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腐物糟糕思想堆積處
ˇ 非我族類者勿近ˇ
  • 374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黃道吉日

=================================== 在一片啁啾的鳥鳴聲中醒來,馬超起身愣愣地環顧四周。 這陌生的房間是……啊!是了!這裡是張飛府中的客房,他暫時的棲身之地。 說來可笑,已經不情不願的在這裡住了好幾天,直到今朝他起床都還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何處。 本來嘛!一下子被人強迫搬到這裡,有誰會那麼快就適應環境啊? 唉!提起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他就有滿腹怨言,世事總是不能盡如人意。 為了主公之前的賜婚,他的將軍府目前正在大肆裝修,尤其是他的臥房,更是所謂的佈置重點。 都是馬岱那小子的主意,說什麼馬家長媳一定要風風光光的娶進門才行,當然就少不了那些張燈結綵的裝飾。 家中的“囍”字正在到處蔓延,而他呢……這樁喜事中的男主角,為了馬岱口中的“驚喜”,就只好先被請出家門靜待竣工。 一開始他還暗自竊喜,以為這下有藉口到趙雲府上留宿個幾天,沒料到張飛那性急的一聽到他暫無居處,便爽快地吆喝道: 『馬孟起!咱們兄弟一場,今兒個俺就將最上等的客房拿來招待你!』 還來不及出言婉拒,平常就愛多管閒事的軍師大人居然從旁附和: 『正好!要拜堂成親前,你跟子龍得先避不見面數日才合乎古禮,你就先暫居翼德府中吧!』 因為張飛一頭熱的好意,再加上軍師莫名其妙冒出來的禮數,害他不得不被隔離在這裡,好幾天都見不到他愛人。 馬超苦悶地抓著頭,為了這大喜之日,他竟然得忍受相思之苦,這實在是折磨人啊! 再這樣下去他總有一天會忍無可忍不顧一切的去…… 「匡噹」一聲,房門突然被粗魯地推開了,昨夜上好的門閂毫無招架之力,當下可憐兮兮的斷成兩節跌落在地上。 不用說他也知道是誰幹的好事。 「馬孟起!都什麼時辰了!?你還賴床!」張飛的大嗓門震耳欲聾地轟了過來。 「我這不就起來了嗎?」真是的!每天早上都要來這套!要他陪著比劃練武也犯不著這麼急如星火的… 「瞧你還溫溫吞吞的!還不快回去準備準備?等一下大夥兒還以為新郎逃婚去了!」 「逃婚!?」 唉呀!他竟然沒想起這天就是…………子龍!你可千萬要等等我啊!! ※ 他一直覺得那只是個玩笑——在阿斗胡鬧;眾人起鬨下的產物,除了馬超,沒人會認真當它是一回事。 只是當日子一天天逼近,喜氣洋洋的氣氛竟是一天比一天濃厚…… 甚至主公還用一種彷彿嫁女兒般的欣慰口吻對他說道: 『子龍,既然你父母已不在身邊,我就代令尊令堂為你們主婚吧!你們可要白頭偕老才不負我的一番好意啊!』 今天,那套綴金飾銀的鳳冠霞帔已經擺到他面前……這絕對是個貨真價實的婚禮! 可是,他是個大男人啊!要他穿上這種華麗累贅的女兒裝扮,這簡直太侮辱人了! 趙雲煩悶地在房間裡來回踱步。 雖然他們能拜堂成親是件值得高興的事,但是為什麼他就得做新娘打扮啊!?為什麼他就不能當那個帥氣的新郎啊!? 想來想去,這都要怪孟起啦!都是因為他!因為他………………。 