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腐物糟糕思想堆積處
ˇ 非我族類者勿近ˇ
  • 374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逆轉情人節(上)

「我要去接御劍下班!」 他總是這樣嚷嚷,交代真宵早早拉下事務所鐵門,有什麼大事下星期一再說。 像這樣工作態度散漫的傢伙(←御劍評),偶爾也會遇到假日不得不出門工作的時候。 「真宵那位大嬸只有這星期日有空,我都已經叫她不要接這案子了她還接……」 「成步堂,拜託你敬業一點好不好!」 「嗚嗚……小御我不想離開你啦……」 「放開我!快點出門啦!別遲到了!」 好不容易才攆走出門前還黏著自己撒嬌耍賴的成步堂,御劍回到書房開啟筆電,理所當然地,開始工作。 什麼下班後、週末假期、聖誕節、新年……這都不是藉口,都不足以構成對工作的妨礙。 工作優先是他秉持的信念,除了偶爾被某位不敬業的有心人士擾亂之外。 鈴——鈴-- 手機很不識相地出聲干擾,螢幕上顯示電話是從成步堂律師事務所打來的,御劍按下通話鍵。 「喂喂?御劍檢事嗎?我是真宵。」耳邊傳來輕快的聲音。 「真宵,我是御劍。」八成是打來催成步堂的吧?「妳找成步堂嗎?他剛剛已經出門了。」 「啊,我不是要找他,我是要找你……」真宵的聲音聽來有點遲疑。 「找我?有什麼事?」 「唔……是這樣的,我想請你幫個忙……」 半小時後,真宵出現在御劍家門口,手裡提著大包小包的袋子,滿臉笑容似乎非常愉快。 「成步堂有工作妳不用在事務所幫忙嗎?」御劍有些疑惑地幫她把東西提進廚房。 「那位客戶跟他約在外面喔!說要在咖啡館裡才能好好談……」真宵繫上圍裙,環顧四周讚美道: 「之前就聽說御劍檢事家的廚房設備齊全,果然百聞不如一見,真的很棒!」 「……是成步堂說的嗎?」御劍微微臉紅。希望那傢伙沒太多嘴說溜了什麼才好。 「是啊!來,你也要穿圍裙!」真宵笑瞇瞇地,不由分說突然就將另一件圍裙套在御劍脖子上。 「什麼?」御劍大吃一驚,連忙掙扎。「我、我不需要!我、我等下還要工作……」 「欸?今天你的工作就是當我的助手喔!」真宵只管把御劍身上的圍裙繫緊,嘴上毫不通融地指揮道: 「先把袋子裡的材料都拿出來,然後我們需要一個深一點的大鍋,啊!櫃子上面那個就可以了,麻煩你幫我拿下來吧!」 「………………………」 借用廚房,還附贈一位打雜的……真是太划算了! 誰叫自己一時大意在電話裡答應幫忙? 對於真宵的請求實在不好意思拒絕,御劍只有苦笑的份。 這女孩對手工巧克力的製作流程似乎非常熟練,步驟明確又有效率,像他這種廚藝生疏的助手居然也順利幫了不少忙。 「為什麼需要這麼多巧克力?」御劍努力攪拌正在隔水加熱的巧克力碎片。 「明天情人節嘛!我想送給很多人。」真宵探頭過來檢查鍋裡的狀況。 「好了,現在可以加點奶油和糖進去調味,再加點榛果粒……御劍檢事你想加點酒嗎?」 「不用,妳不用顧慮我的喜好沒關係。」御劍搖頭,自己不嗜吃甜食,酒量也不好。 「我做好後也要送你一份,當然要問問你的意見囉!」 「呃……那就先謝謝妳了。」 「不客氣,我才要謝謝你。」真宵笑得很燦爛。「其實我有多準備一些材料,所以御劍檢事也可以順便做給成步堂律師。」 