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腐物糟糕思想堆積處
ˇ 非我族類者勿近ˇ
  • 374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逆轉裁判同人]同居的義務 (成步堂×御劍)

※ 同居的義務 ※ 十點了,他的愛人還沒回家。 成步堂龍一打了個大哈欠,平常他不會這麼早就想睡,但今晚過度的失望讓他精神狀態越來越低迷,十點還不到,他就頹然地倒在床上。 「小御……」順手撈過一旁御劍怜恃的枕頭緊摟在懷中,成步堂嘴裡叨唸著愛人名字,一雙大眼睛愈發無神。 本來,晚餐說好要吃火鍋的,成步堂傍晚從事務所離開就直奔超市採買食材。 御劍愛吃的、想吃的,他記得一清二楚,興高采烈地將大包小包搬回家裡,連要弄什麼湯底都計畫好了,但緊接著一通「我今晚要加班」的無情電話粉碎了一切。 御劍怜侍說要加班就是要加班,誰也改變不了他的決定。 對著電話耍賴哀號、含淚控訴,甚至偽裝哽咽,都試過了,全都無法打動那副鐵石心腸,想當然爾也得不到任何一句溫情安慰。 認命吧!誰叫他愛的是一位工作狂。 成步堂只有頹喪地掛上早被對方切斷的電話,悶悶不樂地拿出泡麵。 用孤獨的泡麵取代溫馨的火鍋,最能詮釋他當下由期待轉為失落的淒涼心情。 御劍什麼時候會回來只有他自己知道。 成步堂失望歸失望,吃完泡麵還是盡責地將廚房擦抹一番,之後又拿出吸塵器,仔仔細細地打掃屋內。 跟御劍住在一起後,除了更加確認他對工作的狂熱外,同時也發現他無奈被犧牲的生活品質—— 空有設備齊全的廚房不用;舒適的沙發上經常只擱著公事包或外套;畫質良好的薄型電視被冷落形同牆上的時尚掛飾;視野良好的落地窗幾乎不曾拉開窗簾……最常使用的大概只有書房? 喔,還有還有,還有臥室裡這張溫暖的大床。 這床,一向是他們“共同使用”的喔! 已經攤在床上的成步堂忍不住竊笑,將懷裡的枕頭摟得更緊,也不管自己看起來是否像個變態,用力將臉埋進那散發御劍髮香的柔軟裡。 「小御,快點回來啊……」再一次叨唸,同時用力揉捏枕頭,好想像這樣把他緊抱在懷裡,親吻他羞紅的臉頰,柔軟的雙唇…… 唉? 成步堂突然停止動作內心暗叫不妙,目光朝下身一瞥—— 嘖!果然,兩腿之間不知何時已悄悄搭起帳棚了。這下子真的要被說是變態了。 不對!不對!一個正常男人想著愛人勃起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一點都不變態! 成步堂理直氣壯地皺起眉頭,這都要怪御劍啦!雖然他們天天同床共眠,但御劍老是推說明天還要上班,害他沒能適時地發洩…… 那……現在要怎麼辦?御劍還不回家,自己來的話…… 嗚嗚,今晚都已經一個人吃泡麵了現在還得自己吃“自助餐”,感覺好悲哀啊! 正當成步堂暗自沮喪的當下,玄關處的門被鑰匙打開了。 萬歲!小御回來了! 內心歡呼的同時成步堂也發現自己尷尬的處境。慘了!來不及滅火,趕緊抓過被子作為掩護,先裝睡吧! 「我回來了。」 御劍怜侍推開門時形式化地咕噥了一聲。 屋子裡不見人影一片靜悄悄,感覺非常不對勁。 本來以為會有人熱切地迎上來接過他的公事包,一邊慇勤問著肚子餓不餓想不想吃點東西。 要不然,至少也會有人臭著臉耍大牌橫躺在沙發上賭氣著,直到聽見他不乾不脆的道歉。 現在兩者皆非實在很不尋常,御劍有點擔心地往廚房張望。 