反正,說什麼他都不願意穿上那身紅艷嫁衣! 事到如今,那就只好……他握緊了拳頭,心裡有了新的決定。 ※ 「恭喜!恭喜!今天可真是個黃道吉日啊!」 一大早,馬將軍府裡便賀客盈門,道喜聲不斷。 馬岱站在門口點了點人數,幾乎滿朝的文武百官都出動了,他大哥的婚禮能有這般盛況,都要歸功於子龍將軍吧? 說穿了,他也知道大部分人來觀禮的目的除了道喜之外,主要還是為了一賭趙子龍將軍披上嫁衣的風采。 想想那位容貌舉世無雙,俊秀清麗的趙將軍,在經過一番妝點後會有多麼迷人………滿屋子的人都在拭目以待。 「岱!你這是在搞什麼鬼!?」 耳邊突然聽見大哥不耐煩的聲音,正在兀自幻想的馬岱立刻回過神,急忙奔進內院。 已經換上一身新郎裝扮的馬超,對著綁在新房門前的粉紅色大蝴蝶結直皺眉: 「這什麼玩意兒?好俗氣的顏色!」 「這……新房裡有我要給你的驚喜啊!當然門口要先打個蝴蝶結表示這是禮物嘛!」馬岱笑嘻嘻地解釋。 「你可別在我房間內亂動手腳啊!」馬超很不領情的說道,光看這朵粉紅色蝴蝶結,他已經開始懷疑馬岱的品味了。 「放心!放心!大哥你一定會喜歡的!」馬岱拍著胸脯保證:「你就開開心心的當你的新郎倌吧!」 才說著,前廳便傳來一陣喧嚷,鬧烘烘的人聲一路來到內院,帶頭的姜維蒼白著一張臉,一見馬超便喊道: 「馬將軍!不好了!剛剛要替子龍將軍更衣的下人們來稟報說…說…」 「說什麼!?」馬超緊張的吼道,這話聽起來就絕對不是什麼好消息。 瞧見眼前人可怕的神色,姜維有些膽怯地囁嚅道:「他們說……子龍將軍不見了!整個將軍府裡都找不到他!」 ※ 一瞬間從天堂跌落到地獄……差不多就是這種感覺吧? 事情傳開後,原本喜氣洋洋的氣氛立刻蒙上了一層陰影,喧嘩的人們全靜了下來,只剩交頭接耳的竊竊私語。 最沮喪的那個人,此時正著急的要隨從為他備馬…他不相信他最愛的子龍會做出逃婚這種事!他一定要把他找回來! 「大哥…」馬岱一副欲哭無淚的模樣:「關將軍和張將軍已經分別往城東和城西方向尋找,你就先繞到城南去看看。」 「我知道了!」馬超摘下身上的大紅禮花,那鮮豔奪目的紅,現在看來是多麼諷刺……… 「慢著!」正要上馬的他突然停下動作,凝神傾聽:「有匹快馬正向這邊奔來!」 大夥兒聞言皆屏息以待,在這種時刻,眾人最盼望的莫過於……… 果然,一匹通體雪白的駿馬遠遠地出現在視線範圍內,不過轉眼間便勒定在大家面前。 這是趙雲的愛駒“絕塵”,而其上英姿煥發的身影,正是之前被謠傳逃婚的“女”主角…… 「子龍!」馬超看清來人後簡直是喜出望外了! 「趙將軍!」一群人深怕他再逃掉似地團團圍了上來,剛才的陰霾一掃而空,大家臉上都有鬆了口氣的笑容。 「抱歉我來遲了!」趙雲俐落地翻身下馬:「希望沒有誤了時辰…」 「當然沒有!當然沒有!」馬超眉開眼笑地上前牽住趙雲的手:「子龍快去換裝吧!」 「不用了!」趙雲連忙搖頭:「我這已經換好了!」 聽他這麼一說,馬超才注意到趙雲的裝扮跟平常略有不同。 他身著一襲簇新的銀藍色戰袍,胸前蟠踞著金色龍紋;抽象的雲彩圖案優美地旋繞至領邊; 纖細的腰間扣上威武的獅頭環帶;雙臂上的護甲繪著流雲圖騰,嵌進熠熠生輝的獅頭雕飾裡; 一頭烏黑長髮束了起來,隨著青綠髮帶垂落在肩上,顯得優雅飄逸; 秀麗的容顏有著一對溫和而堅定的眼神;修長的身軀在眾多目光中卓然而立… 他周身所散發出來的,是再深沉的內斂都無法掩蓋的光芒。 