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腐物糟糕思想堆積處
ˇ 非我族類者勿近ˇ
  • 374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怪同人文——賣藥郎之春,藥

她們頭上的髮飾越來越花俏,臉上的彩妝越來越濃艷(據說紅色眼影開始大賣),身上儉樸的家居服也被顏色鮮豔的和服所取代。 而她們家中的那口子,一向看慣糟糠妻黃臉婆的男人們,最初只覺得納悶,怎麼這些女人個個脫胎換骨隨時打扮得準備參加祭典似的? 要不了多久,他們跟著就發現家裡的藥品突然增加不少—— 跌打損傷的、傷風感冒的、專治婦女病的、頭痛牙痛肚子痛什麼稀奇古怪毛病都能醫的萬用藥……家裡通通找得到。 更不得了的是,連那種平時自己暗想到流口水、價錢昂貴到心會淌血的——壯X藥,老婆都一擲千金大大方方地幫他們買回家了! 這真是叫人又驚又喜的詭異狀況啊! 但是,不知感恩的男人們在幾度受寵若驚後,疑心也悄然升起。 過度的討好行為往往是心虛的彌補表現,當太太的從前在家不修邊幅還常常河東獅吼,如今卻裡裡外外都變了人,這其中必定有鬼。 況且這賣藥的實在太受女人們歡迎了,瞧他邊推銷保養品邊甜言蜜語哄得太太小姐心花怒放,個個心甘情願雙手捧錢奉上,當老公的哪可能嚥得下這口氣啊! 鎮上的男人們開始議論紛紛,過去他們從不東家長西家短道人是非,現在他們聚一起喝酒下棋時的話題已離不開那位賣藥的神秘人物—— 「瞧那傢伙一頭亂髮,打扮怪異,嘴裡還常常嘰哩咕嚕不知道在胡言亂語什麼,我說他絕對有問題!」頂上童山濯濯的山本先生批評道。 「是呀!我老婆眼睛八成有問題,還誇那傢伙生得俊俏,依我看來不過是個身份可疑的小白臉!」面容黝黑的小林先生顯得很激動。 「的確很可疑。」挺著渾圓鮪魚肚的田中先生接著發表意見: 「那傢伙對女人一定很有一手,我老婆見了他竟然還會害羞臉紅!真是見鬼了!我自從娶了她後從沒見過她那種懷春少女的嬌羞模樣!」 「別說見了那傢伙會臉紅,我老婆居然還說光聽他說話病痛就好了一半!這根本是妖孽啊!」門牙缺三顆的佐藤先生脹紅臉,氣呼呼地說道。 「你說得沒錯!是妖孽!那傢伙絕對有問題!」山本先生拼命點頭,用妖孽來形容那傢伙再適合不過了。 「是啊!瞧他衣服花枝招展,臉上花不溜丟,說起話來怪理怪氣,從沒見過這樣的賣藥人……」天生一臉橫肉的三井先生總結道: 「有這種人在咱們遲早都會被戴上綠帽,乾脆去官府檢舉他,就說他賣過期藥好了,然後大夥兒聯合起來把他給攆出鎮外!」 「好辦法!」 「就這麼辦吧!」 想要告發,當然得先掌握證據。 栽贓是首要之務,無論如何都得先將某種過期藥品偷偷放進賣藥郎的藥箱裡,以顯罪證之實。 幾個男人經過一番七嘴八舌的討論,最後以抽籤方式決定工作分配: 首先,由山本先生貢獻他珍藏許久的威X鋼——山本先生聲明那是岳父送的而且純粹是收藏用,珍藏八年,顏色幾乎泛黑的深藍色小藥丸。 其次,由小林先生將過期威X鋼放入藥箱裡——小林先生私下跟蹤賣藥郎多次,已知他的棲身之所就在鎮郊的某座廢棄寺院裡。 