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腐物糟糕思想堆積處
ˇ 非我族類者勿近ˇ
  • 374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護髮戰爭

「看!還綁得起來啊!」早晨,我在鏡子前抓起髮尾,對著鏡子裡的他笑。 「……」他不吭聲,臭著臉轉向另一邊去。 為什麼這麼執著於我的長髮?我不懂…… 是因為那樣的我,看起來比較像女人嗎? 有了這樣的念頭後,我也不悅了起來。 要女人,對他而言還不簡單? 他去外頭隨便晃晃都會招惹來許多女人的目光…… 街角花店打工的年輕美眉、隔街咖啡店丰姿綽約的老闆娘、還有那位我總是記不住名字的鄰家女孩…… 更別提他公司裡,那個波濤洶湧的金髮美女! 上次當著我的面就肆無忌憚的拋了個飛吻過來,雖然他愛理不理,但我還是很介意!! 我凝視鏡子裡的他和我……新愁舊恨突然全浮上心頭。 終於,換我臭著臉對他說:「要長髮美女自己出門去找!我不是女人!更不願意當女人的替代品!」 ※ 莫名其妙! 我什麼時候說過要找長髮美女了!?又什麼時候把他當成是女人的替代品了!? 看著他原本及腰的烏黑長髮突然剪去大半,心裡的失落還沒痊癒,他卻又賭氣般的開始了新的戰局。 要什麼女人!?對我來說,他就是一切!佔據在沒有人能取代的地位! 現在竟然要我自己出門去找女人? 哼! 「我如果要找,早就去找了!」冷冷地,我望了他一眼,彼此間隔著不相上下的火氣。 沒有人想退讓……餐桌上的交談就此打住,早餐在靜默中結束。 他轉身,打薄後的及肩長髮甩出一道短短弧線,還是沒綁起來。 拎起大衣,抓了車鑰匙,他當我不存在似的關了門。 引擎聲響起時,我突然記起了什麼因而追向門外… 「子龍!」 回應我的只有一縷輕煙……印象中他的倒車速度不曾這麼敏捷過。 「可惡!!」 我也該出門了!可是,午餐要怎麼辦吶? 我們還沒說好要在哪一家餐廳碰面……或者,他根本就不想再跟我碰面!? 既然這樣,那我幹嘛還要像個笨蛋似的主動去求合!? 他媽的!那個該死的慫恿他剪短頭髮的設計師!總有一天我會去砸了他的店!! ※ 「馬孟起~~~」 拉長的尾音嬌滴滴的纏了過來,我緊盯螢幕繼續敲打鍵盤,無視身體傳來的一陣哆嗦。 幾秒鐘的短暫安靜……… 「馬孟起!!」 一聲嬌叱,聲音的主人似乎準備要跺腳了,鄰座的J從隔板探出頭來: 「喂!安娜來了!你是把人家的話當成耳邊風嗎?」口氣很是責備。 「我的確盡力而為……」瞪了這個好事者一眼,緩緩推開椅子站起來,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 在門口被一群單身漢熱情包圍的安娜立刻笑逐顏開,蹬著她的高跟鞋趕到我身邊。 「今天要到哪間餐廳用餐?」妝扮得很精緻的一張臉甜甜地笑著,後面還跟著她的一票崇拜者。 「不知道…」跟我的心灰意冷比起來,她的興高采烈簡直令人討厭。 「不要說不知道嘛~」亮晶晶的緋紅指尖很親熱地扯住我衣袖,可以感覺到身後一排艷羨的目光。 「真的不知道!」加快腳步,還是擺脫不掉N°5的香水味:「我們沒約好!」 「沒約好!?」她停下來,銀藍色的長睫在陽光下不可置信地閃了幾下:「怎麼可以!?」 「為什麼不可以!?」我武裝起來面對她:「我偶爾也會有想要自己用餐的時候!」 「可是我…」細心勾勒的柳眉瞬間失去了優雅的角度,她真的跺腳了: 「我很多天沒見到他了!好不容易出差回來…我很期待的!」 「那又怎樣!?反正妳也只能看看…」上次她亂拋飛吻後,我就禁止她與他有任何形式的溝通了。 「我就是想看看嘛!」她掠過耳邊的金髮,一臉苦惱:「連看都不給看!你真小氣!」 「有什麼好看!?還不都一樣!?」不對,不一樣了,他把長髮剪了……我詛咒起心裡的那一陣抽痛。 「就是好看啊!光是看著他我就覺得很幸福!」她像是說起了自己的情人,滿臉陶醉: 「尤其是他的長髮,我好羨慕喔~」 「他剪了……」而且我們還因此吵架了……所以,我得自己一個人吃午餐。 「啊!?」鮮紅欲滴的雙唇伸展出一個驚人的弧度:「剪短了!?」 「對!」 「呀~~~~~」 沒意外地傳來一聲尖叫,我走開,等著聽她接下來痛苦的悲嘆…… 「那他一定更帥氣了!!」 去你的更帥氣了!!! 我丟下安娜跟她的崇拜者,忿忿地擠過同樣要外出用餐的人群。 漫無目的,毫無食慾。 星期五的午餐,我們通常不是在Alloit就是在Belattle,灑滿陽光的位置。 