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腐物糟糕思想堆積處
ˇ 非我族類者勿近ˇ
  • 374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朗日與燦月(二十一)

馬壽成有些訝異地望著手中即將見底的酒杯……杯中液體的消耗速度怎麼老是比他意料中的快? 反覆思量了好幾天,他心裡仍有一團解不開的千愁萬緒。 那天,如他所料,潔西卡並沒有屈服在自己銳利的眼神下,對於她堅持不露半點口風的態度他一點也不意外。 反倒是那夜,馬超理直氣壯地證實了他的猜測,讓他這個一直被蒙在鼓裡的人既震驚又憤怒! 趙雲——那位他頗為欣賞;才華出眾的年輕人,一夕間竟改變了身分,成為他兒子的……戀人!? 太荒謬了!老天爺你在開什麼玩笑!?他忍不住重重的一拍桌子! 「大爺!我家桌子可沒得罪你!」在櫃檯後低頭擦洗的老張橫眉豎眼,投來一道譴責的目光。 「抱歉了,翼德…」馬壽成擠出一絲苦笑:「你知道我現在…」 「為了馬超那小子鬱卒得要命!」老張接口說完他的話,又粗聲粗氣地: 「看開一點!這種事情…習慣就好啦!我都能習慣了,你還做不到啊!?」 「這要我怎麼習慣啊?你是沒辦法了解的…因為你不是他老子啊……」馬壽成的喃喃自語又淹沒在酒杯裡。 在家悶了好一陣子,他才想起該來這裡坐坐,聊聊天解解悶。 原本以為老友會與他同仇敵愾,為他打抱不平、為他感到悲哀,誰知道……事與願違,唉~ 熄掉櫃檯上的照明燈,老張走了過來,晃了晃手中不起眼的酒瓶:「這是我私釀的!澆愁正好!」 「這種好東西現在才拿出來!?」略嫌誇張的揚起眉,順手把杯子推了過去:「我都要愁腸寸斷了!」 「有這麼嚴重!?」老張毫無同情心的瞪了他一眼,坐下來舉瓶倒滿酒杯。 「你最初知道時為什麼不阻止他們!?」馬壽成的話裡挾著怨氣。 他身旁這位老友真是不夠意思到了極點!居然幫著他兒子瞞他這麼久! 「他們相愛…又沒有去妨礙到誰!我憑什麼去阻止!?」老張想也不想的嚷道。 是啊!他們相愛…這本來該是一句滿懷幸福的話,現在聽來卻尖利得讓他無法承受。 過去身邊總是不乏女友的馬超,竟然會愛上一個男人!?他到現在還是難以置信! 趙雲離去的那天,他偶然地成為最後一個見到他的人,從他手裡轉交出來的鑰匙,卻意外打開了隱瞞多時的故事。 一些本來與他毫不相干的人,突然都現身成為故事裡不可或缺的角色。 這些日子以來,就算他不願接受,故事仍失控地繼續發展下去…從前遺漏的、正在進行的、即將發生的,都有人為他補充替他註解。 知道越多,就越無法接受…… 現在回想起來,似乎是從他要馬超回國的那一刻起,就間接地促成了這場錯愛。 幾日前,經過葛教授說明原委後,他發現就連趙雲的不告而別,起因也源自於他… 他一無所知,卻很諷刺地在他們的愛情裡扮演了這麼關鍵的人物。 至今他仍然不明白,究竟是什麼因素,讓所有道德理智的禁錮都失去作用? 再一次飲盡杯中物,滿是憤怒與不解的情緒裡,他仍清楚記憶著那張俊秀的臉龐。 趙雲…那樣簡直可以用漂亮一詞來形容的臉孔,擁有蠱惑人心的魅力也不足為奇吧? 被奪走的除了馬超的心之外,還有他自認完美的苦心安排!這男人的出現破壞了計畫中的一切! 而更可恨的,他不得不承認,即使他嘗試為趙雲冠上各種罪名,仍然沒有動搖他最初留給自己的好印象。 「他堅持要走了…」馬壽成突然嘆道。 無端冒出來的一句話,老張卻聽懂了,他點頭,又為彼此倒了酒: 「早晚的事,我知道那小子不會這麼容易放棄的…你老婆怎麼說?」 「她啊…」這一問更是提起了傷心事,馬壽成哀怨地盯著自己在杯中載浮載沉的倒影:「她竟然支持他的決定!」 「還是人家明理。」老張贊許道,又很不客氣地回頭捅了老友一句: 「說來要不是你跟子龍買畫時對人家胡說八道,也不會弄到今天這般局面!」 「如果當時我已經知情的話,就不會對他…」 馬壽成猛然截住話尾, 就不會怎麼樣?就不會對趙雲說出那些寄託在馬超身上的期待嗎? 不!他還沒打算讓步!對於悖德的感情,他的不諒解是理所當然、天經地義! 況且,他們父子間幾天來的僵局,他豈能說讓就讓!? 「我說啊,這都是老天注定的…」 老張沒發現他斷句後的另一番心思,只是既無奈又感傷地說道:「你就別為難他們了!」 為難他們………? 馬壽成陷入沉默。 感情不被認同的痛苦,他曾經親身經歷過的……如今…… 因為無言以對,只好再舉起酒杯。 不是說一醉解千愁嗎?怎麼喝了老半天,千愁仍然糾結不清、獨醒不醉? 「我說,你釀的酒真不夠勁兒……」他轉頭向老張抱怨。 ※ 「葛老師?」 門口傳來小心翼翼的聲音。 「雪兒?進來啊!」葛教授從書櫃前轉過身,親切地招呼她。 