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腐物糟糕思想堆積處
ˇ 非我族類者勿近ˇ
  • 374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幸福暴力事件

※ 幸福暴力事件 ※ 一陣薄雨,打散了午後的暑氣。 雨勢停歇後,剛剛漂洗過的屋瓦鮮明光亮,掛下成串晶瑩的水滴。 避雨的人們紛紛走出屋簷,街上又恢復熙攘的景象,清新的好空氣令人神清氣爽,腳步也不自覺地輕快起來。 被雨水浸濕的青石路上,有充滿活力的攤販吆喝聲、馬蹄敲出的清脆噠噠聲、孩童們天真活潑的童謠…… 還有,路旁,一個步履蹣跚,垂頭喪氣的身影。 「瞧!那不是甘寧,甘將軍嗎?」一位賣魚小販用手肘頂了頂身邊的同伴。 「咦?是他啊?」那人抬頭望去,滿臉疑惑:「我從沒看過甘將軍這副模樣…」 「是甘將軍啊!」擠在攤子前買魚的顧客們注意力全轉到甘寧身上,大夥兒用比挑魚還謹慎的目光朝他打量一番後,一陣議論: 「這麼沒精打采的真不像他啊!」 「是啊!甘將軍一向給人生龍活虎的印象吶!」 「就是啊!還有怎麼不見那位跟他十分要好的凌統將軍呢?」 「說到這個…」方才都沒開口的一個老嫗突然壓低了嗓音,一臉神秘: 「其實凌統將軍剛才還在的,我剛瞧見他們倆一起在隔街那間青樓下避雨,然後啊……」她停下來,清了清喉嚨。 「青樓?然後怎樣?」眾人眼睛一亮,異口同聲的追問。 「然後我看見…」她滿意地環顧大家期待的眼神,繼續說道: 「甘將軍大概是閒著無聊,就跟青樓裡的姑娘們搭起訕來,凌統將軍在一旁臉色是越來越難看,  後來一個姑娘突然端來了一杯酒,也不知怎麼搞的,話沒說上幾句凌將軍一把就搶過去喝掉,  喝完後酒杯一放又不知從那裡掏出他那個頂頂有名的怒濤,對著甘將軍兜頭就是一陣打……」 「哇!!」人群一聲驚呼,又忙著問接下來的情形。 「接下來啊,我說甘將軍也奇怪,平白被打一頓居然愣頭愣腦的沒還手。」老嫗聳了聳肩: 「後來凌將軍就氣呼呼地,也不等雨停就自個兒走掉啦!」 「那甘將軍他……」大夥兒不約而同又望向那個漸行漸遠的落寞身影……做出結論: 「難怪我剛才覺得他身上的青龍紋身顏色更加鮮明哩!」 「被怒濤打得青一塊紫一塊的當然會增色不少啦!」 「雖說他們倆已經前嫌盡釋,但凌將軍還是難忘父仇吧?」 「我倒覺得他可能是看不慣甘將軍調戲姑娘……」 「就算調戲姑娘也不需要這樣一頓打吧?」 「就是啊就是啊……」 聽不見身後的議論紛紛,甘寧仍舊拖著他沉重的腳步前進,低頭望去,投射在石板積水中的倒影更顯得伶仃可憐。 今天難得他們倆都有休假,於是他提議來市集逛逛,出乎意料地,向來總是喜歡和他唱反調的凌統居然答應了。 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即使事先被警告過不准手牽手,能和愛人一起出遊閒晃也足以令他覺得幸福了! 只可惜天公不作美,一聲悶雷後突然下起雨來,他當下看也沒看就迅速把凌統拉到街邊的屋簷下避雨,然後…… 一抬頭看見那微雨中仍然醒目的紅艷布招,他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不幸在凌統面前遇上以前的老相好們已經夠尷尬啦!誰知道其中一個還不識相地端來了酒。 更可惡的是,人家還嗲聲嗲氣的指名那杯是要給酒量不佳的凌統……這分明就是要給他找碴嘛! 等他發現愛人的臉色難看到不行時已經來不及了! 也不過是一眨眼的功夫,大家便見識到怒濤名不虛傳的威力,還有凌統攻擊動作之快狠準…… 慘啊!這下子他又要淪為街頭巷尾茶餘飯後的話柄了! 