他的長髮在光線下閃耀,我們握著咖啡杯,在咖啡香裡討論週末計畫……… 我仰起頭,天殺的陽光為什麼要這麼燦爛!? ※ 「先生,可以為您點餐了嗎?」 繫著潔白圍裙的女服務生第四次走到我桌邊,微笑詢問。 「再等一下。」我也微笑,帶著歉意,她理解地點點頭走向一旁去。 我開車,他搭地鐵,各自在城市的兩端工作。 儘管如此,每天中午的共進午餐還是必須的,至少在今天以前是這樣沒錯。 星期五的午餐,我們通常不是在Alloit就是在Belattle,灑滿陽光的位置。 今天他什麼也沒說,但我還是來了,在Belattle外找到彌足珍貴的停車位,坐了進來。 餐廳的大門吞吐著一批批飢餓與飽足的客人,我的視線沒有移開過,也沒有望見我所要的。 如果他不來…… 我低下頭,髮絲柔和地垂落在肩前,一點都不像身為導火線該有的樣子。 早晨的怒氣早已消化殆盡,但是我一點也不餓,如果他不來。 「先生…」服務生第五次走過來,很為難地:「再十五分鐘就要過了我們的午餐供應時間,您要不要先點…」 「謝謝妳,很抱歉我不用了。」 真的很抱歉,我也不能再等了,待會兒飆再快都注定要遲到,讓他知道的話一定又是一番責備… 不,應該不會了,現在起他既然不能接受我頭髮的長度,勢必也不會費心關切我開車的速度。 這個時候他也該用過餐了,或許在桌邊和他一起討論週末計畫的,就是那位金髮美女… 因為一時興起,我把他喜愛的長髮剪去,卻沒想到剪掉的不只是長髮…悔意逐漸擴散開來… 餐廳裡只剩準備喝下午茶的客人,陽光還是那麼好,我抓起一旁的白色大衣站了起來。 服務生忙不迭地走到門邊拉開玻璃門,雖然我的消費狀況令人失望,她還是親切地說出謝謝光臨。 通往二樓的階梯此時傳來一陣聲響,我的轉身凝視忽然接觸到那雙劍眉之下的驚愕。 「你來了?」他問。 「不,我要走了。」我說。 「我也要走了。」他回答的很快。 「吃過了嗎?」我問。 「對!你呢?」他明確的說完,看著我。 「我也是。」自尊心迫使我點頭。 誰都沒走向櫃檯買單。 步出大門時服務生疑惑地打量我們,不誠實的人越來越多,她今天至少就碰上兩個。 ※ 「你已經遲到了!」 不知道該說什麼,我只能邊看錶邊這樣說,可惡剛才等他時演練過的話一個字都說不出口! 「嗯。」他很沉默,越走越快。 終於我們都走到他的停車位旁。 「我…」他伸手握住車門手把,很遲疑地開口。 「子龍。」我深吸一口氣:「別開太快,遲到無所謂,慢慢開就好…」 他已經打開的車門突然又關了起來,轉頭專注地盯著我: 「孟起,我會再把頭髮留長的。」 「沒關係!」真的沒關係!我之前真是他媽的太小心眼!「你高興就好,長髮短髮我都喜歡!」 「你不生氣了?」 「我沒生氣…」我只是心疼…不過,安娜說對了!現在的他看起來的確更帥氣。 「所以…」他還是很嚴肅:「我們沒事了?」 「沒事了!」我用力點頭,覺得垂在肩上的黑髮襯著他真是好看極了! 聽見我回答後他臉上的線條一鬆,微笑起來:「我突然覺得好餓。」 「我也很餓…」剛剛太失算!我以為坐在二樓窗台看得到街邊的位置就絕對不會錯過他! 「我一直在等你…」他低頭望著路面,有一點委屈:「我以為你跟上次那位金髮美女一起去吃飯了…」 「呆子!」人家覬覦的是你!「沒有你她才懶得理我!」 「咦!?」 「你都不知道我的情敵有多少!」隨便算算都有好幾個… 在街角花店打工的漂亮美眉、隔壁街咖啡店裡風韻猶存的老闆娘、還有那個我一時想不起名字的鄰家女孩…… 「而且你現在更帥氣了!我好擔心…說不定哪天你就被人家拐跑了…」我拉著他往回走,一邊提出我的隱憂。 「才不會!」修長的手指緊抓住我的手臂,可以感覺他認真的力道:「沒有人可以取代你!」 「歡迎光臨!」 Belattle裡,剛才那位服務生為我們再度拉開門,臉上有不太確定的笑容……「請問…兩位嗎?」 「對!」我挑著眉對她笑:「我們要用下午茶!」 他走到窗邊那個座落在陽光裡的好位置,轉身對我微笑,及肩黑髮在光線下閃耀…… 我們的週末,已經開始了。 =================================== 被一堆工作追殺中,可是我突然不要命的萌起來掰了這篇粗品orz|||b 老是這樣,越忙越不務正業;;; 第一次試著用這種方式寫文,不習慣也寫不好,但是我在寫時很快樂(笑) 因為暫時逃避工作嘛XD 無論如何,謝謝你跟我一起分享這個不務正業的成果^^ 2005/01 by Eli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