「啥?」做給成步堂?有沒有聽錯?御劍驚訝之餘沒忘記要反駁: 「不用那麼麻煩,他要的話我去買給他就是了。」 「可是御劍檢事跟女孩子們擠在店裡挑選巧克力感覺好尷尬喔!而且你也還沒去買對吧?」 「……………………」御劍一時語塞。是沒有買。 一針見血地道出事實,再加上準確的判斷,要說真宵不愧是名律師成步堂的助手嗎? 再說,今天成步堂突然被安排外出工作而真宵卻抽空來他家做巧克力,這該不會從一開始就是算計好的吧? 御劍默默想著,卻還是盡職地攪拌那鍋黏稠。 「這樣就可以了,你看,巧克力已經有光澤了!御劍檢事不管做什麼事情都很認真,要是成步堂律師也學著點就好了。」 真宵適時給予好孩子鼓勵,接著拿出樣式齊全的各種巧克力模型擺放在餐桌上。 「你想用哪個模型?」 「這要做什麼?」御劍被招來餐桌邊,一頭霧水地看著羅列在面前的金屬模型。 「做巧克力的造型啊!這個心型的好不好?上面還有ILOVE YOU 的文字,感覺很浪漫——」 「不!我不要這個!」噁心死了!御劍脹紅臉斷然拒絕。「真宵,我真的不——」 「唉呀!現在可不是臉紅的時候!我們動作要快點!」真宵塞了把小刷子到御劍手中。 「我們要在模型裡刷上奶油,量不要太多,快點動手吧!」 「……………………」 連"無形之中將人逼至絕境的作風"這點感覺都很像。 真宵其實是被成步堂訓練出來的魔鬼助理吧? 御劍默默想著,卻還是盡職地用小刷子將模型刷上薄薄的奶油。 「好,現在可以把巧克力倒進去了。」真宵將攪拌好的巧克力糊端過來,用勺子舀進模型裡。 「真宵,我不要心型的。」御劍的眉頭都快打結了。 「真的不要嗎?」真宵用小狗般懇求的眼神望著他。 「真的不要。」御劍頑強抵抗,再怎麼說他都無法接受那種造型。 「好吧!那……貝殼的好不好?還是小星星?還是要葉子?還是——」 「我用方形的就好。」 御劍接過真宵手裡的巧克力糊,舀進旁邊一只不起眼的正方形模型裡。 收拾完廚房,真宵先離開了。 巧克力全都送進冰箱裡冷卻,真宵說接下來只要等它們凝固就完成了,下午她還會再過來。 將成步堂預先準備好的午餐送進微波爐,御劍忍不住揉了揉發酸的右肩,原來做巧克力也這麼費勁。 成步堂要是知道了會說什麼? 其實去年情人節他已經告誡過他不准再過這種無聊節日——送人巧克力再要求別人回贈,根本是多此一舉。 結果自己今天半推半就的竟然做了手工巧克力…… 唉!只能說女孩子實在太可怕了! 午餐後繼續工作,雖然有點想打電話找成步堂抱怨不過還是算了。 都怪自己太容易心軟,況且報告做巧克力這種事也太不光采。 下午三點整,門鈴響了。真宵又是大包小包的進門。 「這次又要做什麼?」御劍有點提心吊膽地問。 「是包裝,包裝的材料啊!」真宵笑嘻嘻地舉起手中的提袋。「要送人的巧克力當然要包裝。」 從冰箱裡拿出來的巧克力看起來平整光滑,真宵用手指輕敲那堅硬的表面,滿意地點點頭。 「應該可以倒出來了!像這樣子……」 她拿起一片貝殼模型示範,先將模型反扣在鋪了紙巾的桌面上,朝背面輕敲幾下,貝殼狀的巧克力應聲而出。 御劍也學著拿起其他模型將巧克力一一敲出。 這工作似乎頗能帶來成就感,兩個人進行得很愉快。 一切順利,直到最後一個,要給成步堂的方型巧克力為止。 「這個怎麼倒不出來?」