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腐物糟糕思想堆積處
ˇ 非我族類者勿近ˇ
  • 374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朗日與燦月(二十二)

倘若,可以的話,他希望自己對於他,也能換個不同的信念。 抱著一袋剛採買好的物品,趙雲側身推開大門。 館方對他十分禮遇,為他安排了離工作地點不遠,一處舒適的住所。 小巧的院落,牆邊種滿了玫瑰,枝椏修剪得相當整齊,想必是受到了上一任屋主的悉心照顧。 花叢裡,幾處因為天氣回暖新冒出來的小小花苞,都只含蓄地躲在綠葉之下。 已經三月底了,冬日的寒意還沒完全退去,這裡還不屬於春天。 跨上屋前台階,趙雲放下整袋東西,斑駁厚重的木門需要費點勁才能打開。 門一推開,腳邊的紙袋突然向前傾倒,他彎下腰去搶救,只來得及拾起幾顆滾落出來的蕃茄。 剛剛在超級市場購物時,因為見它們物美價廉,他便多買了些。 艷紅底色,幾抹濃淡不一的綠從頂端流瀉而下…應該對立卻和諧相容的色彩…他看著手裡的蕃茄,回憶隨著味覺浮上腦間。 蕃茄炒蛋,孟起教過他的,簡單美味的家常菜;蕃茄鑲肉,他們在張家小館吃過的,滋味到現在還忘不了; 還有蕃茄醬,雪兒的最愛,吃薯條時總是要擠上一大堆…… 一陣陌生鈴響,把趙雲從蕃茄的記憶裡喚了回來,他愣了一下,終於想起那是幾天前才裝上的電話。 電話號碼還沒透露給幾個人知道,也才剛告訴雪兒沒幾天,會打來的人是…? ……現在是那邊的早上九點鐘…他也許正在公司開會…… 心裡迅速換算出對方的時差與作息,隨即又惱怒起自己的牽腸掛肚。 早都決定好要放棄了!究竟還在期盼些什麼!? 放下蕃茄,走過去準備撿起話筒,鈴聲卻沉默了。 屋內又恢復平靜,是誰打來的已不重要。 趙雲有些失意地回頭將紙袋裡的東西一一取出,今天的晚餐,就做蕃茄炒蛋好了。 若不是因為還不習慣這裡的食物,他自己一個人其實很懶得動手作菜,不像孟起…… 幹什麼老是要想起他!? 沒好氣地將用不到的食材扔進冰箱裡,趙雲用力將門關上。 孟起是在異鄉唸書時練就了一手好廚藝沒錯! 剛認識他沒多久就被他的一桌好菜給收買了腸胃,之後連心都莫名其妙的依附了過去…… 直到現在,都離開這麼遠了,那個男人還是陰魂不散地佔據在他腦海裡! 打開水龍頭,蕃茄在水槽裡被沖得四處滾動,他將它們撈了回來,仔細地一顆顆擦洗。 原以為沒有任何一張照片;沒有任何一個可以睹物思人的東西,就能夠不去想念…… 事實證明,他絕對沒有自己想像中的瀟灑! 除了自我厭惡,還有更多的心虛和愧疚……他選擇那麼笨拙的方式逃開,他知道後可能已經對他失望透了! 或者,更有可能的,他在一氣之下也徹底放棄他,乖乖地接受父母安排與那位才色兼備的副總步上紅毯…皆大歡喜的結局。 想到這裡,趙雲心頭一緊,突然覺得蕃茄上的每顆水珠都像極了眼淚…… 那正是自己默許的結果,不是嗎? 那天,雪兒在電話裡的聲音跟平常沒兩樣,沒有他預期中的質問,也聽不出什麼情緒。 之後,葛老師傳來的郵件裡更是什麼也沒提,只關切他的近況,又評論起他之前拍好寄去的幾張新作。 一切都太順利太平靜……平靜得讓他忐忑不安;平靜得讓他不敢開口多問。 將切片的蕃茄倒入熱好的鍋內,蒸騰的水氣瞬間直撲上來,他在一片白霧中執起鍋鏟翻炒…… 『蕃茄炒蛋很簡單!』他在廚房裡邊示範邊說明:『先將切片的蕃茄炒軟,再淋上打散的蛋汁,等蛋炒熟了再加調味料…』 『好香!』他跟在旁邊看著,邊羨慕他俐落的動作。 『其實你不學也沒關係啦!』他回頭衝著他笑:『反正我會做給你吃!』 熄了火,剛盛入磁盤的蕃茄炒蛋香味四溢,趙雲卻突然失去食慾。 他對著盤中紅黃相間的菜餚發起呆來…… 現在,他不但學會了,而且從今以後大概也沒人會做這道菜給他吃了。 ※ 「大情聖,真想不到你也會有慘遭愛人拋棄的一天耶!」 「夠了喔!