最後,由佐藤先生扮演受害苦主,挺身告發——佐藤先生對自己必須偽裝成威X鋼的使用者深表不滿,無奈抽籤結果已定,誰都不能有異議。 「為什麼我們非得用過期威X鋼當作證物不可?」佐藤先生為了維護身為男人的名譽,試圖讓事情有所轉圜。 「唔……這個嘛……越是昂貴的藥物才越容易得到官府的重視,況且……」田中先生壓低嗓音。 「我聽說官府老爺也是愛用者……………」 接下來就是不可告人的八卦了,大夥兒的耳朵越湊越近,田中先生的聲音越說越小,一不留神便被春風給吹散了。 ※ 月黑風高。 照例要在這樣的夜晚發生見不得人的事情。 男人們悄悄在鎮郊附近的一間小酒館聚會了。 他們坐在角落,盡量避人耳目,一壺溫酒在眾人手中沉默地傳來傳去,席間獨缺小林先生。 想必他現在正屏住氣息、墊起腳尖,躡手躡腳執行任務。 那賣藥的平時總是要笑不笑,透著一股古怪氣息,鐵定不容易對付。 小林有機會下手嗎?會不會人贓俱獲被逮個正著?要是事跡敗露的話說不定大夥兒都得惹上官司…… 大家憂心忡忡地想著,又叫來第二壺酒。 突然嘩啦一聲拉門被推開,眾人牽掛的主角現身門口。 小林看起來臉色有點蒼白,腳步有點踉蹌,但是他來不及坐下就壓抑著顫抖語調低聲先傳捷報—— 「成功了!」 其他人聞言鬆了一大口氣,也不敢聲張,悄悄讓了座將酒傳到小林手上。 花費的時間比預期中的短,小林這傢伙身手不賴嘛! 「賣藥的沒發現吧?」有人心急地確認狀況。 「沒有,他不知跑到哪裡去了。」 「難道他不在?」 「嗯,我在外面觀察了一陣子,發現廂房內一個人影也沒有,只看見那藥箱子擺在角落,我便溜進去把東西扔進箱子裡……」 「小林幹得好!」有人舉杯小聲讚美,其他人也紛紛附和。 盛情難卻,於是小林嚥下還沒說完的話,志得意滿地接受眾人致意,至於那些還來不及說的、想來十分驚聳的詳情,還是先別提好了。 從前,就聽說那間廢棄已久的寺院鬼影幢幢。 小林先生向來是個鐵齒漢子不信邪的,但是方才的經歷卻讓他不得不懷疑鬧鬼的傳聞是真的。 話說他在確定四下無人後才踏進寺院門檻,摸黑走了幾步,耳邊就傳來若有似無、細微而輕脆的鈴鐺聲響,一震一震…… 彷彿還隱約聽見男人的嘆息。 怪了,不見人影哪來的聲音? 當時他也不敢四處走動察看,只管鎖訂目標壓抑著滿心疑懼來到藥箱前,那繪在箱上鬼魅獨眼般的圖騰居然還對他眨了眨眼—— 不!不可能!絕對是自己看花了眼! 小林先生緊握酒杯悄悄打了個寒顫,眾人氣氛正高昂,為了佐藤先生明天的告發舉動正在沙盤推演,誰也沒發現他臉色發青地陷入回想。 置身在毛骨悚然的氣氛裡,他當下恐懼得幾乎想要拔腿逃跑,但最後還是賭上男人的自尊勉強完成任務。 偏偏那藥箱的抽屜遠比想像中沉重,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開,當時黑壓壓的也不知道是拉開了哪一層,東西隨便一扔便落荒而逃。 啊啊!好可怕!至今想來還是覺得驚魂未定,小林先生趕緊又灌下一大口酒給自己壓壓驚。 不管了!總之……總之,目的有達成,面子有保住,過程不重要啦! 夜風偶然捲去覆在月亮之上的雲,破舊的寺院內一時月光滿盈,清晰映照出正殿供桌下晃動的人影,瞬間又暗去。 「唔……」賣藥郎的唇邊小小聲地溢出呻吟,隨即懊惱地鎖住眉頭。 