「成步堂?」 沒有回應。 打開冰箱,塞滿滿的火鍋食材讓御劍愣了一下,這才想起今早出門前兩人說好晚餐要一起吃火鍋。 糟糕,他真的是忙忘了,怪不得電話裡成步堂的聲音聽起來哀怨得要命,但是關於火鍋他卻始終隻字未提。 買了這麼多東西,想必他是非常期待了,御劍愧疚地關上冰箱。 悄悄前往臥房,燈沒關,但床上已經有人拉起被子蒙頭睡了。 有點不知如何是好的心情突然鬆懈下來。 這樣也好,與其要他現在彆扭地道歉,還不如先維持這樣到明早,也許到時候那傢伙會笑著說沒關係,火鍋就晚一天吃吧! 放鬆之後才真正有了下班的感覺。御劍進入浴室,打開蓮蓬頭讓熱水沖去滿身疲憊。 自從答應讓成步堂搬過來一起住後,便意外發現他竟是如此適合居家的男人。 成步堂自動自發幾乎包辦所有家事,之前備而不用的廚房現在經常飄出飯菜香,過去常被忽略的起居室也打掃得窗明几淨。 一直以來被他當成旅館的地方,突然有了家的樣子。 成步堂從不吝惜表現對自己的愛護與照顧,即使自己的回應是那麼不坦率。 再度回到臥房,御劍輕手輕腳地坐上床沿,儘可能不想打擾已經熟睡的男人。 正要伸手關燈,卻發現被窩裡有雙大眼睛正盯著自己。 「吵到你了嗎?」御劍難得柔聲問道。 「小御……」成步堂發出可憐兮兮的呻吟企圖博取同情。 「抱歉,我忘了我們說好要吃火鍋。」御劍的目光移向他處。問心有愧,他沒辦法看著那雙率直的眼睛表示歉意。 「沒關係,反正我已經習慣了。」習慣當個被忙碌老婆晾在家裡的怨夫。 「成步堂……」發現對方絲毫沒有埋怨,罪惡感反而加深了。 「小御,能不能幫我個忙?」 「幫什麼?」因為愧疚,所以對成步堂的要求御劍幾乎當下就要點頭答應了。 「幫我處理這個……」成步堂掀開被子,露出褲襠間因為愛人就在身邊而顯得更加雄偉的造山活動。 「你!?」御劍臉上倏地泛紅,下一秒他死瞪著成步堂厲聲問道:「我還沒回來前你在家裡幹什麼?」 「我在想你啊!」飽含委屈的語調搭配無辜至極的眼神,令人於心不忍。 「想我?」想成這副樣子?啊啊我真是太小看這變態了! 御劍在心裡嘀咕著,突然意識到自己可能已經身處險境—— 來不及了。 男人已經像八爪章魚似地纏了上來,結實的手臂先摟住他的腰,再扳過他的肩,溫暖的唇就要覆上他的。 御劍慌忙閃躲,但成步堂緊追不捨。 「小御,你知道我們已經有多久沒有做了嗎?」 「誰、誰知道!」誰會去計算這種日子啊? 「你看,我們上個月買的保險套到現在整盒都還沒拆封!」成步堂不知何時從床頭摸出一盒東西,在御劍眼前搖晃。 「那、那是、因為……你……你每次都忘記要戴!」御劍脹紅臉,結結巴巴地好不容易才將反駁說出口。 為什麼可以臉不紅氣不喘地提起這種事?這人難道沒有羞恥心嗎? 「因為你每次都讓我迫不及待嘛!」 成步堂壞心眼的笑容突然迫近。好了,爭辯到此為止。 熱情的舌頭不由分說撬開雙唇深入其間,追逐對方試圖躲避的舌尖,摩擦,攪動,努力瓦解無謂的抵抗…… 御劍覺得自己漸漸要喘不過氣了。這樣熱情的吻是危險訊號,他總是儘可能踩住底線不讓成步堂更進一步。 但今晚他的決心似乎不夠堅定,當成步堂的吻轉移到頸項間時他便放棄似地閉上眼睛。 看見戀人不再執意抗拒成步堂暗自心喜,迅速解開御劍的睡衣吻上他胸前,邪惡的舌尖恣意舔弄那誘人的突起。 御劍好不容易才拼命忍住被快感逼至嘴邊的呻吟,但還是止不住一陣顫慄。那男人太過清楚他身體的弱點,一出手就是要逼他沉淪下去。 