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腐物糟糕思想堆積處
ˇ 非我族類者勿近ˇ
  • 374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FFVII(Cid×Vincent)給Cid的生日滿月禮XD(毆)

不,正確來說,只有Cid覺得理所當然,Vincent其實很想關門,想關得很。 好幾次Vincent想找工具來修理,Cid都說這點小事就別麻煩了,反正屋子裡就只有他們兩個,而且,都已經是老夫老妻了。 「什麼老夫老妻?」Vincent不以為然。 「我們都住在一起這麼久了,別這麼在意這種事嘛!」 「可是洗澡不關門很奇怪啊!要是有客人來怎麼辦?」Vincent還是覺得不妥。 「放心,你洗澡時我會把他們都鎖在大門外!」偶爾會來火箭村串門子的就是Barett、Yuffie和Reeve,他們都很識相的。 「這樣子很尷尬……」說穿了,Vincent就是沒有安全感。 「尷尬什麼?」Cid不懷好意地笑道:「你其實是比較擔心我會趁機偷襲你吧?」 Vincent沒回答,只瞪了他一眼——飽含警告意味的一眼,便走開了。 這問題就此打住,壞掉的門也一樣擱在那兒。 幾天之後,屋裡的兩人都逐漸習慣浴室成了開放空間。 雖然Vincent總是把浴簾拉得密密實實不留縫隙,但他似乎也不再計較洗澡不關門這件事了。 這樣和諧平靜的日子過了不久,卻在某一晚戛然而止,原因在於Cid去踩到人家的底線。 他敢發誓他內心沒有任何一絲邪惡念頭,他只是單純地想要享受與親密愛人共浴的快樂時光。 所以,當他拎著毛巾掀開浴簾邊吹口哨邊跨進浴缸時,完全沒料到Vincent會大叫一聲還一拳把他揮出去。 「Vin,我只是想跟你一起洗澡,我沒有別的意思……」Cid極度受傷地對著緊閉的浴簾辯解道,一邊揉著自己發痛的下巴。 「我……」Vincent在浴簾的另一邊反省著自己剛剛是否出手太重。「對不起,我不習慣跟別人一起……剛剛很抱歉。」 「沒關係啦!」看樣子Vincent剛才受驚不小,Cid邊揉下巴邊說道: 「可是這有什麼好不習慣的呢?我們之間還有什麼秘密啊!我們都已經做過那麼多——」 「跟那個無關!」Vincent滿臉通紅地嚷道。「我、我還是習慣自己一個人洗澡,抱歉……」 「好吧!」既然愛人這麼堅持他就不勉強了。 Cid將毛巾隨意圍在身上,拉了張椅子在浴室門口坐下,對著那片將他們分隔兩地的浴簾發起愣來。 明明就只是一片薄薄的塑膠布,怎麼感覺厚重如一堵牆,硬生生地在他們兩人之間畫上一道界線。 相愛了幾年,他以為彼此都沒有任何隔閡存在,想不到如今自己竟連一片薄薄浴簾都跨不過去,唉! 要怪就只能怪Vincent的個性過於矜持保守……喔不,千錯萬錯都不該怪罪到自己愛人頭上,要怪就只能怪那片浴簾! 對,沒錯!誰叫浴簾要擋在他們中間!? 如果沒有這片浴簾,就不會發生這場悲劇了。 如果沒有這片浴簾,他現在肯定一眼就能望見Vincent在蒸氣繚繞中誘人的胴體,說不定還能更進一步,與Vincent泡在浴缸裡共享魚水之……更正,共享戲水之樂。 人是貪心的動物,除去一層障礙後就會想要更往前一點,一步一步地朝內心的渴望邁進。 