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BL腐物糟糕思想堆積處
ˇ 非我族類者勿近ˇ
  • 374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緘情(甘凌)

玩無雙4後立刻愛上了這對XD  尤其是凌統啊~鬧彆扭的小公雞好可愛ˇˇ慵懶的聲音好迷人ˇˇ 被這對煞到的結果就是我終於萌出第一篇馬趙以外的作品啦XDb(好短喔bb) 其實這篇也可以算是Ened的"雞不可失(下圖)的衍生文, 我是邊看圖邊找靈感(笑)可惜Ened北鼻不肯畫出他們下半身的動作因此我有某部分想像不能QQ(被毆) 我還抓不住他們的感覺,但是甘凌真的是絕配啊~~大家一起來加入愛鳥協會吧XD(笑)
※ 緘情 ※ 那串鈴,被解了下來,安靜地棲在桌邊。 我們的擁抱也很安靜。 沉默的吻來到我頸邊,從他頸項垂下的銅鎖片無聲地貼上胸前,一陣冰涼,與他身軀截然不同的溫度。 黑暗讓我們看不清對方的臉,連帶著隱藏了所有情緒。 我皺著眉、抿著唇,封住所有可能被他激發出來的聲音,他急促的喘息更顯得清晰。 「公績……」他突然嘆了一聲,輕扯我的髮尾,強迫我仰起頭讓出更多空間承接他的吻。 「……」毫無預警的一陣酥麻迫使我咬住下唇,以免洩漏呻吟。 他的吻從頸上漸漸移到我緊抿的唇邊,終於察覺到我在安靜中的倔強。 「別再跟我鬧彆扭了……」他在我耳邊悄聲說道,語氣是和粗啞嗓音全然不協調的溫柔。 「誰在跟你鬧彆扭?」我忍不住回嘴,話一出口就警覺到自己將要全盤皆輸。 「還會有誰?」 仍是一片漆黑,但我知道他笑了。 我可以想像,他在黑暗裡爽朗如晴空的笑容,幾乎可以散發出光芒。 但為了吻我,他很快就會斂起微笑。 溫暖的唇再度落下時,我放棄抵抗,心不甘情不願地。 大部分的時候,愛一個人要比恨一個人困難多了。 恨意,是可以很純粹的,無論他有再多值得被原諒的理由,我還是可以理所當然地憎恨他的一切。 被他奪去的、無法彌補的……還有更多自己所不能排解的情緒,全都可以一股腦兒栽贓到他頭上去。 而他似乎也欣然接受,不管我講不講理。 「你在哭?」他輕撫我的臉頰,憐惜地俯身摟住我。 「我沒有!」淚水被他抹去,我還是要否認。 「別哭,我會心疼。」無視於我的回答,他用更溫柔的姿勢擁抱我。 「啊……」我在心裡惱怒自己的呻吟,雙臂卻誠實地環上他精壯的肩,隨他左右。 我們的交纏,總是沉默而劇烈。 和情愛共生的罪惡感,忽隱忽現,不時啃食著他的心,我的,也同樣千瘡百孔。 為什麼他可以在我恨恨的目光下把愛說出口? 不管我原不原諒接不接受,我都驚恐。 驚恐他說得如此堅定,也驚恐我一直以來作為後盾的憎恨竟是如此不堅定。 他來到面前,我舉起手,他卻在我還沒決定好究竟是要賞他一拳還是要給他擁抱前將我攬入懷中,動彈不得。 原以為可以單純的永遠痛恨下去……沒料到他會反過來用愛意吞噬我…… 「我喜歡聽你的聲音。」汗水摻在彼此疲倦的吻裡,他還有精神對我笑道。 「走開!我要睡了!」筋疲力竭,我毫不留情的下逐客令。 「……」他沒吭聲,真的起身抓了衣服就走。 乾脆得令人討厭!!!!! 「你不愛我……」我朝他的背影小聲咕噥。 「你說什麼!?」他迅速轉身,又折了回來。 「你回來做什麼!?」我立刻搬出所有敵意備戰。 「我回來跟你理論!」他又欺到我身上:「你怎麼誣賴我都沒關係,就是不能說我不愛你!」 「你剛才又沒說你愛我……」可以的話,我真希望我還能說得更理直氣壯一點。 「你這個彆扭的傢伙!」他低吼,不顧我嫌惡的表情又躺回我身邊: 「我愛你,你要聽幾次都沒問題!!」 「那……聽到我睡著為止……」我打了個哈欠,在他懷裡找到一個舒服的位置,懶懶的答道。 =================================== 2005/03 by Eli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