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腐物糟糕思想堆積處
ˇ 非我族類者勿近ˇ
  • 374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朗日與燦月(番外篇)

朗日與燦月(番外篇) =================================== 親愛的哥哥: 這年頭會坐下來提筆好好寫封信的人已經不多啦!所以,看到我親筆寫的信有沒有很感動呢? 算算日子,嫂嫂賴在你家也快兩個月了,他應該有善盡職責好好照顧你吧? 之前看你傳來的照片覺得你好像瘦了些,不過有他在你身邊我就安心了! 相信今後你會在嫂嫂的愛心呵護下努力加餐飯,恢復昔日的好身材:P 這次寄給你的東西除了你需要的幾本工具書外,我還放了幾張CD,都是很棒的音樂喔! 不用感謝我,你只要在聽音樂時想念一下我這個可愛的妹妹就行了^^ 對了,有件很神奇的事!我那天去選購CD時竟然遇到潔西卡耶~很高興她還記得我! 我們過去似乎沒有什麼交談的機會,但是那天我們卻站在路邊足足聊了一個多小時。 話題當然都是你們囉!她比我想像中親切多了,也很關心你們的近況。 印象最深刻的是她說如果嫂嫂有虧待你的話她會讓他吃不完兜著走的,我說我會幫她密切注意!嘿嘿~ 請轉告嫂嫂千萬要善待你喔,因為你的“後援會”可是不好惹的!(笑) 我等一下要去上課了,暫時先跟你說這麼多囉!其他事情有空再慢慢跟你報告。 還有你要記得上msn啦!不要一畫起圖來就什麼都忘了! 最後還是老話一句——要幸福喔^^                                                    雪兒 =================================== 「在看什麼?笑得這麼高興?」馬超把頭湊過來好奇地問。 「雪兒的信。」趙雲晃了晃手裡鑲著可愛花邊的信紙,嘴邊的笑意還收不起來。 「讓我看看……」馬超接過去,看沒兩行就哭笑不得地喊道:「誰是嫂嫂啦?」 「還會有誰?當然就是說你囉!」 「哼哼!!改天我會好好糾正我的小姨子,讓她知道我的真實身分可是你老公吶!」馬超邊嘀咕邊繼續讀下去。 「不准去對她亂講話!」趙雲半開玩笑地警告:「小心我的後援會不好惹喔!」 「嘖!說到這個我心裡就更不平衡了!」丟下看完的信,馬超向前一把攬住趙雲: 「她們真是多慮了!我怎麼可能會虧待你?子龍你自己說,我是不是很疼愛你?」 「當然不是!」一說完答案,趙雲不意外地看見戀人雙眉高揚擺出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才低頭竊笑道: 「是非常疼愛……」 「好啊!你越來越會欺負我了!」馬超咬著牙,很用力地把笑個不停的趙雲拉進懷裡,一手順勢摸上他臀部: 「還欺負得這麼高興,很好!現在就到床上去,看我怎樣好好疼愛你!」 「不要!」趙雲急忙掙脫束縛,逃向屋子的另一端:「你剛才自己說你的論文還沒改完,我也還有圖要畫……」 「那些都不足以構成你拒絕我的理由!」 馬超快步追向前,趙雲於是頭也不回地閃進畫室內,「砰!」的一聲將門甩上。 「哈哈!」馬超笑著,坐回自己的電腦前自言自語:「偶爾欺負他一下其實還滿好玩的……」 ※ 同居生活接近兩個月。 