過去信徒們在其上虔誠跪拜的軟墊,如今被墊在自己腰下,減緩了男人正面而來的衝擊。 可是,還不夠……衝擊依舊太過強烈。 衣襟被拉開,光潔的前胸袒露在朦朧月色裡,腰帶之下和服衣襬被高高撩起,雙膝被迫分開彎曲,男人的慾望猛烈地推向體內深處,來來回回,擠壓著他敏感的內壁,讓他無法壓抑地發出誘人喘息。 「這裡……你很喜歡吧?」男人在他體內改變了角度,雙唇靠著他耳邊低聲呢喃,順便輕輕舔舐耳朵纖細的輪廓,帶來渾身一顫的刺激。 「啊……」連反駁都說不出口,從摩擦處接連不斷湧來的快感佔據了感官知覺,他緊緊攀住身上那副迫使自己劇烈搖晃的健壯胴體。 男人披散而下的銀白長髮如同月光一般,一晃一晃,晶晶亮亮地覆蓋他的身軀。 為什麼?他們會在這種地方…… 這種窄小、幽暗、過去曾經神聖不可侵犯,如今隨時可能被闖進來的流浪漢撞見的場所。 他也不明白,好像男人一現身——身上的斑紋在夜裡閃耀金光,沿著手臂灼灼地直燒到他面前,托起他的下顎,吻上——他們便無法分開彼此了。 此地,沒有邪惡猙獰必須斬殺的形;沒有殘忍黑暗必須揭發的真;沒有曲折迂迴必須探究的理。 男人只是仗著思念為因,一再違反約定出現。 眼神交會,他看似漠然的表情下卻忍不住心神激盪,感受到的只有烈焰般的情欲。 他們不再只是拔劍後短暫交錯的兩個個體,憑藉著逐日糾結織羅而成的愛戀,也可以結合為一。 叮鈴—— 叮鈴—— 男人身上細碎的銅鈴聲隨著兩人動作盈滿耳際,夾雜著滿足的輕嘆。 他覺得自己彷彿失去一切感應能力,全副心神只剩下眼前的男人。擁抱,親吻,是最迫切該做的事情。 「再一次可以嗎?」男人高潮後還不想離開他,將臉埋在他髮間輕輕對他耳語。 他沒回答,雙手環住對方強壯的頸項。長長的睫毛覆在紅色眼影上搧了搧,恬靜的表情多了幾分媚惑。 男人撐起身子,一瞬間彷彿若有所思,但隨即低頭吻住他淡紫唇線上虛構般的微笑。 ※ 日正當中。 大太陽曬得石板道路一片滾燙,小鎮市集裡的人聲也吵吵嚷嚷,逼近沸騰。 賣藥的賣過期藥被官府派人逮捕的新聞已經傳開,上市場買菜的婆婆媽媽手挽菜籃,不趕著回家主持中饋,卻急急忙忙往衙門聚集。 她們今天的穿著打扮還是一樣花枝招展,但是臉上的表情卻是忿忿不平,活像家裡有人遭受了天大的冤屈。 這怎麼可能!那賣藥先生童叟無欺、氣質優雅、品味出眾、回眸一笑百病消,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等奸商才幹的齷齪事!? 一定是那個糊塗官爺搞錯了!或是哪個存心不良的傢伙胡亂誣賴! 不管怎樣,我們絕對相信他的清白!他是冤枉的!請老爺明察啊! 前來聲援的婦女團體聲勢驚人,原本不容閒雜人等接近的官府不得不順應民意開放參觀。 除此之外還有表情幸災樂禍的怨夫組織,他們對被告指指點點唯恐天下不亂。 官老爺見狀只得加派警力維持秩序,匆匆忙忙升堂問審。 賣藥的雙手反綁在身後,被侍衛押著跪在地上,一臉氣定神閑,事不關己的模樣。 官老爺清了清喉嚨壓下眾人喧嘩,大聲問道: 「賣藥的!今早有人密告你賣過期威X鋼詐騙他的金錢,你認不認罪?」 「這是誤會哦……在下行事光明磊落,從不做那種,缺德事哦!」賣藥的一字一句,慢調斯理地說道。 