「你這身打扮……?」馬超遲疑著……真的很好看啦!可是我們這是要拜堂成親,不是要上戰場啊! 「這是我最隆重的裝束,所以…」趙雲停了一下,環視著大家:「我穿來出席我人生中最隆重的場合。」 一時間,似乎也沒人能反駁這樣的說法……群眾安靜了一下…… 這時擠在大人腳邊,素來說話不經大腦的阿斗忽然興奮地喊道:「子龍哥哥好美!是我看過最漂亮的新娘子!」 眾人聽罷哄然而笑,趙雲微微紅了臉,有些害羞的低下頭。 「也罷!也罷!既然兩位主角都到齊了,婚禮就快些開始吧!」 在軍師的一聲令下,人群便簇擁著他們倆往屋內移動,一連串劈啪的爆竹聲揭開了這喜慶的序幕。 唯獨馬超的腳步有些猶豫……跟趙雲的一身勁裝比起來,他突然覺得自己身上的大紅錦袍真是夠俗氣夠老土了! 既然子龍都可以穿成這樣了,那我也去換掉行不行啊? 「吉時已到!請新人進場!」 已經沒時間給他自慚形穢啦!隨著一聲高喊,一條紅綾布被塞進他手裡,另一端則握在他戀人手中。 冥冥之中繫上的紅線,如今正真實地牽引他們走向那對高燒的紅燭前。 馬超望向身旁一直低著頭的趙雲,莫名地感動起來… 過去從沒奢求過這一刻,能擁有他的心、他的人,就算這份感情沒有實質的名份他也愛得無悔無憾… 而這一刻起,他們卻是生死與共,真正的結髮夫妻了。 沒能看見趙將軍披上真正嫁衣的模樣,賓客們說不失望是騙人的,但仍然不減其興致,畢竟這是個值得慶賀的好日子。 相戀多年的馬趙兩將軍,就在軍師當司儀(台風穩健禮數周到);主公當主婚人(照例冗詞一長篇,外加過於感性流下的眼淚); 阿斗當小花童(一路哭鬧著,緊抓著趙雲的衣襬不放);以及一大群人的熱烈祝福中,順利拜堂成親,完成了終生大事。 ※ 熱鬧的氣氛一直延續到入夜,杯觥交錯間,處處可見賓客們興高采烈的談笑,唯獨馬超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在軍師喊完『送入洞房』後,他們倆就硬生生地被攔截了下來…他早就知道那班醉死人不償命的酒鬼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他們! 於是,他們被迫在誇張的起鬨聲裡表演了喝交杯酒……然後呢…還沒完…當然還沒完! 明明趙雲已經羞紅了臉,但是惡劣的觀眾們還吵著要馬超當眾獻吻,幸虧後來給阿斗的哭聲壞了興頭才罷休。 現在,眼看著張飛抱著一大罈酒朝他們晃過來,他又有不祥預感了! 「子龍!你自己說說你該罰幾杯?」張飛放下酒罈子,興沖沖地問道。 為了早上的疑似逃婚事件,他和關羽兩人奔波了不少路,最後才匆匆忙忙地趕回來參加婚禮。 就憑這點,他不鬧著趙雲喝掉半罈子酒絕對不甘心! 「罰三杯!」馬超搶著回答:「扣掉剛剛我們喝過的交杯酒,只剩兩杯!然後我還可以再幫他喝掉一杯!」 「馬孟起!這是我跟子龍的私事,你插什麼嘴!?」 「從今天起,子龍的事就是我的事!誰想要跟我愛妻喝酒,得先過我這一關!」 馬超說得臉不紅氣不喘,完全沒留意趙雲脹紅臉的尷尬表情,倒是一向粗心的張飛瞧見了…… 「子龍怎麼喝沒兩杯就醉紅臉啦!?」他關切地打量趙雲,又換了個商量的口吻: 「不如這樣吧!這酒債先欠著,你今晚早點歇息去!」 「翼德兄誤解了,我…」趙雲正想開口解釋,馬超便一把將他抓到身後: 「子龍真的不行了!我這就送他回房去!我們改天喝吧!改天你要喝幾缸子我都奉陪到底!」 真是老天有眼!