你再幸災樂禍小心我把你踹下車!」 走走停停,被困在車陣裡已經夠令人光火了,身邊那個嘻皮笑臉的傢伙又落井下石地一句話踩上他的痛處。 「嘿!把我踢下車你也沒得玩了!」馬岱絲毫不受威脅:「別忘了我是你的代罪羔羊!」 「什麼代罪羔羊!?」馬超回嘴,同時用力按下喇叭…… 前面那輛想左轉卻走錯車道的車子倉皇地閃到一旁,馬超一踩油門將時速表上的指針拉高到比較順眼的位置。 「你都拿到EMBA了!應該說你是學以致用、適得其所。」馬超的口氣放軟了些,他想起當初被老爸拐騙回來時的無奈。 「別人說不定覺得我像是趁人之危,回來篡位的……」馬岱越說越小聲。 要接手家族企業,雖然是經過伯父的暗許,但外界捕風捉影的猜測確實也給了他不少壓力。 「別把自己說得那麼陰險!你回來是幫我一個大忙!」要不是馬岱能回來,他不知道要多久後才能脫身。 「希望我真的有幫上忙,不過…你還真是典型的不愛江山只愛美人。」說難聽點其實是只要愛情不要麵包的熱血笨蛋。 「是嗎?」聽不見馬岱心中的潛台詞,馬超愉快地微笑起來: 「他這麼一走,我無論如何是一定會追過去的,再加上我原本就想繼續…」 「你是說之前那個…」 「沒錯!」馬超的神情突然嚴肅起來:「岱!你那條幸運領帶借我吧!我過去後不久就要參加那邊的口試了!」 「啊!?你的資格審查已經通過啦!?」馬岱瞪大眼…嘖嘖!手腳還真快! 「那還不簡單!」馬超轉動方向盤,將車子帶出越來越擁擠的大街。 「我把我之前的研究成果送過去審就綽綽有餘啦!更何況我還有我們那位指導老大的親筆推薦函…」 「喔,黑箱作業…我看你是用不著那條幸運領帶啦…」馬岱嘀咕道,忽然望著窗外大叫起來: 「喂!我們不是要直接回家嗎?你這是要去哪裡?」 「先到公司去!」一個轉彎,門口警衛畢恭畢敬的迎了上來,車子在引導下駛入地下停車場的坡道。 「先來公司幫我把打包好的東西搬回家!」 「拜託!我剛下飛機你好歹也先讓我休息一下!」馬岱哀嚎著:「況且我又不是回來幫你搬家的!」 「……物盡其用嘛!」馬超不為所動,將車子準確地停入他的專屬停車位。 ※ 華燈初上,夜色逐漸抹去商業區內群樓的犀利輪廓,只留下明亮柔和的燈光點綴在樓層間。 馬超靠在窗邊,有些出神。 剛才他將大部分的東西連同馬岱一起,請特助先將他們送回家去,這個空間裡已經幾乎沒有屬於他的物品。 他其實也該走了,卻被窗外的夜景留住……還記得自己曾經站在這裡,掛念著他,默默祈求愛情的眷顧。 如今,窗外燈火依然繽紛,心裡惦記的仍是同一個人,不同的是,這樣的遠眺與想念,也許將是最後一次。 從玻璃反射的倒影中,他看見她推門而入。 「馬超?」 「嗯?」他維持原來的姿勢,沒有回頭,那個人影於是筆直地朝他走來。 (都整理好了……)潔西卡環顧收拾得幾乎淨空的辦公室…該丟下的,該帶走的,他總是果斷而乾脆。 「…一直忘了要跟妳道謝。」沒等她來到身邊,馬超便想起什麼似地開口道: 「我老爸來公司那天真是麻煩妳了!我知道他很難對付…老奸巨猾…」 「不只老奸巨猾,還舉一反三!」潔西卡搖頭:「不用道謝,我沒能幫上什麼…」 即使她沒在那雙嚴厲眼神的逼視下從實招來,馬壽成還是有辦法拼湊出大部分的事實。 事隔多日,她至今仍遺憾自己當時只有扼腕的份。 「已經很夠了!」馬超轉身面對她:「若不是妳的一番話,我老爸恐怕會更想不開。」 「你跟伯父伯母現在還好嗎?」她想起這個一直放在心裡卻始終沒機會提出的問題。 「我媽啊…」馬超有點得意的從口袋裡掏出護照:「這個,自我回國後就被我爸給沒收了,是她找出來給我的。」 「伯母真好!」對於不被世俗所接受的愛情,女人似乎是比較容易讓步的。 「至於我爸,還是老樣子,最近我們溝通都得靠我媽傳話。」馬超轉向窗外,一臉黯然。 從那天開始,沉默就像一道無形的牆,冷冷的砌在他們父子之間。 推不倒穿不透的牆,讓馬超有幾欲發狂的衝動,他痛恨冷戰,寧可轟轟烈烈的熱吵一架,也不願像現在這樣,相對無言。 