺價了!」葛教授又笑,他太清楚趙雲溫和的個性。 「好啊!那價格的部分就先麻煩您!」趙雲也笑起來,他記得以前好像有過類似的經驗… 「好!等談妥了我會再通知你!」 「謝謝老師…………」 掛上電話,趙雲陷入回憶…“白荷”,是馬超陪著他畫的。 還記得他纏在自己身邊,那個溫馨的午后………真的,很想念他。 「哥~」剛才的逃犯打斷他的思緒,自投羅網黏了過來:「葛老師打電話來說什麼?」 「說要把妳賣掉!」趙雲捏住她的俏臉—— 之前被消遣的難堪他可還沒忘記!這次一定要好好處罰這個愛捉弄人的壞孩子!! ※ 第二天下午,趙雲便依約前往這家座落在市中心,頗負盛名的藝術畫廊。 在這裡,室內與室外雖然只有一層薄薄的玻璃相隔,卻是截然不同的情調。 畫廊裡的參觀者屏氣凝神,走動也寂靜無聲,莊嚴的氣氛讓市區的喧囂只能駐足在透明門外。 趙雲推開貴賓室的厚重大門,熟識他的負責人趕忙迎上前來: 「趙先生,歡迎!葛老師還在會客室裡,請等一下。」 不一會兒,葛教授走了出來,帶著一點不解的神情… 「他們根本沒還價!」他將趙雲拉到一旁小聲說道,很遺憾犀利的口才全沒派上用場。 「啊?這麼說…」 「對!就以定價成交了!」 「真可惜了老師的好口才!」趙雲微笑。 「可惜什麼!?難得可以碰上這樣的收藏者!」葛教授笑著,引他走向會客室: 「那對夫妻似乎相當喜愛收藏藝術品,他們很想見見你,快點進去吧!」 趙雲一走進會客室,坐在沙發上的那對中年夫婦立刻起身朝他致意。 只望了他們一眼,便足以讓他感到詫異,那樣似曾相識的容顏—— 中年男子的臉部輪廓……還有他的妻,明顯是個異國人…金褐色的髮,琥珀色的瞳… 「………趙先生,幸會!」 一連串的握手寒暄都只模糊地從耳邊掠過,直到看見對方友善地遞出名片… 趙雲有點茫然的接了過來,聽著他自我介紹:「我是馬壽成……」 果然是他們沒錯! 先前的詫異瞬間化成令人忐忑的焦慮…… 沒想到會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意外地見到馬超的雙親! 但是……他們現在還是一無所知吧? 他們只是以收藏者的身分與他見面……所以,他不該有任何一絲緊張不安! 趙雲坐了下來,緩和了心跳,一如往常先禮貌地道謝:「謝謝你們願意收藏拙作。」 「這是我們的榮幸!」馬壽成顯得十分高興,沒想到畫者竟是這樣儀表出眾的年輕人。 「你的感覺…就跟白荷好像!」馬夫人的感想更是直接。 這位年輕畫家令人眼睛一亮的,不單是他纖麗俊朗的容貌,還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氣質…像是他畫裡清新淡雅的荷花。 「真所謂畫如其人!都高雅脫俗!」馬壽成接著附和,夫妻倆相視一笑。 趙雲露出靦腆的笑容:「謝謝你們!真是過獎了!能否讓我知道…二位何以會看上這幅作品?」 「這個啊…」馬壽成笑著拍拍他妻子的手:「是我老婆先對這幅畫一見鍾情的!然後我也越看越喜歡,所以…」 「而且,這個畫名我也很喜歡!」馬夫人插嘴,很開心的說道:「白荷…唸起來像有百年好合的意思…」 「原來如此!」趙雲笑著點頭…孟起的父母看起來感情很好,也平易近人。 「好一個百年好合!正巧我家兒子也差不多好事將近!」馬壽成順口說道,笑意在臉上漾了開來: 「這幅畫送給他當結婚禮物正好!」 「啊,可是……」馬夫人想起兒子之前的反抗,覺得丈夫的話似乎說得太快了! 她輕扯了一下他的衣袖,轉頭低語:「孟起他好像…」 「別擔心,他其實是很在乎她的!」