念頭一轉後,那片乳白色浴簾在Cid眼中霎時如同眼中釘一般欲除之而後快。 只是浴簾好端端地掛在那兒,盡忠職守地防止水濺濕浴室地板,實在沒有撤去的理由,而且,他敢打賭Vincent八成已經注意到他的“陰謀”。 「你最近為什麼老是看著浴簾發呆?」Vincent問到,眼裡有些微的懷疑。 「沒事。」Cid小心翼翼地不讓自己被看穿。「我只是覺得它有點髒,應該拆下來洗一洗。」 「我覺得還好啊……」Vincent湊上前看看,發現上面也不過只有一點淺淺的水漬痕跡,他從來不知道Cid會這麼愛乾淨。 「白色的東西就是不耐髒,隨便一點汙垢在上面都會很明顯,這浴簾真是越看越——」 Cid還沒將礙眼兩個字說出口Vincent就搖頭道:「別這麼挑剔,我覺得這簾子很好,要洗的話也沒必要拆,等我洗完澡順便刷一刷就好。」 於是,這對Vincent而言猶如最後屏障般的浴簾,就完好如初地待在原地,繼續讓Cid望簾興歎隔簾如隔山。 但所謂山不轉路轉,人終究是懂得變通的,生活中總要多花點巧思隨機應變才是促進家庭幸福之道。 這天,Vincent隨著Reeve去勘察某個新揭露出來的神羅秘密基地,這廢棄的地下基地陰暗潮濕,滿是泥濘。 Vincent回到家時已經晚了,帶著一身疲倦與乾掉的泥漬,他迫切地想要沖個澡,將自己安頓在一池溫暖熱水裡好好休息。 「晚餐吃了嗎?」Cid體貼地接過Vincent的斗蓬,上次任務後的長假還沒結束,他待在家裡的時間比Vincent多出許多。 「吃過了。」 「要不要先去洗澡,我來幫你煮杯熱咖啡?」 「好,麻煩你了。」Vincent疲憊的臉上展露一絲笑意,Cid粗枝大葉之外的貼心格外令人感動。 不過,Vincent的微笑在他走到浴室門口時便僵住了,他朝浴室內眨了眨眼睛,一時間還以為自己看走了眼。 「Cid,那是什麼?」他指著浴缸外一片只點綴幾個水藍泡泡的透明物體問到。 「新浴簾啊!」Cid的聲音非常愉快。「很漂亮吧?」 「你……什麼時候換的?」 「我之前在網路上訂的,今天下午由Cloud快遞過來,Cloud還很熱心的幫我們把舊浴簾打包帶走了。」 Cloud?很熱心?鮮少有人會將這幾個字放在同一個句子裡說出來。 Vincent狐疑地盯著Cid,他已經從廚房吧檯移動到浴室門口,喜孜孜地開始介紹: 「你看,這透明浴簾有視覺延伸的效果喔,你不覺得浴室空間變大了嗎?而且這簾子在洗澡時會讓氣氛更浪漫,你快去試試吧!」 「唔……」洗澡就洗澡,還管他什麼視覺延伸和浪漫不浪漫? 這些Vincent都不在意,他只在意那是一片透、明、的浴簾,那片毫無遮蔽功能的浴簾令他腳步遲疑,躊躇不前。 「在猶豫什麼?快點啊!」Cid半鼓勵半強迫地把Vincent往浴室裡推。 「呃……好……你,你先去忙你的……」 「好啦!我知道你要我走開!」Cid開始竊笑,識相地離去。 就算是透明的浴簾,還是要把它確實地拉得密密實實不留縫隙。 Vincent旋開水龍頭淋浴,雙眉微蹙,心裡暗暗埋怨起Cid竟然都沒過問他的意見就擅自做了決定。 他實在看不出換上這東西有什麼好處,截至目前為止他只覺得渾身不自在,身在一覽無遺的浴簾之後彷彿個人隱私全都被迫公諸於世—— 直到蒸氣瀰漫整間浴室,視野突然整個改觀。 細細的水珠凝結在浴簾上,原本透明的簾子頓時化身成為一片輕盈、朦朧的霧,薄薄地貼在浴缸邊緣,模糊了視線,阻隔了想像中的窺探。 