稍微抬眼便瞧見戀人皺眉忍耐的表情,成步堂苦笑,改用手指玩弄已經挺立的乳尖,湊到戀人泛紅的耳邊輕聲哄著: 「怜侍……」親熱時他總喜歡這樣叫他。「別忍耐了,讓我聽見你的聲音。」 「你……別太過分。」御劍咬牙說著。身體已經在熟練的愛撫下逐一棄械投降,可是對方連他僅存的一絲矜持也不肯放過。 「我今天會節制的。」成步堂故意曲解他的話。「而且我會記得戴套。」 「成步堂你——」 咒罵被唇堵住,隨後又是令人暈眩的熱吻。成步堂順勢將戀人壓在身下,雙手不斷游移,搧情地挑逗那逐漸無力的身軀。 「啊……」感覺到胯間的硬挺被握住套弄,御劍終於忍不住溢出呻吟,他倏地別過臉去不想被看見自己丟臉的模樣。 得逞的成步堂當然不會因此就滿足,他接著用力分開戀人矜持的雙腿,低頭將眼前勃發的慾望含入口裡。 「唔啊……不要!成步堂……放開!不……啊……」御劍無法忍耐地扭動身體,努力抵抗莖身被吞沒在戀人口中的銷魂快感。 「沒關係,讓我服務一下。」成步堂用含著東西的嘴模糊不清地說著,雙手箝制戀人腰間無視對方掙扎繼續吞吐。 輕揉飽滿的囊袋,雙唇吻遍上下,舌頭描繪輪廓,齒間輕輕碰觸前端,在口中微微顫抖的性器不斷溢出愛液,成步堂愉快地品嚐舔舐。 稍後他感覺到御劍用雙手輕扯他的頭髮,那無意識的動作暗示著極限快要來臨,於是他加快吞吐節奏,耳邊開始傳來御劍啜泣般的呻吟。 下一刻,難得主動的御劍挺腰將慾望頂向成步堂喉間,再也無法忍耐地射出精液。 御劍將火熱的臉整個埋進枕頭裡,他現在不想看也不想被看見。 他敢打賭,成步堂此刻一定在偷笑。笑著抹去唇邊的白濁,接著解去自身衣物,迫不及待要入侵自己最私密的一處…… 嗯?今天的動作似忽慢了點。御劍抬起頭偷偷觀察,發現成步堂一臉認真地撕開保險套包裝,正準備戴上。 盡管對方碩大的勃起已經見過多次但他還是會臉紅。御劍悄悄撇過頭,繼續在枕頭堆裡當逃避的鴕鳥。 潤滑液冰涼的觸感將他喚回現實,濕潤的手指急切卻不失溫柔地探入體內。御劍雙拳緊握拼命忍住想逃開的衝動。 即使動作再輕,被入侵的穴口還是很難習慣。可是只有這個男人,只有成步堂,能讓他這樣勉強自己敞開身體任由他索求。 等待多年的重逢;不離不棄的守護,成步堂一再包容他寵溺他,然而自己的個性卻無法坦率回應對方的種種付出。 那麼,至少,在肌膚相親的時刻,他願意努力坦然地接受對方的擁抱。 「怜侍,可以了嗎?」 聽見成步堂的輕喚御劍張開眼睛,男人溫柔的表情就近在眼前。御劍紅著臉不願回答,只用眼神默許一切。 進入體內的手指至少有三根了吧?輕柔地擴張、按壓,舒緩他的緊張,內部的敏感點頻頻被碰觸讓才剛發洩過的分身又有了抬頭的趨勢。 成步堂愛憐地撫摸戀人逐漸硬挺的性器,突然說道: 「怜侍,我也幫你戴上套子好了,有了萬全的準備明天就可以不用洗床單。」 「…………去死!」又這麼不知羞恥!虧他剛剛才稍微陷入感動的情緒。御劍真想不顧一切地踹那男人一腳。 想想自己被迫雙腿大開、私密處一覽無遺的暴露在男人面前已經夠丟臉了!而他竟然還打算要為自己戴上…… 「你害羞啦?」成步堂笑了。他是說真的,抽出手指後便撕開另一只包裝,將開口套上前端後緩慢滑下,來回愛撫直到膠套包覆整個莖身。 好丟臉!好丟臉!御劍忍不住伸手捂住自己發燙的臉頰。第一次有人為他戴上那東西,還用這麼搧情的手法。 「嘿!你好像變得更硬了?」成步堂套弄著戀人確實更加硬挺的分身,不懷好意地笑著:「我幫你帶套讓你更加興奮嗎?」 「住手啦!混蛋!」御劍羞得面紅耳赤,狠狠一拳揍向那寬闊的肩膀。 