縱使兩個人的生活習慣再怎麼天差地別,多少都會願意為了愛情磨去可能相互抵觸的稜稜角角。 而某些原本對方不知道的,或者不該被對方知道的個人私房秘密,則被保留下來,在這有限的相處空間裡無所遁形。 比如說有人起床後從來不摺棉被;有人習慣在假日賴床到中午十二點; 有人喜歡在安靜的環境裡尋找靈感;有人偏愛在音樂聲中應付總是修改不完的難纏論文…… 喀嚓一聲,馬超果斷地闔上筆記型電腦,今天的修改進度總算告一段落。 他起身關掉音樂後,聽見浴室傳來的水聲。 他們連何時洗澡的習慣都不一樣,但這無所謂……馬超往床上一躺,好整以暇地等待。 等浴室的門一開,他便愉快地拍拍身旁的床位:「子龍來!我們該上床了!」 「呃……」剛從浴室出來的趙雲手裡抓著浴巾,聽到馬超的邀約後一臉尷尬。 之前大概是真的玩過火了,報應在短短不到幾小時後便降臨到自己身上。 「你先睡,我去弄乾頭髮。」他挽起一頭濕漉長髮,儘量從容不迫地逃開。 「我來幫你!」馬超立刻從床上一躍而起,搶在他之前抓到了吹風機。 「呃…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好…」趙雲立在原地,不禁要憂慮起馬超過度熱心的用意何在。 「坐下。」 沒有商量的餘地便被一掌用力按到床邊,趙雲只有乖乖閉上眼感受穿梭在髮間的熱風與指尖。 第一次讓馬超為自己吹乾頭髮,趙雲不習慣,而馬超的動作也近乎小心翼翼。 他溫柔地梳整戀人長長的髮絲,一層又一層除去多餘的水分。 黑髮繞過掌心又徐徐滑落,馬超不自覺地勾起微笑,趙雲則在溫和的撫觸裡漸漸有了睡意。 「好了!」機器運轉的聲音戛然而止,馬超滿意地撥了撥趙雲黑緞般的長髮,撩起一股清爽髮香。 「謝謝。」睜開眼,趙雲低頭望著自己光滑的髮絲,讓戀人這樣為他整理頭髮他還是有點不自在。 「光說不夠。」馬超蹲下來面對他,頑皮地指著自己的唇:「要這裡才有誠意。」 「…………」 早習慣了馬超半勒索半玩笑的索吻要求,趙雲的遲疑僅止於雙頰微紅的瞬間,下一刻他便向前送上自己的唇瓣…… 才剛觸碰到,身體就被對方牢牢圈住。 又落入圈套…… 沒時間給他反省自己的遲鈍,原該是蜻蜓點水的一吻已經被加深為令人喘不過氣來的熱烈纏綿。 這樣的吻往往會發展成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但明知道有危險卻無從閃避,雙唇重獲自由前他只能配合地任由馬超掠奪。 一陣熱吻又撥亂了黑髮,馬超捲起趙雲頸邊的髮絲,轉換目標開始侵略柔軟的頸項。 「孟起!不要!」趙雲忽然清醒,警覺地推開他:「你會害我明天上班只能穿高領的衣服!」 「你……」馬超被他的話給逗笑了,只得停下動作,有點惋惜剛剛被打斷的氣氛。 「那我親下面一點?」剛問完順手就拉起他寬鬆的上衣。 「不要啦!」趙雲努力扯住自己的衣服,趁著現在局勢還在掌控範圍內,他拿起被冷落在一旁的吹風機站了起來。 「我們早點睡覺吧!我覺得好累。」趙雲邊物歸原位邊忙著尋找聽起來更合理的理由: 「今天那幅畫的構圖我從下午改到剛才還是不滿意……對了你明天早上不是也有課嗎?早點睡才不會爬不起來……」 「我明天下午才有課。」馬超雙手抱在胸前,歪著頭望他,對他接下來會如何解釋有種準備洗耳恭聽的態度。 「喔……我記錯了。」趙雲心虛地朝他笑了一下,但還是一樣固執:「那,晚安了。」 無論是不悅或是鬆了口氣,燈一關,表情便各自收藏了起來。 