馬壽成立刻低聲安撫她: 「他只是不太甘心一切任由我們安排吧?這次他不就是為了她的身體著想,替她出遠門了嗎?」 「是沒錯……」 「而且我還聽到公司裡的人說啊,他們倆曾在開完會後,留下來獨處好一段時間呢!」 馬壽成好像掌握到什麼可靠的八卦消息,愉快得笑彎了眼。 「如果是這樣,那應該就沒問題了……」馬夫人也笑了。 「我就說沒有比潔西卡更好的對象了!這小子就是嘴巴硬,不願意老實承認罷了……我還不了解他嗎!?」 他們夫妻倆的竊竊私語,聽在趙雲耳裡,每一句都是沉重的撞擊! 他愕然地,幾乎無法理解他們說出來的話語……這跟他所認知的一切完全不同啊! 馬超和潔西卡!?怎麼會!?他曾說過他們倆只是單純的工作夥伴,但是現在怎麼會…!? 他們快要結婚了嗎?不可能吧?孟起從來沒提過! 可是…由他父母親口說出來的話,還能有讓他存疑的空間嗎!? 各種揣測和疑慮伴隨著震驚而來…… 胸臆間難以名狀的痛楚,使他幾乎沒有力氣再去聆聽他們接下來的談話。 末了,他們夫妻倆準備離去前,馬壽成還慎重地跟他握了手: 「趙先生,謝謝你的割愛,我想我兒子和他的未婚妻一定都會喜歡這幅畫!」 ……割愛嗎?趙雲勉強撐著精神微笑道:「那麼…我就先恭喜你們了…」 ……自己究竟在說些什麼!? 門一關上,趙雲便頹然地坐下。 記不得有多長的時間,他只是失神地坐著,任由心痛宰割。 自己的畫作,即將成為戀人和另一位女子的新婚賀禮,這是多麼諷刺的事情!? 然而心中複雜的感受還來不及釐清,他已經被洶洶而來的罪惡感淹沒。 從來不曾懷疑馬超的心意,即使聽到那樣的言語,他仍然願意相信他對自己的真誠! 但是在他父母眼中,他的理想對象就是她——一個優秀的男人跟一個才貌兼備的女人…… 佳偶天成,完美的組合! 這樣理所當然的一段良緣,才是他們願意衷心祝福的吧? 馬超和他的關係,無疑的只會給他們帶來痛苦和無法承受的道德壓力,更遑論要他們接受了! 光是想到可能帶給他父母的傷害,就足以讓他失去所有面對他們的勇氣! 也許 ,從一開始他就做錯了…不該放任自己的感情;不該接受馬超的愛意;更不該愛上他! 「子龍?」葛教授從門口探了進來,看見趙雲茫然呆坐的神色,於是奇怪地向前詢問: 「你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我沒事。」趙雲回過神,連忙搖頭掩飾,思索了片刻,他突然抬起頭問道: 「老師,您昨天提過的,國外的駐館藝術家……我還有機會嗎?」 「當然,如果你願意!」想不到趙雲竟然會主動再問起這件事,葛教授訝異地反問: 「怎麼?你有這個意願嗎?」 「嗯,我認為這是很好的磨練機會,我不想放棄!」 即使聽到這麼堅定的回答,葛教授還是狐疑地打量趙雲……他不認為那是個全然誠實的說法。 「出去磨練個兩三年再回來,的確會成長許多,但是……」 葛教授欲言又止…… 在他看來,趙雲現在的眼神與其說是堅定,還不如說更像充滿了深深的絕望…… 「老師…」趙雲避開他的注視:「請您幫我保留這個機會,我隨時可以準備前往。」 =========================================== 帶著怨念的文啊……我果然很苦手QQ 可是接下來的劇情似乎都充滿了怨念……(沮喪中) 好想給他就此結束啊~~(喂) 2004/09 by Eli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