別說街頭巷尾,像這種適合拿來閒磕牙的話題,在城裡散播之快絕對媲美他的無雙衝刺速度,不消多久就會傳到宮裡去。 待會兒回到他的將軍府,八成已經有人會等在那兒準備要奚落他了! 「唉!!」甘寧忍不住長嘆一聲,步伐越走越慢。 ※ 一直到夕陽西下,炊煙裊裊的時刻,甘寧才慢吞吞地走進自家大門。 「喲!興霸你可回來了!」 剛跨過門檻,就看到那個預料中的人影已經斜倚在柱子邊似笑非笑地望著他。 「伯符你果然來啦!」甘寧沒好氣的說道,這種時後最不想看到的人非他莫屬。 「是啊!我當然要來關心一下囉!」聽到那樣的傳聞後還不前來關切未免也太沒良心了。 「沒什麼好關心的!」甘寧不怎麼領情,邊往內院走去邊粗聲粗氣地送客: 「你還是快點回去陪你家公瑾吧,免得等一下人家找不到你還以為你上外頭亂搞去了!」 「嘖嘖!我再怎樣亂搞也不敢像興霸你一樣帶著公績上青樓啊!」孫策的話裡,諷刺之外還有一半是打從心底的佩服。 「誰帶他上青樓啦?」甘寧回頭吼道:「我們不過是倒楣在樓下避個雨,別給我添油加醋說得這麼難聽!」 「真的?」孫策挑起眉:「可是剛剛我家護衛兵買菜回來後明明就是這麼說的呀!」 「把他開除掉!!」甘寧又吼:「那地方老子已經有多久沒去了!更不可能帶著公績去!」 「喔,好啦別生氣!你也知道人言可畏,但是事情常常就是要有想像空間才有它的趣味性……」 「別給我來這套!」甘寧一揮手:「我現在夠煩了!你沒事就請回吧!」 「我是要走啦!」孫策還是嘻皮笑臉地:「不過我還擔心著你跟公績要如何重修舊好哩!」 「……」這話一下子擊中要害,正要回房的甘寧杵在房門口,安靜地等待下文。 「我說啊,雖然打是情罵是愛,但你們這樣鬧下去也不是辦法。」孫策搖了搖頭,語重心長地: 「興霸你該想個好法子讓公績別再把你當成冤家似的,動不動就對你鬧彆扭耍脾氣毒言毒語還動手打人!」 「……我對公績……有太多虧欠。」 隔了半晌甘寧才低聲說道,會默許凌統一切的惡言相向……或許就是因為心裡揮之不去的愧疚感吧? 「唉!」說到他們之間的恩恩怨怨連孫策都想嘆氣了:「你要是一輩子放在心裡面就是一輩子都還不完!」 「那也無所謂。」一輩子還不完那就兩輩子吧!反正他是幾輩子都願意守在他身邊的。 「可是長期的感情失和……不但你日子難過,大家看了也不好受啊!」 「這倒是……」想到接下來的幾輩子都是要吵吵鬧鬧的度過,甘寧突然也感到不安了。 「所以,拿出你男人的魄力來!」孫策一掌拍上他的肩:「務必要把另一半搞得服服貼貼這樣才有好日子過!」 「那我該怎麼做?」甘寧誠心誠意地問。 「首先,想想你有沒有什麼過人之處而且還正是對方所欠缺的?」 「呃……」甘寧開始苦思。 「舉例來說,」孫策抬起手臂,做出一個展示肌肉的動作: 「像我這身傲人的肌肉就讓公瑾羨慕不已,所以我一脫衣服他就更加溫柔可人死心塌地……」 「夠啦!我對你們的閨房之樂沒興趣!」甘寧不耐煩地阻止他,再低頭看看自己終年打著赤膊,結實精壯的上半身: 「說來我這衣服也已經脫很久了,可是公績好像還是不為所動?」 「唔……這樣啊……」這下連孫策也陷入苦思。 「伯符,」甘寧安慰似地拍拍他:「謝謝你,這問題我會自己慢慢想,時候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有什麼是自己所擅長而且還是對方所不及的? 這一夜,甘寧望著月光,輾轉難眠。 ※ 昨晚獨品的清茶冷卻在案上,即使等待對飲的那人遲遲還未出現,也早該丟棄了。 傾倒殘餘茶水的同時,凌統突然有些自責。 昨天是自己做得太過分吧? 明明是那些女子主動纏上的,他卻一時激動在眾目睽睽之下毫不留情面…… 興霸為此生氣的話一點也不令人意外。 