馬超望著背對他躺下的戀人,不明白對方為何能夠在三分鐘內便傳出如此平靜規律的呼吸。 他伸手向前,心有不甘地將趙雲摟過來緊緊擁抱一下,懷中的戀人沒太多掙扎,輕應了一聲又沉沉睡去。 該死啊該死!馬超在心裡暗暗罵著。 不忍心打擾他的睡眠,又遲遲安撫不下自己的滿腔熱血……同居生活絕對沒有別人想像中可以恣意妄為的愜意! 在床笫幸福與對戀人的體貼之間,他至今還找不到一個讓自己滿意的平衡點。 ※ 「子龍……」 似乎才躺下沒多久,便有一聲囈語將他喚醒了過來,趙雲睡眼惺忪地坐起,發現馬超的一隻手臂還勾在他腰上。 「孟起?」他輕輕握住他的手腕,發覺馬超沒有反應。 是在說夢話嗎?連睡夢裡都這樣念著他? 已經是初夏了,夜晚仍然涼意沁人。 最初一個人睡會略嫌空曠的床,現在有一點點擁擠了;曾經一人獨享的思念與寂寞,現在則被兩個人的親暱互動所取代。 趙雲輕笑,溫柔地拉開馬超的手,將薄被蓋到他頸邊。 模糊的睡意在意識清醒後逐漸遠離,趙雲呆坐了一下,索性下床披了件外衣往畫室走去。 自從馬超來了之後,他的作品產量減少許多,但每一幅都比從前更深刻有力——這是葛老師的評語。 現在,面對之前不甚理想的構圖,他握著筆順著思緒將靈感轉換到紙面上。 不想經營大起大落的情緒,他想追求的是溫和內斂卻又能打動人心的東西…… 夜晚好安靜,趙雲專注地畫著。 凝思時他會不自覺地望向桌上的水瓶,前兩天馬超從院子裡剪下的嫣黃玫瑰依然無恙,花瓣鑲著淡淡紅邊優雅綻放。 「你看她的時間比看我的時間還多……」滿滿的醋意從低啞的嗓音裡透露出來。 「啊?」趙雲急忙轉頭,看見馬超不知何時靠在畫室門邊,一臉睡眠不足卻又深受委屈的模樣。 「怎麼起來了?」停下筆關切地問。 「我起來找你。」馬超走向前,有點無神的眼睛用力眨了幾下,儘可能全神貫注地看著他。 「來看我畫圖嗎?」趙雲笑問,回過身又在紙上勾勒幾筆:「你覺得這張我修改過後的感覺怎麼樣?」 「子龍……」你這個工作狂! 這句話馬超只在心裡默唸,隨即將不願說出口的抗議傳移到從戀人身後展開的用力擁抱中。 「嗯?」動彈不得,趙雲只得放下筆:「怎麼了?」 「我討厭一睜開眼睛就看不到你。」馬超把頭埋在他的長髮裡,聲音聽起來有氣無力: 「你總是會一聲不響的就離開我……離開幾分鐘也好,幾小時也好,跟幾個月一樣,我都受不了。」 「孟起……」趙雲微怔,馬超軟弱的話語狠狠觸動了他的心。 自己平常是不是真的太過忽略他的感受?他的確曾經趁馬超不在身邊時瞞著他悄悄離開…… 不想告知,或許其實只是自以為是的體貼?其實對當事人而言仍是種傷害? 「剛才我是因為不想吵醒你。」趙雲偏過頭,靠在馬超肩上:「不管怎麼樣,我不會離開你太久…我也會想念。」 「不管你要離開多久都要告訴我……」馬超霸道地轉過他的臉,尋到他的唇,那專屬於自己的柔軟。 唇舌糾纏,永不饜足,貪婪的親吻…… 吻在側著頭不太舒服的姿勢裡結束,趙雲很想轉過身,想環住戀人,想回以一個安慰而溫暖的擁抱。 無奈身不由己,馬超圈住他的雙手已經改為潛進衣服內的愛撫,手指滑到他胸口,若有似無地碰觸他的乳尖。 被挑起的慾念讓趙雲身子一震,下意識地閃躲……他應該在工作,應該在創作,應該在專心思索…… 這些想法都不足以抵抗馬超帶來的誘惑,他一不留神,下身就險些要失守…… 「啊!」趙雲低頭迅速抓住游走到他下腹的那隻手,同時臉上一紅注意到自己已經隱藏不住的慾望。 