「老師,超哥哥他…」 雪兒來到他面前,和趙雲一樣清澈的眼眸中閃爍著晶亮,走近之後才看清那是隱藏的淚光。 這個被單獨留下的小女生在知道真相後,幾天來承擔了多少心事,他比誰都要清楚。 「別擔心。」他對她寬解地一笑:「馬超那邊我已經跟他們說明清楚了,事情應該沒有子龍所認定的那麼糟糕,  馬超的態度也很明顯,對他而言,目前似乎沒有比去找子龍更重要的事情。」 「嗯,超哥哥也對我說過為了我哥他會不顧一切,可是他的家人…還有他的事業…」 為什麼一段兩情相悅的情感卻成為摧毀現狀的元凶?想起他們倆各自要面對的煎熬,她就覺得心酸。 「這要看馬超他自己了!端看他如何取捨…」葛教授低頭看著神情落寞的她: 「很多時候,人都是必須放棄些什麼才能獲得些什麼,如果他認為值得,那麼任何代價也會不惜付出吧?」 「嗯…」雪兒的回答還帶著一點點鼻音,但她很快就打起精神道: 「哥哥已經告訴我他的聯絡方法了,他早上跟我通話時還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呢!真是的!」 「那可真是辛苦他了!」葛教授不禁失笑:「那麼拙於欺騙的人,不知要費多少精神來偽裝?」 「就是說嘛!像他這麼容易被拆穿的人…哼!真是自不量力!」雪兒撇撇嘴,最生氣的還是之前連自己都笨笨的被騙過去啦! 「他也是為了不讓妳擔心,妳就原諒他吧!」葛教授笑著替趙雲討饒,這小女孩說話還真引人發噱。 「當然原諒他囉!我這麼善良!」雪兒甜甜一笑,將聯絡資料雙手奉上: 「哥哥只提到要轉交給您,不過下午我就會把他出賣給某人…請老師您先幫忙保密喔!」 ※ 「雪兒!!」 緊接在呼喚聲之後,房門一陣旋風似的被打開,剛進門的兩位室友神情熱烈,興奮異常。 「大門外有個超帥的男人說要找妳!他是誰?妳男朋友嗎?」 「快去啊!那邊有好多人對他指指點點的!他開的車也好帥喔!你們認識多久了?」 雪兒起身走向門邊,一連串七嘴八舌的詢問還跟在身後,她只是笑而不答,快要走出房門前才回頭對她們正經八百地說道: 「信不信由你,那個人啊,其實是我未來的嫂嫂。」 「咦———!?」 要是讓超哥哥知道她給他封上的稱謂,鐵定會抵死不從吧?雪兒吐吐舌頭。 遠遠就望見那個挺拔的身影正在大門口張望,她趕緊快步走向前去。 這已經是他回來後,他們的第二次見面,跟上次失魂落魄的憔悴樣子比起來,超哥哥現在看來是有精神多了。 上次他在門外等她時,就沒像今天一樣引來這麼多人的注目,當然也沒人向她探聽他是誰。 他之所以會前後判若兩人,不用說,全都是因為她那位在愛情裡當逃兵的哥哥! 辛苦出差回來,迎接他的卻是戀人悶不吭聲就落跑的悲慘狀況,再堅強的人也受不了這種打擊吧? 唉~現在回頭埋怨也無濟於事,只能說哥哥的個性太為別人著想了! 既然是雙方都真心付出的感情,他就不能再稍微自私一點、再多堅持一點嗎!? 只擔心其他人會因此受到傷害,卻沒有想過強迫兩個相愛的人分開是多麼殘忍的一件事! 偏偏超哥哥又是提前回來,在她還未跟他聯絡上的那兩天,他的痛苦可想而知。 如果能夠早一點知道真相的話——她同樣是聽了葛老師的解釋才完全明白的人。 就因為信任,所以相信他所陳述的一切……想起哥哥實際上卻瞞著她那麼多事,雪兒便不自覺地嘟起嘴來。 「雪兒,怎麼啦?怎麼臭著一張臉?」馬超奇怪地問道。 「啊?我沒事啦!」她笑了一笑,心裡的小小不滿已經開始醞釀起另一個計畫… 「超哥哥,這個…」遞出手裡的字條——這是剛到手不久的重要情報。 「謝謝!」馬超如獲至寶地接了過去。 「不客氣!」雪兒微笑:「我很期待你們早日重聚,不過……」 「不過怎樣?」馬超有點緊張,他現在可經不起任何關於趙雲的負面消息。 「你也知道,我哥是個很死腦筋的人。」她無奈地望著他:「我擔心他知道你要去找他後,會再上演一次失蹤記。」 「不會吧…」馬超皺起眉…但也不無可能,趙雲的個性他不是不了解。 為了能和他一起,他幾乎是義無反顧了!如果他大老遠的飛過去卻還是… 「要是他讓你白跑一趟的話…」她停下來,大眼睛裡有滿滿的同情。 「雪兒,我想就先別告訴他吧!」馬超深思熟慮地:「我暫時先不跟他聯絡了,也請妳先別跟他提起這件事…」 「當然!」非常樂意的點點頭,雪兒露出可愛無邪的笑容:「我絕對守口如瓶!」 =================================== 呃…避開了許多(想了很久卻還是不知道該怎麼寫才好的)場面…b 所以這一回只剩下兩位歐吉桑的閒話家常;一個小女生的挾怨報復(?) 趙雲沒出場;馬超也只出來被耍一下(喂) …………真的很混耶XD|||b(眾毆) 2004/12 by Eli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