他終於有藉口可以甩脫眾人,奔向那期盼已久的洞房花燭夜! ※ 折騰了老半天,現在馬超和趙雲總算是站在那朵粉紅色的大蝴蝶結前…… 「好漂亮的錦帶!」趙雲由衷地讚美,他很少看見這樣可愛的顏色。 「是啊!好漂亮!」馬超口是心非地點頭:「我們趕快拆了它吧!」 推開門,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粉紅花海,原本略嫌單調的花廳,在花團錦簇的襯托下氣氛突然夢幻起來。 「真浪漫!馬岱一定費了不少心思。」趙雲微笑地摭起一朵蘭花,淡淡的幽香浮動在空氣裡。 「也許吧……你喜歡就好!」面對一屋子浪漫,馬超無心欣賞,反而是有點擔心地直往內房走去。 迎面而來的粉紅紗幔重重疊疊,遮蔽了他的視線……這馬岱怎麼那麼愛用粉紅色啊!? 「好大的床!」跟在他身後的趙雲眼前一亮,驚喜地走向前去,一張佔據了半個臥房的特大眠床就安置在垂幔之後。 傻馬岱!你不知道給我們睡的床是越小越好嗎!? 馬超在心裡暗暗叫苦,這麼大的一張床,他從此不就沒有正當理由擠在趙雲身邊了嗎? 「孟起,你不喜歡?」發現馬超悶悶不樂的樣子,趙雲疑惑地問道。 「啊?我…我…很喜歡啊!」不管了!憑他馬孟起的能耐,床的尺寸根本不是什麼問題! 排除了第一個考驗,馬超又四處張望了一下,發現門上多了一把心形的大銅鎖——這禮物送得好!他臉上總算有了笑容。 剛剛才擔心會有人來找碴鬧洞房,這大鎖正好派上用場了!他立即過去,喀嚓一聲將房門鎖上,現在……還等什麼呢!? 「子龍,我們該睡了…」挑暗了燈火,馬超溫柔地摟住趙雲的腰,順手去解他腰間的環帶。 「嗯。」很合作地點點頭,趙雲害羞的推開他:「我自己來就好。」 「我真羨慕你這身帥氣的打扮…」馬超看著趙雲卸去沉沉護甲,忍不住又低頭瞄了一眼自己身上土氣的衣著。 「那是因為我不願意穿女人的衣服。」趙雲嘆了口氣,又帶著點歉意說:「抱歉…事先沒跟你說好…」 「沒關係。」反正穿什麼結果都一樣……馬超笑著,伸手便幫他拉開了中衣。 「!?」趙雲呆了一下,搖頭道:「不用了!今晚有點涼,我想著中衣就寢…」 「傻瓜!」馬超輕吻戀人的臉頰:「今晚是我們的洞房花燭夜,你穿這麼多怎麼圓房啊?」 「圓房………?」趙雲瞪大眼睛,表情像是頭一次聽見這兩個字。 「對!」沒有商量的餘地,馬超已經將趙雲騰空抱起朝床邊走去……床大也是有它的好處,走沒兩步便抵達目的地。 「孟起!等等!我們之前不是已經…」趙雲雙頰緋紅,躊躇了一下才小聲說道:「已經…圓房過了嗎?」 難道之前那麼多次還不算數嗎? 「那不算!」馬超果然不認帳,他俐落地將戀人壓在身下,眼神既熱烈又認真: 「按照傳統習俗,新婚之夜沒有圓房便不算真正的夫妻,所以今夜我們無論如何都一定要……」 「無論如何都一定要?」趙雲聽得一愣一愣的,原來還有這樣的禮俗? 「是的。」馬超撫著他泛紅的臉頰,目光裡盡是疼愛:「能和你成親真是我修來的福氣,我們拜堂時你不知道我有多麼感動…」 「那時候我也很感動…」趙雲低著頭,忽然覺得心跳起來…眼前,馬超灼熱的視線讓人不敢迎視。 「子龍…」看見戀人顯現出來的羞澀,馬超柔情萬千地將他擁進懷裡。 髮帶鬆開後,一頭青絲恣意地散落榻上…… 當吻來到眼前,趙雲閉上眼睛…今夜,不知為什麼,那些曾經熟悉的愛撫,都令他感到生疏而期待。 過去純粹的感官刺激,現在都像是一種儀式…為了讓兩人成為結髮…他柔順地,沒有太多掙扎,便將自己交了出去。 