「別拒絕,我知道你想要。」被趙雲按住的手雖然無法前進,但也沒有被推開,所以馬超的話裡有著更多得意。 「……」不甘願老是當馬超的手下敗將,趙雲於是賭氣似地乾脆用力拉住他的手與他僵持不下。 「子龍,」馬超憋著笑,抽出手來將他轉過身,用最深情款款的態度:「不要拒絕我。」 「可是…」趙雲差點就要被說動……事實上他的堅持早就已經殘缺不全。 「沒有什麼可是。」 所有疑慮都被武斷地否決,又是繾綣一吻,從唇邊開始,往下延燒。 馬超很不客氣地掀起趙雲的上衣,舌尖舔繞過他胸前誘人的突起引來他一陣顫慄。 趙雲近乎癱軟地靠在桌邊用手撐住桌沿,僅存的理智只能思考著是不是應該要先喊停回到房間去。 「啊…別…」別在這裡…來不及說出口的話變成了低喘,馬超低下身一手環著他的腰一手解開褲頭,毫不猶豫地張口含住他。 「孟起…」趙雲羞紅了臉,面對馬超的舉動他只能仰起臉不敢垂下目光…… 下身被牢牢固定無法抽離,那種令人沉淪的可怕快感會癱瘓意識,讓人欲罷不能。 馬超很明白他的渴望,熟練又挑逗地用手托住他的分身來回摩擦,再配合口裡舔舐吸吮的動作,很快就逼出趙雲的一連串呻吟。 「唔…不行…孟起…」不該在這裡……這樣的念頭只在一瞬間就被宣洩而出的慾望淹沒。 馬超起身摟住趙雲無力的身軀,微笑望著他高潮後還帶著情慾的表情。 「剛才的表現還可以吧?」他問道,惡意地伸出舌頭舔舔趙雲的唇:「我全吞下去了。」 「……」趙雲別過臉不做正面回答,他可以感覺到自己臉上熱辣的燒灼……還有,馬超停留在他下身,不安分的手。 「子龍我要你。」馬超按捺一夜的渴望一觸即發,很自然地伸手探向戀人身後愛撫他的臀部。 「別在這裡。」趙雲出聲阻止,吃力地推著他。 「回房去?」馬超還停不下手。 「嗯。」 邊擁吻著邊扯掉衣物,慾火從畫室一路蔓延到臥房床上。 在急切的試探後馬超便就著擁抱的姿勢將趙雲壓在身下,熱脹的分身迫不及待地頂向入口。 趙雲強壓住想逃開的反射動作,忍著疼痛讓馬超逐漸侵入。 「痛嗎?」放開被吻得嫣紅的唇,馬超看到戀人擰緊的眉頭。 「還好。」趙雲勉強答道,然而內部被突然撐大的強烈不適感還是讓他咬緊了下唇。 「忍耐一下。」愛憐地吻了吻他汗濕的額,馬超在他體內溫柔而緩慢地抽送起來。 銷魂快感在漸劇的擺動裡逐一被引燃,趙雲勾著戀人的頸項,經歷過幾次結合他早已遺忘最初被另一個男人佔有時的難堪。 身體與深愛的人交纏相連,隨著兩人不斷相互索求得來的歡愉,滿滿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子龍…」馬超忽然扣緊他的腰一把將他拉起,趙雲毫無預警的被迫跪坐在馬超身上,自身的重量讓在他體內的堅挺又猛然深入了幾分。 「啊——等、等一下…」最敏感的那處被深深觸及引來了一陣酥麻,這樣的姿勢只要些微律動就會帶來強烈的刺激。 身體幾乎要承受不起連續翻湧而來的快意,趙雲先前含在眼眶裡的淚水忍不住滑了下來。 他幾近求饒的呻吟卻讓馬超更加愉悅,一手扶著他的腰另一手又纏上他再度昂然的慾望。 「你也很興奮啊!」馬超愉快地欣賞戀人被情慾征服後的煽情模樣,那雙與他相對的迷亂眼神有種難以形容的嫵媚。 「孟起…不要…我不要了…」渾身氣力將要被掏盡的感覺……趙雲癱在馬超肩上,一邊力不從心地想推開他不斷套弄自己分身的手。 「真的不要?」如他所願,馬超鬆了手,撥開散落在戀人面前的長髮安撫般地親吻他……「乖,再等我一下。」 