「但是當事人舉證歷歷,時間地點都交待了,三天前的傍晚,南門酒館後方的老榕樹下,你當時賣的過期藥在此。」 官老爺指著案前用一白色小碟裝的幾顆深藍色藥丸。 「唔……在下記得……當時賣出的商品是……生髮水呢!」賣藥的偏著頭想了想,又說: 「不知,檢舉者是……哪位呢……」 「這不可說,我們得要保護當事人。」官老爺板著臉孔說道。 「官爺您也知道,在下賣的,都是良心藥品……說真的,這種藍色藥丸子……效果還不如上次賣給您的偉哥牌——」 「閉嘴!廢話少說!」官老爺急忙喝道,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看似被狠狠踩著痛處。 「既然不認罪……來人啊!給我搜藥箱!總要人贓俱獲才能叫你服氣!」 立在一旁半人高的藥箱被翻箱倒櫃徹底搜查,東西像擺地攤似的洋洋灑灑攤了一地。 先是琳瑯滿目的藥品(紅的紫的綠的青的黃的、顏色艷麗到彷彿含有劇毒的各色藥丸,偏偏就不見深藍色藥丸的蹤影),再來是造型怪異的各種瓶瓶罐罐、一大堆色彩鮮豔叮鈴作響的玩具天平、幾疊封面叫人直噴鼻血的春宮繪本(別說是搜查的侍衛們,連官老爺都嘖嘖有聲地直盯著瞧),以及一把躺在小匣子裡被符紙封印起來的短劍…… 「這劍也是商品嗎?賣藥的帶劍要做什麼?」官老爺抄起短劍,左瞧右看,然後使盡吃奶力氣也拔不出劍來。 「那劍,是不賣的喲——是用來誅殺鬼怪的哦——」賣藥的拖長語音,不慌不忙地答道。 「這東西能誅殺鬼怪?別胡說八道了!」分明就是生鏽卡住害他拔不出來的爛貨嘛! 官老爺鄙夷地瞟了短劍一眼,又瞧瞧滿地讓人寸步難行的貨品,就是找不到關鍵證據。 「對了!還有人!人也要搜!從頭到腳給我搜一遍!」 「需要脫衣嗎?」賣藥的抬起頭。 「當然!」 一聲令下,侍衛立刻向前扯開賣藥郎身上繫得歪斜的腰帶,銅鏡被取下,色澤艷麗的和服被粗暴地拉開,露出白皙的上身—— 賣藥的處之泰然地站著,反倒是負責搜身的侍衛們不知為何突然紅了臉,動作變得遲疑起來。 「快給我搜!」官老爺下令後將視線轉向別處,表現出對那副細緻裸身毫無興趣的樣子。 此時門口聚集的人群傳來陣陣騷動,婆婆媽媽們對於這情景似乎相當憤怒—— 搞什麼啊!這簡直是當眾非禮人家嘛!那些臭男人!還亂摸!快點把你們的髒手拿開啦! 搜身之後仍舊一無所獲,倒是招來婦女團體的眾怒,來勢洶洶。 原本等著看好戲的怨夫們突然變得很低調,不知何時悄悄閃到角落去竊竊私語。 「既然找不到證據,也該放人了吧?」門口有位大嬸實在看不下去,率先發難。 「賣藥先生是清白的!老爺請明察啊!」 「賣藥先生是無辜的!老爺您別讓他背黑鍋啊!」 附和聲此起彼落,連庭上的大人們都有點動搖了。 「在下確實是被冤枉了,請官爺明察。」賣藥的配合民意順勢喊冤,勾勒著紅色眼影的雙眸悽涼悲切,異常動人。 「這……」官老爺躊躇了一下,才勉強說道:「既然查不到證據,也沒理由逮捕你……」 「在下的藥箱裡,絕對,沒有,過期藥品哦……」他向來只有供不應求的麻煩,從來沒有滯銷的問題。 「唔……你退下吧!這案子我們會再追查。」 「謝謝官爺。」 賣藥郎起身作揖,雙手一轉便自行解開手腕上的束縛,在眾人的驚呼聲裡,他整好衣物,身手俐落地將滿地東西收拾回藥箱內。 