現在,他父親只要一看到他,目光便沉痛地轉向別處……這件事,馬壽成仍是連提都不想提。 「伯父一時還難以接受吧…」潔西卡不意外,這是預料中的反應,不這樣子那也不像是老總的作風了。 不願見到馬超失落,她試著轉移話題:「你聯絡上趙雲了嗎?」 那個為了想要成全她跟馬超,而棄守愛情的男子……她在知道實情後,訝異於他的純良,卻也忍不住要責怪他不聰明的退讓—— 感情絕對沒有任意轉移的道理,別天真的以為離開就能夠了斷一切。 「雪兒已經告訴我了!但我還沒跟他聯絡!」一聽見她提起那個名字,馬超的黯淡朣眸瞬間恢復光彩,唇畔也浮現笑意: 「我們商量好了,打算一切先瞞著他不說!」 「為什麼?準備給他來個措手不及?」出其不意…然後,逮個正著!? 「我不會再讓他有機會逃離我!」這種痛苦經歷一次就夠了! 就因為他父母的幾句話,他的寶貝戀人竟理所當然地放棄他們的愛情以為可以成全所有!? 為什麼不能等他回來?為什麼不讓他們一起面對困難?為什麼這麼小看他對他的執著與認真? 生氣趙雲獨斷的決定,也心疼他當時的感受。 在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面對了他的父母;聽見了他和另一位女子被共同期許的未來…… 再沉著再冷靜也抵擋不了當下襲來的心慌吧?如果他當時能在他身邊的話…… 「跑一次就夠讓人刻骨銘心了!」潔西卡同情而理解的點點頭,又替他和雪兒共商的緝捕計畫下了結語: 「這次你們兩個裡應外合,他一定跑不掉!」 「但願如此…」馬超苦笑:「馬岱已經拿這件事取笑過我好幾次了!」 「說到馬岱,人呢?」剛才明明還有看見他的…… 「逃回去睡覺了!時差…」 「他也夠可憐了,來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當你的捆工。」就算馬岱要從基層做起也大可不必如此。 「以後還會更可憐…」馬超不以為意,對著玻璃倒影中的她咧嘴一笑:「不過,岱會比我更行的,他本來就該走這一行…」 「你其實也不差!」她也朝倒影笑了笑回敬他:「對了!今天你又上了財經版,還附照片。」 「喔!?」聽起來會讓嘴角從微笑轉變成抽搐的消息。 「知道你要走人,小股東們已經開始著急啦!」 「別諷刺我了!」馬超嘆氣:「他們要是知道我實際上給妳添了多少麻煩,大概會憤而群起圍剿我。」 「別妄自菲薄。」她簡單地答道,抬頭望向夜空。 雖然出國深造是個好藉口,但是外頭的蜚短流長還是給企業形象帶來不少殺傷力…… 再來,還有馬岱要接手的事……對!的確給她添了不少意料之外的麻煩! 身旁這個男人,她絕對有資格狠狠數落他一頓!卻不知為何就是硬不起心腸認真地對他生氣。 月亮出來了…沒有懾人的寒光,只有柔和地,帶著溫婉的嬌媚,鑲在遠方高樓的剪影上。 將視線再度落到馬超身上,潔西卡靜靜打量他的側影…… 這個月來,他們難得可以像現在這樣,安靜的站在一起。 她向來不是多愁善感的人,此時卻也覺得微微惻然…像這樣並肩站在這裡,或許不會再有下一次了。 「潔西卡…」馬超忽然轉過頭,喚了她的名字…混雜著嘆息與歉意…「我應該要怎麼感謝妳才好?」 「既然你問起…」她昂起下巴瞪視他,用裝出來的恫嚇語調:「跟他白頭偕老!否則,這份人情我會加倍的跟你討回來!」 =================================== 唉~搞了半天結局還不知道在哪裡||||b 趙雲到底去什麼地方呢?我想這不重要吧(汗笑)馬趙不管到哪裡都會相愛的~~(天音:別為你的不負責任找藉口!) 其實,最初我只有一個含糊的構想,後來的確有找了一個我喜歡的城市做背景,但那也只是含糊的背景^^;;; 不想寫出地名,是因為那樣的感覺……我說不上來,就是很奇怪(汗) 所以,這篇自始至終應該都不會有任何實際地名出現XDb 2005/01 by Eli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