又一次被用力頂入,趙雲環住馬超肩膀的雙手猛地一緊,把臉靠在馬超的頸窩裡企圖藏起嘴邊抑制不了的呻吟…… 馬超的低喘,劇烈的心跳……都清晰可聞,那雙健壯的手臂正圈在自己腰間強迫他配合他的節奏。 「啊…子龍!」馬超扣在趙雲腰上的手突然加重力道,被緊密包圍的分身幾番抽插後深深挺進,絕頂快感讓灼熱的慾望一下子湧了出來…… 「我愛你。」捧起戀人的臉,馬超細細吻著,手指輕拂汗濕在他頰邊的黑髮。 「我也…愛你」趙雲閉著眼小聲應道,他們還維持著同樣的姿勢,他難為情地不願去回想剛才的歡愉,不安的想要移動身子。 「要起來了嗎?」馬超明知故問,仍不肯鬆開攬著他的手。 「嗯…我好累……孟起?」察覺到停留在體內的分身似乎還蠢蠢欲動,趙雲有點驚恐地睜開眼睛。 馬超只是安靜地望著他,手臂一收,將他緊緊擁在胸前……沉默地擁抱許久,終於又放開他。 「好,我們睡吧。」馬超低聲說道,看見戀人聞言後突然放心的表情他不禁微微苦笑。 熱血未退……可是一聽見他喊累,那股疼惜的心情就自然地取代一切。 「子龍我好愛你…」重複著溫存的愛語,在身體分開前,他補償自己似的再次向前吻住他…… ※ 初夏的早晨,陽光來得早,一格一格悄悄印染上淺藍格紋的床單。 「子龍?」馬超搖了搖熟睡中的戀人,已經要九點了,他再不起床的話鐵定會遲到。 「唔…」睡夢中被打擾的人僅僅皺了一下眉便不再有反應。 「起不來嗎?」馬超抬眼一望,視線從房間門口延伸出去,沿途散亂的衣物紀錄了昨夜縱情的軌跡……他不禁竊笑: 「還是我幫你請假?」 「嗯…」含糊的點點頭,趙雲翻了個身又繼續睡。 幾個小時後…… 「子龍起床了!」馬超又來搖他,這次是很堅決的態度。 「……」 「起來吃飯,我等一下要去上課了!」 「嗯…」趙雲還是很渴睡的樣子,很敷衍的應了他一聲。 馬超看著戀人不為所動的模樣嘆了口氣,突然心生一計。 「子龍…」他湊到他耳邊說道:「雪兒在線上等你喔!你再不起來我就要去告訴她我們昨天晚上有多麼幸福…」 「不可以!」趙雲翻身坐起,很慌張的抓住馬超的手。 「騙你的!」馬超哈哈大笑,摟住他的肩不讓他再躺回去。 「你…」趙雲有點不好意思的推開他,在瞄到床頭的鬧鐘後瞪大了眼睛:「已經中午了?」 「對!我幫你請好假了,現在快下床跟我一起吃午餐吧!」 「啊?請好假了……」趙雲喃喃自語,想起昨夜雙頰便不受控制地紅了起來…… 馬超出門後,趙雲在窗邊坐了下來。 窗外晴空碧藍如洗,涼爽的微風捲來了院子裡的花香…… 幸福,無論是平淡還是濃烈,只有親身體會才能領略。 他在桌上攤開了一張信紙,提筆寫到: 親愛的雪兒: 這年頭會坐下來好好寫信的人的確不多,會提筆回信的更是鳳毛麟角………… =================================== 後記: 卡了好久的番外篇(汗) 都怪我家超哥H不能啦!(喂) 馬超:胡說!我很行的!不信你去問子龍!==+ 趙雲:……(大羞) PS.話說因為作者太過偏心(?)的關係,所以本篇寫完後便受到某人的嚴重關切XD||||(馬超:喂!我的第二回合咧?) 為了彌補馬超大人……龍啊,馬超的性福就交給你囉XDD      我等你的"番外的番外"啊XDDDDDDD ←記在這邊你這個坑就逃不掉啦~嘿嘿ˇˇ 2005/04 by Eli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