背起藥箱,喀喀作響的木屐一路邁出門口,已經儼然成為賣藥郎後援會的婆婆媽媽們夾道熱烈歡送他的離去。 賣藥郎走著,衣袂飄飄,突然,止步,轉身,回眸,唇線上揚綻放出淺淺微笑,但那也許只是個騙局…… 他用門內門外都聽得到的音量,說出讓現場許多男人眼睛為之一亮的話—— 「為感念在下重獲自由之身,明日,午後,三時,廣場石獅子前,請大家告訴大家,偉哥牌讓你毋忘再舉特效藥,買一送一哦!」 ※ 春天啊,就要過去了。 原該沁涼的晚風已經有了微微熱度,不時透露夏季的行蹤。 夕陽將沉,殘光在樹影掩映下若有似無,逐漸黝黑的郊野一片荒涼,彷彿瀰漫著鬼怪的幽嘆。 賣藥郎佇立在破舊的寺院門口,出神地望著。 「怎麼不進來?」昏暗的門內傳來問話。 「我在想……」賣藥郎還在沉思,片刻後沒頭沒腦地反問道:「是你做的吧?」 屋內沉默了半晌,傳來男人的低沉笑聲。 「沒錯,正是我。你快進來吧。」 身著金袍的銀髮男子坐在暗處,通體明亮。 待賣藥郎放下藥箱,他便提出忠告:「你是該離開了。」 鎮上男人們的怨氣還不足以凝聚作祟,但日子一久可難說了。今天只是栽贓誣告,往後還會出現什麼手段? 「我知道。但我沒想到你會插手管這件事……」賣藥郎嘆道,同時詫異著自己的疏忽,竟沒發現昨夜有人接近藥箱動了手腳。 「你的事我不會坐視不管。」昨夜,他瞥見男人倉卒逃離的背影,便不動聲色地介入了。 「再說,昨晚你會疏忽也是我的責任。」銀髮男子愉快地笑著,笑容牽動臉上絢麗的金紋,益發燦爛。 「……」賣藥郎睨了他一眼,決定無視對方得意的笑臉冷然道: 「那些過期藥……你怎麼處理?沒吃掉吧?」 「如果,我說我吃掉了呢?」銀髮糾纏上來,湊近戀人惱羞成怒的俏臉打趣問道。 「我不會給你解藥哦!今晚請到茅廁去自行解決。」 「好無情吶!」男人苦笑,將手環在戀人腰間,貼著那尖尖的耳朵說道:「不過,你知道的,我從不需要那種東西……」 「放手吧!我還有事要忙。」 「為了準備明天下午的買一送一限時搶購嗎?」 「明白的話就來幫忙。」 「我說,這豈不是在做賠本生意嗎?都要走人了何必又自找麻煩?明天那些男人鐵定會像蒼蠅一樣聞香而來——」 「這最後一筆生意,是穩賺不賠的哦!」賣藥郎說得篤定。 他取出一尊搗藥缽,修長的指頭在藥箱抽屜裡東抓西撮,揀選各式藥材放進缽裡…… 嘴角緩緩勾起一抹絕美笑容,喃喃道: 「……海馬乾、覆盆子末……再來點巴豆、大黃……嗯……夾竹桃……要加嗎?還是,這次先不用呢?唉……我真是……太善良了呢……」 (完) ================================ Elie後記 第一段是半年前寫的,半年後受到Ened和Rin的精神感召又把坑挖出來填完了>< 我寫不來他曲折精采的收妖過程,只好瞎掰惡搞一番,能博君一笑吾願足矣。 其實賣萌的本身就是一帖藥(一帖春藥)XD 謝謝Ened為本篇畫的萌圖,小黑好帥喔>///< Ened後記 恭喜愛力終於把文生出來了!!!!!!!! 還有很順的廣告詞!! 這次是小黑主打XD 真想看看小黑全身的花紋長什麼樣子啊......... 2008/05/1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