「別生氣!你這樣子好可愛!」成步堂不痛不癢地挨完拳頭後笑著送上親吻,不顧戀人怨恨的眼神將自身勃發的硬物抵住穴口宣告: 「我要進去囉!」 昂揚的慾望緩緩推進窄穴,被緊緻內壁包圍的快感讓成步堂滿足地輕歎,但他隨即發現御劍眼中忍耐的淚水。 「怜侍,對不起喔!」心疼地俯身親吻,多麼希望自己的吻有止痛功效。 應該要生氣的御劍卻只用雙臂環住成步堂,閉上眼任由淚水滑落。他喘息著努力適應,讓戀人滿滿地充斥在體內。 「我愛你……怜侍……好愛你……」成步堂喃喃低語,逐漸加大動作。 抽離至只剩前端,再挺腰沒入,抽插間來回頂向熟悉的敏感點,迫使戀人用雙腿纏緊他的腰迎向他熱切賦予的歡愉。 潤滑劑混合著體液,在兩人結合的地方製造出潮濕的聲響。 御劍早已失去平時冷傲的表情,法庭上咄咄逼人的魔鬼檢事如今雙唇微張,氣息凌亂眼神誘人,這樣的轉變成步堂百看不厭。 身體深處的那點被準確撞擊,引來陣陣甜美的電流奔走全身,痛楚和歡愉交錯讓御劍無法思考,只能在劇烈的搖晃中攀緊戀人的身軀。 「怜侍,這裡對吧?你喜歡的……」成步堂不等戀人回答便突然來個深深的突刺,御劍顫抖地弓起身體—— 「啊啊——龍一!龍一!等等——」 失神的叫喚並沒有減慢成步堂的速度,他更加深入地繼續馳騁,同時用力揉擦戀人昂揚的慾望,熟練地將彼此引向高潮。 排山倒海而來的強烈快感模糊了意識,御劍知道自己又射了一次,成步堂也…… 耳邊彷彿傳來成步堂的聲音,但他已無力理會,身子一鬆便沉沉墜入夢裡。 御劍醒來時,天色已亮。腰間的鈍痛讓他眉頭糾結。 不只腰,股關節也感到痠疼,還有其他地方……全身關節或多或少都在抗議著昨晚的過度操勞。 一翻身看見害他全身痠痛的元兇正望著自己,御劍很沒好氣地賞了對方一記白眼。 「小御,」成步堂有些遲疑地開口。「你等下要不要先去沖個澡?」 「嗯?」他當然會去沖澡,只是成步堂會這麼問實在很不尋常。 「你知道的,我昨晚有戴,但是,但是,後來才發現……我可能用力過猛所以把它弄破了……」成步堂越說越小聲,還心虛地避開目光。 「什麼!?」怪不得,他覺得身體一動就有東西從股間流出來……這種狀況比一開始就不戴更令人光火! 「你這笨蛋!」御劍怒斥。是誰說有萬全的準備可以不用洗床單的? 「對不起啦!」昨晚攻城掠地的強硬氣勢不知跑哪去了,成步堂低聲下氣的道歉。 「等你上班後我會把床單洗乾淨。」 「我今天請了特休。」所以昨晚才留下來加班。 御劍打了個呵欠,考慮著要繼續睡還是先起來處理善後。 「真的?」成步堂眼睛一亮,突然撲到戀人身上。衣衫不整頭髮亂翹的小御也好可愛喔! 「既然你不用上班,而且床單都要洗了,我們乾脆就再來一次吧?」 「你休想!」御劍這次毫不客氣地抬起腿,將一早就開始發情的色狼給踢下床去。 今天的天氣真好,床單應該很快就會乾了。 陽台灑滿日光,成步堂將晾在竹竿上的床單整平後伸了個懶腰。 唔,一早被踹到的下巴還有點痛,不過…… 御劍不用上班,他也不打算去事務所報到……今天算是有個幸福的開始。 成步堂望著屋內邊啜飲紅茶邊翻早報的御劍側影,傻傻地微笑起來。 (完) =================================== 後記: 這實在太糟糕了!我無法扭轉成步堂在我心目中笨蛋+變態的形象啊啊啊(掩面) 2009/01 by Eli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