驚喜於趙雲的溫順,馬超迅速地除去層層衣物。 先不忙著侵略,只是用手描繪著趙雲纖細的曲線……無暇的身軀,輕易就燃起他永不饜足的慾望。 戀人小巧的乳尖經過他來回撫觸,怯怯地挺立起來,馬超低下頭去吸吮舔弄… 一陣輕顫傳到他的舌尖,他雙手安撫似地圈緊趙雲,唇舌仍然不捨離開。 「嗯…」趙雲發出模糊的呻吟…總是這樣,他總是用熟練的技巧挑起他的情慾…帶來的快感,任何矜持都無法抗拒。 「!?」恍惚間,挑逗已來到下半身,趙雲睜開眼,看見馬超一手撫弄他勃起的慾望,嘴角噙著意味深長的微笑: 「你這裡的反應真快…」 「……」還不都是你害的!趙雲轉頭避開他促狹的表情,有點惱怒,卻又羞於啟口… 更何況,分身被摩擦套弄的快感取代了一切,此刻他已無法成言,只能追隨身體的原始渴望,等待釋放的那一瞬間。 「子龍!」馬超喚他,扳過他的臉:「看著我。」 他要正視他每一分醉人的神態——從最初的壓抑到縱情時的嬌態;更進一步,他還要聽見他誘人的嬌喘…… 「唔…孟起…住手…」趙雲擰著眉低喊,馬超的手指突然強行探入他體內,他下意識地想逃開… 只是那靈巧的指尖不需摸索就觸及他最敏感的深處,酥麻的感覺一下子傳遍全身,幾乎令他癱軟。 「啊…嗯嗯…」在馬超的前後夾攻下,趙雲情不自禁地配合起他手裡的動作……隱隱覺得,就快到了! 「感覺很棒吧?」再一次深深頂觸那點;再一次順著他的昂揚用力套弄…… 下一刻,馬超滿意地聽到趙雲的失控呻吟…在緊接而來的高潮裡喚著他;在他手中灑落迸發的激情。 俯身向前,趙雲只能無力地任他親吻…高潮後的醉態旖旎動人,泛紅的臉上,長睫無聲搧動,似乎是欲言又止地望著他。 「怎麼了?」馬超明知故問…他侵入的指尖還徘徊不去,有意無意地在那處提醒著趙雲…… 讀到戀人眉宇間的氣惱,他笑了,妥協似的詢問:「要不要換讓你更舒服的東西進去?」 「………」這麼羞人的問題…趙雲咬著唇,不讓自己多透露一點點想望…他知道馬超就愛這樣欺負他,這次他絕不讓步。 想要聽的答案久候不至,馬超索性惡意地轉動手指,所到之處極盡挑逗,引來趙雲的陣陣驚喘: 「啊!孟起!別…別這樣!」弱點被人掌控的感覺,他心裡一點都不好受,然而身體卻本能地將入侵者納入更深處。 「你的身體最誠實。」馬超吻了他一下,抽出手指,將趙雲微張的雙腿固定到自己腰間,就著殘留的精液,熱脹的慾望開始向前挺進。 「……」下身傳來每次歡合都必須承受的痛楚,趙雲將唇咬得更緊。 「子龍,放鬆一點…」馬超憐惜地放慢動作……每次都這麼緊,幾乎要讓他陷入進退不得的困境。 「嗯…」趙雲喘息著,努力敞開自己,馬超溫暖的雙唇又貼了上來,他張口迎合… 近乎窒息的深吻,舌尖追逐遊走,霸道如他…不斷深入,毫不留餘地的佔有自己。 「孟起…」被入侵的內部已逐漸適應,趙雲環住戀人壯碩的肩,察覺到對方因為忍耐而滲出的汗水。 「要開始了…」馬超的嗓音比平常又低了幾度,擺動腰身,緩緩退出再深深挺入… 戀人的身體總是比他預期中的更緊熱更柔軟,先試探似的抽送幾下,他再也忍不住地用力頂入! 「嗯…啊啊…孟起…孟起…」每一句呻吟都像是讚嘆,馬超加大幅度,放縱地追逐起讓彼此都銷魂的快感。 緊密結合的地方在反覆抽插下發出令人臉紅的聲響,趙雲睜開淚水迷濛的眼睛,對上戀人激情中仍專注於自己的目光… 「你好美…」馬超愛憐的語調,消失在纏綿的唇邊。 