御劍皺著眉,更加用力地敲打模型,裡面的巧克力依舊紋風不動。 「奇怪,是之前忘記塗奶油嗎?」真宵也湊過來幫忙。 兩人一陣敲打後巧克力還是頑固地待在模型內。 真宵正想說"算了,乾脆連模型一起送,反正不管怎樣成步堂律師都會高興"時,御劍已經抓起模型狠狠朝桌面一扣—— 「出來了!」真宵歡呼,不過隨即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好醜。」御劍看著那形狀怪異、一部分還殘留在模型裡的巧克力喃喃說道。 醜死了。這種鬼東西別說要拿去當禮物,根本就見不得人,乾脆丟掉好了。 「等等!別丟啊!」巧克力送往垃圾筒途中即時被真宵攔住。 「這個稍微加工一下就會成為出色的禮物喔!」 「要怎麼加工?」再精美的包裝也無法掩飾吧? 「只要用這把刀子……」真宵先將刀刃泡在熱水中加熱,之後拿來切割那塊形狀不規則的巧克力。 「真宵,這……這樣好嗎?」御劍瞪大眼睛看著被處理過的巧克力。 「當然好啊!我只是順著你做出來的形狀稍微修整而已。」 「可是……」這形狀,怎麼看都像是……御劍的眉頭揪得更緊了。 「再加點裝飾就好了。」 真宵將剩餘的白巧克力磚切碎融化,倒入臨時用塑膠袋製作出來的擠花袋裡,交給御劍。 「這要做什麼?」 「裝飾,在上面擠出你要的圖案或文字。」 「我、我不知道要裝飾什麼……」御劍拿著溫熱的擠花袋杵在桌邊不知如何是好。 「唉呀!現在可不是猶豫的時候!動作要快點!」真宵又催促。「要是白巧克力凝固就不好了!」 「呃……」 在背後強大壓力的威嚇下,御劍下意識地動手做了。 裝飾完成後他彆扭地別過臉不想再見到自己可怕的作品,真宵則是滿意地拍拍手叫好。 最後剩下包裝工作。 在真宵親切的指導下,御劍完成了生平第一個手工製作包裝的情人節巧克力。 方形的紙盒外覆藍色皺紋紙加上紅色絲帶。那是真宵建議的組合。 「做巧克力的事要對成步堂律師保密喔!還有你的巧克力要藏好,明天才能送。」臨走前真宵不忘叮嚀。 等她提著大包小包離開後,御劍無精打采地坐在沙發上。今天沒辦法再工作了,筋疲力竭的感覺。 「好累!」 稍晚成步堂一回到家就攤在沙發上拼命抱怨。 「大嬸好囉唆!講話又沒重點,廢話一堆累死我了!真宵也太不挑——」 他突然把話停下來,用力嗅聞空氣中的味道。 「那是什麼?好香啊!」 「真宵給我們的。」御劍用下巴指了指茶几上那盒貝殼巧克力,省略了今天在廚房裡奮戰的過程。 「哇!正好我肚子餓了!」成步堂拿起巧克力就往口裡塞。「好吃!真宵今天來過啊?」 「嗯。」還來了兩次,使喚我大半天。 「這傢伙,星期日把我安排去工作然後自己來找你玩,太狡滑了!」 「一點都不好玩……」御劍悶悶地說著。 「啥麼?」滿嘴巧克力的成步堂口齒不清地問道。 「沒事。」御劍突然調整好坐姿,嚴肅的神情讓成步堂不自覺地也跟著正襟危坐。 「成步堂龍一。」 「是?」 「我今天很累,晚餐後請不要再打擾我。還有今晚請你回客房去睡覺。」 「咦咦咦——為什麼?我有做錯什麼事嗎?」 滿腹不解與委屈只換來戀人的無聲回應。 工作剝奪了他跟戀人相處的時間,回家後還無端地被人家討厭。 這是成步堂最不幸的星期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