如果他不過來……而他也還放不下自尊去道歉……那,他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咚!」一聲若有似無的敲打聲從窗扉傳來,凌統奇怪地走向窗邊,大清早的,院子裡應該不會有人才對…… 院子裡是沒人,但稍遠一點的牆頭上卻坐著那個他正掛念著的人影。 「你偷偷摸摸的在那邊做什麼?當賊啊?」看到甘寧出現凌統其實很高興的,但嘴裡就是說不出什麼歡迎的話。 「公績你醒啦?」甘寧對他的話絲毫不以為意,丟掉手裡的一把小石頭,從牆上一躍而下朝他窗邊走來。 「用過早膳了嗎?我想帶你去個地方……」 「去哪裡?」凌統回答得很冷漠:「要去青樓我恕不奉陪!」 「公績!」甘寧的眉頭幾乎要打結了,他有點激動:「你還在生氣嗎?你知道我已經有多久沒去那種地方了嗎?」 「哼!」他當然知道。不過,自知理虧又無話辯駁時,他很習慣的就會搬出這個字。 「別生氣了!昨天真的是一場誤會!」甘寧攀在他窗前催促:「你早上沒要緊的事吧?快點!我到門口去等你!」 「去哪裡?」 「秘密!」 什麼秘密嘛! 好吧,念在昨天對他有所虧欠的份上,今天就配合一點看看他要耍什麼花樣! 但是,真正該生氣的人為什麼看起來一點也不生氣?而自知理虧該道歉的人…… 「哼!」想到這裡凌統又低哼了一聲,隨意將頭髮紮起,不太甘願地朝大門走去。 ※ 清晨,朝陽在水面上灑了層薄薄金網,又映上遠處群巒的翠綠身影,明媚的山光水色有如溫潤的水墨。 垂柳茂密的江畔,早起的姑娘們正在浣衣。 喧嘩的流水聲裡,她們好奇地抬頭觀望又低頭竊竊私語…… 「甘將軍跟凌將軍大清早要上那兒去?」 「誰知道…可妳不覺得凌將軍滿臉不高興嗎?」 「甘將軍倒是滿面春風的模樣……」 「是啊!剛才他把凌將軍拉上船時我還聽見他吹著口哨呢!」 沒錯!甘寧想了大半夜的好方法就是帶著凌統進行“江上半日遊”。 想當年他頂著錦帆賊之名縱橫江湖,這名號可不是白混出來的! 提到行船掌舵,他敢拍胸脯保證絕對無人能出其右,現在他就準備要在愛人面前好好表現一番! 說也奇妙,凌統自從掙脫不成被他硬拉上船後,臉上不悅的表情便逐漸轉為柔和。 平常動不動就對他冷言相向的壞嘴巴,竟然也欲言又止,安靜了下來。 「怎麼樣?」甘寧掩不住臉上的得意:「我的技術不賴吧?」 「嗯。」凌統順從地點點頭,難得溫和的模樣教甘寧又驚又喜,孫伯符的方法原來還真管用呢! 「這江邊風光啊,我是百看不厭的。」甘寧邊說著,邊把船駛向江心。 今天是晴朗的好天氣,清爽的風拂著江面而來,十分愜意。 小船有些顛簸,凌統沒有說話,只是抓緊船舷舉目張望。 來到江心,甘寧俐落地下了錨,穩穩地把船停下來後便走向凌統。 「這裡的風景不錯吧?」他微笑問道。 「很好啊……」凌統長長的髮絲被風撥到唇邊,有些凌亂,卻也有另一種誘人的風情。 「你喜歡的話,我可以常常帶你到江上來。」甘寧伸手覆上凌統一直扶在船舷的手。 「嗯……」凌統含糊應著,很罕見地沒一掌拍開他。 「昨天的事你不生氣了吧?」既然沒反抗,甘寧索性攬上他的肩。 「嗯…不生氣……」表現還是很溫馴。 「那我們以後別再吵架了吧?」既然沒掙扎,甘寧索性把他圈進懷裡。 「嗯…不吵架……」態度還是很柔順。 「公績……」甘寧感動得簡直要落淚了! 他彆扭的愛人從來不曾對他這麼溫柔可人過,今天他總算是用對了方法,從今以後他甘興霸準備要過好日子啦! 正當甘寧陶醉在對未來幸福的幻想裡,凌統突然雙眉一緊,迅速地用手摀住嘴。 「怎麼啦?」甘寧大為緊張,這才發現凌統的臉色很蒼白。 「唔……我快不行了!」 「怎樣不行了?」 「興霸,我…忘了跟你說……」凌統還是摀著嘴,用無助的眼神望著他:「我…會暈船。」 ※ 「原來你剛才在船上那麼乖就是因為在暈船?」 「嘔………」 「為什麼要逞強不早點告訴我?」 「我為什麼要早點告訴你?」 「嘖!你不早說我哪會知道!」 「我……就是不想讓你知道!」 儘管凌統精神不濟,兩個人仍是一路吵吵鬧鬧的回到甘寧府中。 甘寧一腳踹開房門,把凌統安頓到床上後,又忙著要下人們去煮來薑湯。 「快趁熱喝,薑湯是可以治暈船的!」甘寧把碗端到凌統面前,表情十分著急。 「這是什麼江湖偏方?真能喝嗎?」 「少囉唆!快喝就是!」這傢伙!都已經暈得嘴唇發白了還有力氣跟他鬥嘴! 雖然有點兒半信半疑,給甘寧這麼一吼凌統還是乖乖地喝掉整碗薑湯。 「感覺好一點了沒?」甘寧仍不放心,細心地為他拉高了薄被。 「應該吧……」薑湯是很溫暖,不過看著甘寧為自己忙進忙出的模樣似乎更能舒緩頭暈之苦。 「唉!早知道你會暈船我也不帶你去游江了!」甘寧坐在床沿,口氣很是懊惱。 「為什麼會突然想要帶我去游江?」凌統感到好奇。 「因為……」甘寧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伯符說讓你見識到我過人的另一面後,或許你會對我更好一點,所以……」 「你嫌我對你不好?」即使這話跟事實相去不遠,凌統還是瞪著甘寧問。 「嗯,呃…也不是啦!」糟啦!再說下去可能又要吵架了!甘寧急忙改口:「我知道公績你對我一向很特別的!」 「………」凌統聽了反而沉默。 「嗯…我的意思是,你對別人都不會那樣唯獨就只有對我…呃…」好像越描越黑……甘寧覺得頭又開始冒汗了。 「我知道。」凌統低著頭,聲音很小聲:「只有你可以包容這樣的我……」 「啊?」 「雖然我一時還改不掉這壞習慣,但我以後會盡量注意的……還有,昨天的事我很抱歉……」 終於說出來了!凌統暗暗鬆了口氣,一抬頭就對上甘寧不敢置信的表情。 「公績…」著實遲疑了好一下,甘寧才小心翼翼地開口:「你…是不是剛剛暈船暈得太厲害啦?」 「混蛋!我誠心跟你道歉你這什麼反應?」凌統立刻惱羞成怒坐起來吼道。 「啊哈哈哈!」被凌統一兇甘寧居然笑了:「你剛才真是嚇壞我了,不過聽你這口氣就知道你沒事了!」 他搭住凌統的肩,再度把他按回床上:「昨天的事你不生氣就好,多躺一下,等頭不暈了再下床走動。」 「興霸…」才剛說要注意態度馬上又對人家大吼,凌統有點難為情,不知哪來的勇氣他突然向前輕觸了一下甘寧的唇…「謝謝你。」 「………」甘寧先是一愣,隨即若有所思地微笑:「公績,我想起我還有另一個過人之處……」 「嗯?」 「那就是……」 在凌統還沒會意過來前,甘寧便吻上他略嫌蒼白的唇,又趁著他想張口抗議時將舌頭探入。 能這樣吻他的機會真的不多……甘寧雙臂一收把那個還想掙扎的人牢牢固定住,舌尖恣意游走,纏捲另一股濕熱。 「唔……」聽見凌統喉間發出的低吟,甘寧略略鬆開他的唇:「怎麼樣?我的技術不賴吧?」 「……還不夠好!」就算臉紅心跳,凌統還是不肯服氣。 「這樣啊…那我們繼續練習!」甘寧又重新覆上他的唇。 「為…什麼……我得…陪你…練習……」 「不然…要我上青樓…去練也行…唔…公績…別咬我……」 融在吻裡的話句逐漸模糊………凌統彷彿嘆了口氣…閉上眼,順從地靠進戀人懷裡。 ================================ 後記: 難搞的一對再加上一個無能的作者……所以在浪費了好大的篇幅之後,他們終於親到了XD|||| Ened北鼻,這篇就交給你啦~由你來畫一定能把故事詮釋得比我更好ˇˇˇ 期待你改編的漫畫早日完成喔XD 2005/04 by Eli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