沉淪的快感占滿所有意識,顧不得矜持,趙雲緊緊擁抱身上的戀人… 用充滿索求的姿態去迎接馬超更深的撞擊;任由他幾近狂亂地侵略自己。 被情慾燒灼的身軀,理智也焚為灰燼,他們交纏著,重複向對方尋求更激烈的歡愉…… 「我愛你…」一股熱流瞬間湧入體內,高潮的昏亂中,他聽見馬超的愛語…趙雲嫣然一笑,迎向戀人的唇: 「我也愛你…」 ※ 靜悄悄的大門外,一對高掛的紅燈籠在夕陽下隨風擺盪,華麗的大紅色燦爛耀眼,還餘留著昨日的喜慶氣氛。 姜維抬頭望了望,又低頭不安地來回走動,應門的下人已經進去回報好一段時間了,依然不見他要找的人。 「伯約!」 等了半天,出來的人是馬岱,他拉開半掩的門對姜維招呼道:「什麼事?先進來坐坐吧!」 「不了!」姜維忙著擺手:「子龍將軍呢?阿斗公子賴著一定要找他,現在正在書房裡哭鬧不休呢!」 「他跟我大哥都還沒起床呢!」馬岱苦笑:「你要不要再等一下?」 「還沒起床!?」現在太陽都已經要下山了耶!姜維同情地搖搖頭:「他們昨晚大概被鬧洞房鬧到很晚吧?」 他昨夜可是很安分守己的沒去亂湊熱鬧。 「呵呵!昨夜想鬧洞房的人都沒得逞!」說到這個馬岱可得意了:「因為我送了我大哥一把大門鎖,那把鎖可是經過千錘百鍊…」 話還沒說完,馬岱突然臉色大變,他往袖子裡掏了掏,驚慌地喊道: 「唉呀!鑰匙還在我這裡!」 「什麼鑰匙?」姜維大惑不解地看著他。 「糟糕!我忘了!」馬岱來不及解釋,丟下姜維拔腿就跑……竟然把他們鎖在房內這麼久,這下他大哥不抓狂才怪! 飛奔到新房的花廳前,馬岱跨過被扔在地板上的粉紅色蝴蝶結,就要向前拍門。 「孟起,我餓了…」隔著門板,傳來趙雲有氣無力的聲音。 子龍將軍,不!大嫂,我對不起你!害你整天都無法走出房門用膳!!馬岱充滿罪惡感地自責,卻聽見他大哥說道: 「餓了嗎?不要緊,我現在馬上就餵飽你喔!」 「唔…不…嗯…不是…啊…嗯嗯…」 咦?咦?不會吧!?一整天都沒吃東西的情況下竟然還能………他大哥還真是體力過人! 深知這種時候拍門找人簡直跟找死無異,馬岱於是紅著臉,飛快的逃離現場…… 不知道他們何時才會發現他從門縫裡塞進去的鑰匙? =========================================== 後記: 祝我最喜歡的SR生日快樂!!要滿三歲囉XDD 12月20日是SR的開站紀念日,對我來說也算是另一種黃道吉日喔(笑) 因為有SR,我讀到更多精采的同人作品,生活裡多了不少美好(腐敗?)的妄想^^ 謝謝龍建設了這麼棒的網站(親) 這篇廢話很多的賀文希望你會喜歡^^;; 基於私心,我還是沒讓趙雲披上真正的嫁衣(毆);也是基於私心,我讓他以無雙二的造型完成終身大事:P 沒錯!無雙二的趙雲是我的最愛!當然戰記裡的趙雲是更美囉!還是白白嫩嫩的子龍最吸引人啊~(心) 至於馬超嘛…欸…他無所謂啦!超哥不管什麼造型都很帥咩XD(馬超:妳分明是想用拍馬屁的方式來敷衍我==+) 還有啊,那個H的部分卡了很久…寫完還是覺得很下品orz|||b PS.因為心虛,去查了一下資料,發現爆竹應該是魏晉之後才有記載的東西(汗)         呃…沒關係吧?這裡就先借放一下^^;; 至於那些有的沒的禮俗啊…我投降比較快(喂)←這人寫文本來就是胡來的b 2004/12 by Eli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