Vincent輕呼了一口氣,感到心寬。 他緩緩滑入浴缸內,一仰頭便感受到Cid形容的“氣氛浪漫”,簾上的水藍泡泡彷彿漂浮在霧裡,如夢似幻,確實別有一番情趣。 浪漫氣氛似乎連帶的也會影響心情,Vincent閉上眼睛,覺得一整天緊繃的神經與思緒都慢慢歸於平靜。 潛身在熱水裡,從髮梢到腳指頭,都在放鬆都在深呼吸,甚至讓他有了睡意…… 「Vin?」Cid在門口探頭呼喚他。「你的咖啡好了,要幫你送進去嗎?」 「好……」 Vincent幾乎沒有考慮便同意了,Cid覺得受寵若驚,一方面也偷偷感激新浴簾的效果實在太神奇。 他小心地端著咖啡前進,剛踏入浴室便忍不住讚嘆驚喜,簾後朦朦朧朧若隱若現的身影可是意料之外的風景,他愉快得幾乎想吹起口哨,同時還得注意別讓自己過於血脈噴張。 「Vin,你的咖啡……」Cid站在簾子前等候指示。 「謝謝。」Vincent將浴簾掀起一角伸手接了過去。 「這簾子還不錯吧?」Cid還不想走,等在浴簾旁。 「嗯,還不錯。」 「還習慣嗎?」 「嗯,還好。」 「咖啡可以嗎?」 「可以,謝謝。」 「Vin……」 「什麼事?」 「我可以進去嗎?」廢話說完後終於切入主題,Cid覺得自己應該會受到歡迎但還是不自覺地屏住呼吸。 「………………」 浴簾後沒有揮出來的拳頭,也沒有潑出來的熱咖啡,只有一陣沉默。 「你想進來做什麼?」 「我……我、我可以幫你端咖啡杯。」 「好吧。」Vincent很難得地笑出聲音,他將浴簾拉開一絲縫隙指指浴缸邊的窄小平台。「不過,你只能坐在這裡。」 「沒關係。」趁著戀人還沒改變心意,Cid趕快坐到指定席。至少,他已經跨過那道“界線”可以探半個身子進去。 為了不破壞氣氛,Cid盡量保持安靜,他一手接過咖啡杯,另一手輕撫著Vincent黑長的髮絲,沒有感受到任何抗拒後輕輕扳過戀人的臉,傾身獲得一個潮濕、帶著咖啡香的吻…… 「那個,咖啡我還要續杯。」熱吻結束後Vincent雙頰緋紅,低著頭推推Cid,企圖先把他趕開。
「是,我這就去。」Cid憋住笑,端著杯子離開。 續杯,表示他還可以再回來,剛才,上半身已經受到邀請,接下來,下半身還可以繼續努力…… (待續?) 後記: Elie 還是先寫一下後記吧,萬一續篇沒生出來的話XD|||| 首先要跟Cid帥大叔道歉(跪),因為二月份時我們都很忙,(小聲)所以你的生日就被忘了……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我們當時一致認為你的生日是3月15日XDD(還敢講!) 啊,總之就請你大人不記小人過,收下這份滿月禮(?) 雖然你在文中(暫時)沒佔到什麼便宜(?),但是至少還有Ened畫的秀色可餐的小V,包你滿意喔ˇ 祝你:生日快樂ˇ四十歲還是一尾活龍ˇ(Cid:X的!我才三十二歲!)跟小V永遠幸福美滿ˇ Ened 老實說我完全忘記系的的生日了!! 後來想起來的時候,本來還想說「反正上次都給你殺畢死了算兩年份好了」(毆) 唔姆,總之...... 因為我們人很好(?)所以還是給系的來個滿月禮XDDD 請收下吧系的大叔,對小V好一點,不要太像色老頭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